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下一秒我就憎你》黃智龍告別作?

2017/12/8 — 9:52

《下一秒我就憎你》宣傳照

《下一秒我就憎你》宣傳照

黃智龍的「W 創作社」是多年來受歡迎的香港劇團之一,尤其吸引到青年男女捧場(大概主要是二三十歲,劇場觀眾通常女多過男)。這個新作正在葵青劇院上演,十二場照例預售爆滿。奇在黃智龍謝幕時宣稱,這劇團將會「無期限」終止創作舞台劇,那麼,今次就是告別演出了。

《下一秒我就憎你》由黃智龍監製/導演,他與月巴氏聯合編劇,保持「W 創作社」典型作風,老拍檔梁祖堯、邵美君、湯駿業,以及白只、韋羅莎等合演,把現代或後現代幾段異性、同性情緣交織起來。對白風趣,人物關係錯綜複雜。為了追求夢想,好友隨時會變為仇人。情慾問題就更多變故,更危險,愛得越深,越可能變為憎恨!

話說一群老友合作,企圖把廢置巴士廠改造為獨特遊樂場,讓入場者自由發揮。這是誠意可嘉的童真之夢,但現實不是童話,在籌備過程就惹起連串恩怨是非了。

廣告

劇中教師梁祖堯與裝置藝術家韋羅莎是恩愛夫妻。提出童真夢想的白只是同性戀者,長期暗戀演藝人湯駿業。邵美君演做公關搞展覽的女強人,感情方面充滿謎團。他們都因遊樂場計劃「激起火花」,爆發出隱藏着的真性情,一發不可收拾。

別緻的是,白只在劇中改變形象,扮成天真笨拙,好像長不大的超齡學童。妙在還化名小公主,成為網絡上走紅的寵兒。他與湯駿業及青春俊男梁嘉進的同性戀三角關係,惹笑又鬥氣,而且屢次表演親吻。湯駿業則再度施展能歌善舞的多樣才華。

廣告

梁祖堯角色就表面通情達理,其實控制慾、佔有慾很強,終於弄到連愛妻也無法忍受。韋羅莎繼續演技好,有魅力,最精采是她落藥使丈夫昏迷,甚至模擬殺夫的一場,生動顯出瀕於失控的爆炸性,富於黑色幽默。不禁想到,黃智龍如果創作謀殺案偵探劇(他似乎從未試過),可能很有趣。

邵美君演感情困擾的女強人,不搶戲而照舊好戲。全劇的「情聖」其實是她的得力助手鄧世昌,這角色低調而能幹,終於贏得芳心,成為幾段情緣中最可喜的一段。

導演方面,黃智龍一向場面調度靈活,活用佈景與燈光的變化。這次邵偉敏設計的移動佈景相當出色。編/導/製多產的黃智龍,作品往往對白妙趣,細節別出心裁,但劇力比較散漫,《下一秒我就憎你》亦是後尾散了弱了,流露好夢成空的無奈之感。

「W 創作社」成立於 1999 年,《青春殘酷物語》是黃智龍編劇的成名作,然後《戀愛次貨》、《廢柴》、《十二月部屋》等源源而來。梁祖堯搞基的獨腳戲《攣到爆》在小劇場越演越紅,特別受歡迎。接着是大型音樂劇《梁祝下世傳奇》和《一期一會》,觀眾甚多。《小人國》系列很通俗熱門,演變出六集。

這劇團經常描述新時代城市人迷失於愛情與夢想,以及現實生活問題,從《廢柴》、《次貨》、《我不快樂》、《Love is Shit 愛是雪》、《修羅場》、《開關係》、《男男女女男》,而至《下一秒我就憎你》等劇名,可見一斑,對情色和世態充滿矛盾心理,尤其對情為何物常有疑惑,這些亦是吸引到青年觀眾的要素。

黃智龍早期的《青春殘酷物語》已有代表性,印象中最佳可能是《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死亡》,學校師生劇《修羅場》亦頗有風格。當然,香港劇場不易經營,受歡迎的「W創作社」也限於小眾,為求叫座,十八年來他有不少媚俗的製作,他也未必滿意。

今次是否真正告別之作呢?黃智龍在場刊解釋:「身體響起警號,我的體力已不能同時應付一個演出的編劇、導演、監製的工作,就算勉強應付下去,亦不能為自己的作品再注入新想法。所以在變成‘劇場老油條’之前,我決定無期限停止 W 的舞台劇創作。」

無期限可長可短,或許只是暫休?請注意場刊封底印出「W 第一幕完」,等於預告會有第二幕,充電後便會重新進發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