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清不楚的香港文化創意產業

2016/4/1 — 11:57

這陣子,有兩則引我注目的新聞,一前一後:前者在二月底,政府發表2016-17年度《財政預算案》後,《大公報》以「政府文藝開支再增4億」為題,說「政府在文化藝術領域的開支將繼續增加,總額逾四十六億元。」;後者則三月底,各大報章都有報導,有關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與南韓文化體育觀光部代表簽署了「港韓合作創意產業備忘錄」。

對於我,兩則新聞的關鍵都在:香港文化及創意產業。

早於1999年,香港藝術發展局,已經提出「創意產業」的概念,並引起了當時的一些關注,但及至2002年,香港貿易發展局才發表第一份有關香港創意產業的報告,報告估計當時香港約有9萬人從事創意產業,而創業產業的產出約佔本地生產總值的2%。2003年,香港特區政府按《香港創意產業基線研究》界定了十一個創意產業行業,並估算在2001年至2002年度香港創意產業的產出實佔本地生產總值(GDP)近4%,就業人數達170,011人。

廣告

2005年,香港政府將「創意產業」改稱為「文化及創意產業」,並在同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要儘快設立文化及創意產業諮詢架構,廣納產業界、文化界,以及相關範疇的外地翹楚,共同探討香港文化與創意產業的發展遠景」云云, 並參考之前「創意產業」的框架,定義「香港文化及創意產業」的十一個組別為廣告;娛樂服務;建築;藝術品、古董及工藝品;文化教育及圖書館、檔案保存和博物館服務;設計;電影及錄像和音樂;表演藝術;出版;軟件、電腦遊戲及互動媒體;電視及電台。2009年,政府提出「香港六項優勢產業」的說法,並指出「文化及創意產業」為其中之一。

但,在2015年12月,政府發佈的《香港便覽》中,「創意產業」之說又再重提,指「創意產業」包括「電影、電視、音樂、設計、建築、廣告、動漫、遊戲、數碼娛樂和出版與印刷等」。這是否意味2005年提出「文化及創意產業」的十一個界別劃分作廢,還是我們以此「創意產業」的定義減去當年提出的十一個界別,而剩下的就是政府(及政策)覆蓋的「文化產業」呢?

廣告

回到有關「政府文藝開支再增4億」的新聞,當我們仔細看看數字,這46億元的新年度撥款,的確較去年有4億元(即約9.5%)的增幅,但整體預算中有約3.9億元,是撥款給剛剛跟南韓簽署備忘錄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以發展創意產業,而此一範疇的撥款的增加幅度是32.5%。

的確,對「創意產業」的定義問題並非香港獨有,而這也與千禧年後John Howkins等人在全球倡導的「知識形經濟」之說,其本身的指涉性過大有關,在此暫不冗言。然而,就算「創意產業」的定義問題再大,也不致於將其混淆於文藝事業的發展當中。當文化事業與創意產業,無論在政策,還是公共論述中都不清不楚之際,我們又從何討論有關而聚焦的公共政策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