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衹是閲讀的戰爭

2015/10/26 — 12:05

【文:Jacob So】

《圖書館戰爭》,第一次看到這個電影名字感覺就以爲是《博物館驚魂》般講一個發生在圖書館的喜劇式故事,衹不過加上日本動漫的二次元而已。後來瞭解之後讓我不禁振奮,故事講述日本出現一個書籍審查機構,不斷大面積地摧毀社會上存在的圖書,爲了對抗這種毀滅文化的行徑,地方政府允許圖書館協會成立一個叫圖書隊的組織,以武力對抗武力的方式捍衛圖書,故事就是講述兩邊如何對抗。沒錯,這竟然講述的是一個關於捍衛言論自由的故事!

日本人在映畫創作上的創新經常會令人驚嘆,他們經常嘗試將不同領域發生的故事搬上熒幕,包括政治(《民王》),音樂(《交響情人夢》),法律《Legal High》,高考(《龍櫻》),金融(《半澤直樹》),反建制(《校園的階梯》),還有無數的動漫和影視題材創新每次都會讓人耳目一新,而這部《圖書館戰爭》(包括動漫和電影),同樣是讓人驚喜。對於我來説,《圖書館戰爭》讓人贊許的是故事的世界觀,他可以將抽象的權利(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現實化,用直觀的正邪武力對抗來説明現實中的審查霸權是如何恐怖,來强調人民一直被權力者踐踏而沒有去捍衛的權利。到目前爲止我尚未發現有一部通俗作品能做到這樣,清晰明瞭地强調我們一種普世權利正在被侵蝕,告訴人們去捍衛,且不説作品劇本本身的質素,能出現這種作品對於社會來説是難能可貴的。

廣告

我不清楚日本的審查狀況,我好奇到底是因爲日本還是其他國家的情況觸發作者的創作意欲寫下如此故事。對於身處中國大陸的人來説,這個故事就是描寫中國審查現狀。這裏的人從來不會感覺到自己的閲讀權利(自由)被踐踏,他們麻木,因爲他們沒有像故事裏面的人遇到的情況一樣,當你正在閲讀一本書的時候一個拿著槍的人强行搶走你的書然後焚毀。這裏的人如果沒有如此真切的身體感受,他們是不會感覺到自己活得沒有尊嚴,因爲他們連閲讀一本書的權利都沒有。而這還不夠,可悲到極點的是,這裏的人會認爲這種審查是正當的。

前一陣子盛傳一個消息,一大批公共知識分子上了出版的黑名單,包括很多出名的學者,余英時,梁文道,許志遠等等一大批所謂崇尚自由主義的作家被禁止出版,余英時的很多書更是立馬下架,連Amazon(中國)上都都找不到。消息的真僞并不是重點(余英時的書確實在Amazon下架),重點是爲何會這種消息會流出來,因爲我們相信真的有這樣的審查霸權存在,他們衹要有政策,任何書籍都可以馬上下架焚毀,這才是消息本身荒誕可悲之處。然而,儘管一大批大衆熟知的知識分子在圖書館中消失那又怎樣?沉默麻木的人可能第一反應是趁沒有下架前搶購,我們沒有《圖書館戰爭》中圖書隊來保護我們,而就算有也不可能在中國存在,因爲故事中圖書隊是依據日本憲法許可成立的,是一個政府監察機構,在中國是不可能用自己的法律成立一個監察自己的機構。我們沒有監察,沒有被搶走書本的身體體驗,任何審查霸權的到來,要麽不知道,要麽衹會默默接受。

廣告

《圖書館戰爭》中,圖書隊爲的是捍衛讀者閲讀的權利,當讀者手中的書被審查焚毀時,圖書隊會挺身而出捍衛這種權利。現實中根本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現實的圖書隊必須是讀者,作者,出版社,書店,圖書館,甚至所有人,在《圖書館戰爭》第二部電影版尾聲,女主角母親質問女兒爲什麽一定要當圖書隊,可以讓其他人去做。而女兒的回答簡單但發人深省:

“正是因爲大家都把事情推給別人,所以社會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