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一樣的蘇聯電影:士兵之歌

2015/4/21 — 16:05

〈士兵之歌〉一幕

〈士兵之歌〉一幕

初悉陳韻文選了部名不經傳的蘇聯片做回顧展參考電影時,內心不禁充滿問號。急急找影碟一看,經歷八十八分鐘的情感騷動後,才明瞭當中底蘊。

原來的「問號」,很大程度來自過去對蘇聯電影的一些模糊印象:陽剛、英雄主義、凌厲影像,充滿對工業技術與個人力量的崇拜。然《小兵敘曲》(作者按:此為陳韻文初時自英文片名 "Ballad of a Soldier" 啟發的意譯,現電影資料館參考各地過往放映資料,決定沿用舊名《士兵之歌》)所展現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光景。它筆觸的纖幼、對人間各種無常幻變的洞察、對生命與情感的肯定,都無不令人動容。

電影乍看是部戰爭片。然浩瀚的坦克追逐場面卻稍縱即逝。緊接下來的,是年輕小兵(本片主角Alyosha)在還鄉路上一段又一段與陌路人相遇相知的小故事。(而他之要從前線返鄉的初衷與結局,卻又動人得教人何其難以忘懷!)一次又一次的邂逅、結識,戛然分離,彷如一闋又一闋生命的小插曲,穿過社會各種各樣的層與面,最後在僕僕風塵中合奏起來。片名中的 "Ballad",或許就是這個意思。

廣告

在漫長路途上,時代巨輪一直在背後旋動,將小兵自己與路上遇見的眾生都連在一氣了。每個人都在各自的徬徨面前掙扎。害怕失去、害怕未盡前程的中斷,害怕餘生的遺憾。在戰火的陰霾下,一切都只能是偶然。

廣告

是心底未熄的光熱教他們在種種不安中咬緊牙關。誰在月台多等一會、誰將車子駛開了又轉回來,或者,只是對戰友親人撒一個謊(「免得他太擔心」),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背後所驅使的,亦不過是每人與生俱來的赤誠--像主角於半途邂逅的小女伴,明明已身心俱疲,看見梯間飄落的肥皂泡,還是會滿心歡喜追上去。電影讓人體會到,在絕望的氛圍裡,即使是極其微弱的燭光,在人間引發的力量,也可以無比巨大。

哪怕到下一刻,無情的鐵輪又繼續轉圈,將剛才建立的一切驟然壓碎、各人又再散失於茫茫原野。天地不仁,人在其中,已沒甚麼外物可以憑藉;但只要內心的餘溫仍在,路便始終走得下去。電影最後讓人看見的,不是哪個角色的生或死、誰家最後是否得到團圓,而是一顆教人兩眼發熱的誠摰之心、一股對人間各種劫難的不忍之情,將如何在一個失常的時代中發揮作用。它終究詰問的,是人的價值。

陳韻文曾謂自己對此片有莫名的情感執着。於今回看,電影對大時代小人物的關注、對細微心理活動的洞察、以美善心靈對應外來逆境的崇高精神,在她的作品裏,亦一直存着反映。當中的具體細節,在此先賣個關子。且待觀影過後,讓大家與她當面交流對談。

 

 

- - - - -

《小兵敘曲/士兵之歌》(Ballad of a Soldier,1959)
導演: 格利高利‧赫以萊 (Grigoriy Chukhray)
編劇: 格利高利‧赫以萊 (Grigoriy Chukhray)、華倫丁‧阿斯荷夫 (Valentin Ezhov)
1959 黑白 35mm 俄語對白、英文字幕

放映日期及時間:
25/4/2015 (六)  7:30pm 
地點: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詳情

原題為〈不一樣的蘇聯電影:《小兵敘曲/士兵之歌》(Ballad of a Soldier)〉;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