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如守中 — 德國藝術家所演繹的道家哲學

2019/11/11 — 10:35

【文:唐逸盈(香港大學 中文學院三年級)】

道家思想源遠流長,吸引古今中外不少人研讀,但近代與之相關的藝術品則並不常見。而維伍德畫廊是次舉辦展覽「不如守中」,展示近代一位受到道家思想啟發、把道家思想融入創作的已故德國藝術家——萊蒙德·吉克(Raimund Girke)的畫作。

畫廊總監指出,「吉克在各方面深受到老子啟發,特別是對事物矛盾和尋找平衡的中心思想,他認為如果事物不是以漸進的方式改變,那麼它們就是在一個恆定的循環中運行。」為了呼應他的創作靈感,展覽名稱便選自《道德經》中的一句「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意指過多的說話大多只會讓人陷入困境,倒不如保持沈默,把說話留於心中。

廣告

走進展覽廳,一片以白色為主調的環境映入眼簾,牆上的畫作幾乎和整個環境融為一體,若不細看則不知焦點在何處,亦不知從何看起。純白色的牆壁、灰灰黑黑的地板、黑白灰的畫作,整體互相呼應,顯得相當和諧。這讓我想起了道家(Taoism)提倡「和」與「兩行」,讓不同的事物相互調和,找到共通或合適之處,令兩方的「道」都能行得通,達致「和」的境界,而這展覽的整體佈置以畫作與牆壁地板呈現了上述哲學概念。

廣告

眼前的一片白讓人不禁思索,何以吉克對白色情有獨鍾?以往的西方藝術傳統對白色不甚重視,白色一向是少數、是被忽視或被移除的部分。曾經遇過一些守舊的藝術老師,他們甚至會禁止學生使用白色顏料作畫。被問及為何對白色顏料嗤之以鼻,他們便說這是傳統,畫中少許白色部分只需留白便可,而白色也幾乎不會成為主色。吉克身處的年代,二戰後西方極簡主義興起,藝術家紛紛找尋簡約的表現方式。吉克摒棄複雜的構圖,並改以白色為主色。他認為其他顏色相互競爭,會阻礙人們感受自然中的平靜,而白色是最接近光的顏色,有一種純淨的能量,讓人感到祥和。同年代一些著名的極簡主義藝術家,例如布里斯·馬頓(Brice Marden)與羅伯特·瑞曼(Robert Ryman),他們亦是以白色畫作見稱,但吉克甚至比他們更早選用白色作畫,可見他的創作相當前衛,絕非從眾跟風。

說起極簡主義,這是六十年代所興起的藝術派系,主張採用簡單的原材料,著重物料的運用,旨在把所選物料的原始質感呈現出來。在繪畫方式上,極簡主義者選用簡潔的單色,顛覆傳統繪畫觀念:即使沒有直觀的意象,也能稱作是藝術。相比之下,四十年代所盛行的抽象藝術同樣不以描繪具象為目標,但點、線、面、色彩以及構圖相對複雜,也會傳遞畫家的個人情緒,而極簡主義藝術則更為極端,一般只取簡單的四邊形作構圖,不夾雜個人情感,讓觀者自行想像。

 

乍看之下,吉克的畫作十分抽象,讓人難以理解箇中意義。作者曾經說過,運用白色有如冥想…… 那麼若要理解他筆下的白色,自然需要靜下心來思考。吉克利用油性顏料、使用西方木版畫技術(Tafelmalerei),一層一層地把白色堆疊出來,在運用白色的過程中不斷探尋最原始的自然秩序。畫廊總監表示,吉克展現了一套容許探索和擴展的世界觀,在復雜和含蓄的無垠宇宙,尋找古雅的秩序;正如在道家思想中,世界自有一套系統,我們可以嘗試從自然找出適合自己的「道」。有如極簡主義所主張的那樣,作品的一筆一畫看似簡單且沒有直觀意象,實質蘊含對自然秩序的探求,絕不簡單。

 

吉克在部分畫作中運用了不少黑色和灰色,甚至有加上一些藍色與棕色。他曾表示,黑和灰襯托了白,突顯了它的皓潔。確實,世上所有事物均以互相對立而依存,正如《道德經》中有一句「天下皆知美之爲美,斯惡已」,只能有了「美」,才會知道什麼是「惡」;黑與白亦正是這樣互相對立、互相襯托的存在。然而,世間雖有黑白之分,世事卻往往不是非黑即白的,因此藍與棕的加入讓黑與白的對比更加明顯,既為畫作增添深度,也不會讓人感覺過份累贅。

這些畫作簡樸而抽象,卻能使我浮躁的心平靜下來,通過冥想獲得內心的祥和,可見其無聲勝有聲,反映「不如守中」裡沈默是金的態度。此外,他所展現的極簡主義亦讓我反思藝術的意義:繪畫不一定要追求表面的美觀和表面的意象,更重要的是其創作過程,以及對觀者的影響。有些畫看似沒有意義,實質需要靜心反思,方能領悟箇中深意。吉克的女兒在一篇報導中憶述父親所言,一個畫家必須確保自己的畫作有深度、且能為人帶來影響,而他以道家哲學融入其藝術創作,把觀眾帶進哲學的大千世界,的確做到以畫作影響世人,使人深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