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圓不圓不圓不圓和不圓

2016/3/2 — 18:30

早幾天有時間到過香港浸會大學傳理視藝大樓顧明均展覽廳,因為那裡正舉行一個名為「不圓」(OOOOO)的聯展(展期至3月9 日),展示了五位本地年輕畫家的作品,包括陳偉傑、劉兆聰、吳燕琳、蔡曉瑩及徐詩翎。五個人的風格很不同,陳偉傑的《花拳繡脈》系列畫的是人體動作,抽象色彩奪目,劉兆聰的《夜觀,深水埗》系列以夜晚的深水埗街景為內容,寫實但有充滿幻想元素,蔡曉瑩的作品以兒童為主角,但用上戰爭及沉重顏色為調子,吳燕琳作品畫的是一些遊歷時看到的街景及事物,而徐詩翎的《枯萎中的花》系列就以花為內容,雖然筆者也幾喜歡,時光消逝,年華老去,花開得再美再香,都要枯死,可惜徐詩翎作品的數量好像是最少,簡直是花死了無痕的地步。

廣告

看到展覽名稱時,最初也有些不明,甚麼是不圓,再看展覽簡介,從畫圓圈求圓不得,彷彿有種在藝術創作追求上的一種意思,有追求,但未必完美,但繼續不圓,或者有日會圓,很有禪味,這也令筆者想到一件小事,之前有次要替一個展覽想一想名稱,主事人希望個名又理性又感性又玄妙,這就好像是政治人物說要做到合理合情合法,又或是尋找人性真善美一樣,一樣不可能,簡直比藝術家創作作品更困難。

在五位畫家中,筆者對劉兆聰的作品較有印象,之前曾於其他展覽中看過他的作品,好像是大學的畢業展、JCCAC藝術節的群展等,這次作品以深水埗為主題,記憶中他的畫內容都是香港市區夜晚的街景,行人、大廈、街燈、星光等,給人某種城市觀察記錄的感覺,以今次《夜觀,深水埗》系列,畫中有人坐在天台、騎樓、欄杆等地方,遠眺俯視黑夜中的深水埗,但畫中的深水埗的街道卻又離奇地旋轉倒立,甚至有點像建築物插入水面中,像是畫中人在夢中看深水埗,也有些像電影《Inception》中的佈景般,真的深水埗和幻想的深水埗混在一起。不知道他是不是覺得夜晚的街道特別有氣氛,地上的燈,天上的星,加上建築物的反射,滿是發光物,愈多發光物就好像愈代表了有人的氣息似的。

廣告

不過,筆者也對蔡曉瑩的作品留下印象,展覽廳地下展示了兩幅畫,是兩個小孩在吹奏樂器,但樓上展示的作品,同樣是小孩,但加入了戰爭元素,將可愛跟死亡、暴力、血腥等結合一起。或者,現實本來就是如此矛盾,發生戰爭的地方,本來就會同時影響成人及兒童,兒童同樣會被殺害,或生活於死亡陰影之下。

如果他們還舉行另一次聯展,可以繼續還未圓、不太圓、未夠圓、可以更圓,甚至太圓、過圓等,他們好像都是浸大AVA近件的畢業生,也創立了一個「繪畫開方」畫會,應該會有機會繼續圓下去的吧。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