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會輸也不會贏 評《同志少年虐殺事件》

2015/3/10 — 10:22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十一騷動》、《一九六七》、《本來沒有菜園村》……一條褲製作的劇場作品,多與社會議題有著密切的關係。今次上演美國 Tectonic Theater Project 十年多前的舊作──《同志少年虐殺事件》,大概也是順著貼近社會的脈絡而生。同志平權話題雖然是城中熱話之一,但劇本在帶著時空距離的今日香港重演,改編工作略為保守,舞台效果也未見充分利用。抱著期望而來的觀眾,恐怕未必大有共鳴、感動而回。

放下同性戀的包袱,討論憎恨可以走得更遠
1998 年懷俄明州拉勒米鎮發生一宗虐殺案,死者是男同性戀的大學生。其性取向旋即成為傳媒的報道焦點,引起全國關注要求正視社會對同性戀的憎恨情緒。原著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劇團 Tectonic Theater Project 親身到拉勒米鎮進行採訪,收集當地人的訪談,再組合成《同志少年虐殺事件》的劇本。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廣告

一條褲製作的版本,完整交代了虐殺案的來龍去脈,也述說了劇團到訪的點滴。以人物對話構成整個演出的主線,通過各人的自白片段,嘗試重組事情的始末。敘事之餘,劇作點出兩大關於暴力的反思:人心憎恨、媒體渲染。

廣告

故事開首,劇團到拉勒米鎮見到「我們不是仇恨的城市」的大型廣告。訪談間居民也表達出,只因為一件暴力事件,而改變了全國對拉勒米鎮的印象,是一件可惜的事。媒體以話題性為指標製作新聞,叫外界關注的重點落在「暴力城鎮」,而非真心關懷傷者和居民。所謂的「暴力」,不單只是兇手的冷血和拳頭,也包括每一雙漠視的眼睛和加鹽加醋的媒體。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歧視同性戀的問題,在香港社會當然也時有發生,然而當「憎恨」才是主題,改編幅度不妨加大,拉闊到更貼近時勢的討論上。對於一個地方的標籤化,第一時間我聯想到 2010 年發生的「馬尼拉人質事件」。槍殺事件之後,馬尼拉被說成是「不文明國度」、菲律賓視為「僕人之國」。種種侮辱性的稱呼,反映為「憎恨」沒有放下,暴力不斷輪迴。劇團不妨再大膽一點,將《同志少年虐殺事件》的故事背景,換成是今日香港或者會引起觀眾更大的共鳴。

形式囿於話劇,未見活用舞台
《同志少年虐殺事件》的呈現方式傾向是傳統的話劇,以對白帶動情節發展。相對而言,其他舞台效果不甚明顯。原著根據訪談紀錄撰寫劇本,文字元素較重是無可避免的前設,加上人物極多,處理一人分飾多角的情況,在舞台上呈現感覺格外忸怩。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我從小就住在拉勒米鎮,呀,我是xxx。」類似這種句型不斷重複,話說到一半,突然跳線自述名字。說話本該是一氣呵成,中間卻被角色資料打斷。角色不斷換轉,觀眾蒙頭轉向,也是人之常情。劇初介紹人物也有用上投映,為何不在後段也繼續使用,省去演員自白身份的尷尬?

「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也是劇中常見的對白,起初以為是塑造人物特色之用,但後來發現不限於單一角色。這到底是翻譯造成的重複,還是不經意地流露出改編者個人的說話風格?為了交代故事劇情,人物性格的塑造便流於表面:聲線、小動作、表情,性格描寫稍為表面。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圖: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臨近劇終,天使行動期間,演員以衣袖遮蓋著原教旨主義者。幾個主要人物角色的特色物品,例如:酒保的毛巾、的士司機的酒瓶等等,一一在落幕前放下,具體呈現劇本想要表示那種「放下憎恨」的旨意。整部戲劇看起來感覺就像,前半段急欲交代豐富的事情脈絡,後半段終於有時間經營一下文字以外的可能。

劇場,不同於小說,也不止於劇本。文字以外,尚有很多發揮的空間。對話主導的《同志少年虐殺事件》,叫其他舞台元素變得可有可無,著實點可惜。如果舞台效果能夠豐富一點,或者看上去的感覺會沒那麼陳舊。創作有如膽量的賭博,穩穩陣陣是不會輸,但也贏不了。淡淡交匯過,各不流下印,大概不是劇場人追求的觀後感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