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問 只要信:2014 柏林藝術週

2015/3/1 — 16:48

在柏林要看文化、藝術、歷史滿街都是。隨便找一個地方,抬頭一看便是柏林圍牆原址,包浩斯的建築風格。聽德國朋友說,柏林人都以這個身份自傲,連他們的藝術週開幕,都在與別不同的地方舉行──Akademie der Künste,是一所藝術學校,沒有衣香檳影,但出席都是有型有格的人士

去年柏林藝術週 (Berlin Art Week) 的開幕式在 Akademie der Künste 舉行,同時亦是展覽 Vertigo of Reality 的開幕。在數碼年代中,新媒體的廣泛流行,藝術在當中如何發展及自處呢?而在這年頭,何謂真相呢?所謂的真相,如何在藝術中呈現?這些都是 Vertigo of Reality 展覽所探討的。上世紀七十年代,當藝術創作從傳統媒界過渡到數碼時代,新媒體元素如錄像、裝置、閉路電視等開始出現在藝術創作上,那個年代的代表人物有白南準、Marina Abramovi、 Dan Graham、Bruce Nauman 及 Richard Kriesche。如 Bruce Nauman 的早期作品 "Live taped Video corridor" (1970)。Nauman 這個裝置有一條窄長的走廊及兩台閉路電視。人們越走電視,影像卻往相反方向走,就像越行越遠,影像與真實的距離漸漸拉遠。 

廣告

展覽中,還包括了 Tino Sehgal 及 Christian Falsnaes 的參與式藝術作品。在 “Justifuied Belief”,Falsnaes 要探討的是羊群心態,對權示指示的反應。在一個群體中,是否獲在指示後,不加思索便去做呢?我首先發現有幾名觀眾,戴著耳筒在開幕展場中手舞足蹈,走近才知道這就是 Falsnaes 的“Justified Belief”,沒有任何的藝術家宣言,只是一句 “Put on headphones – Follow instructions”。在作品中,這名丹麥藝術家,透過在一把權威聲音,向參予觀眾發予號令:甚麼可以做,甚麼不可以做。Falsnaes 表示在表演或參予式藝術中,讓他最感興趣的是人與人的關係。的確他的作品中很多是關於藝術家及觀眾的關係。

廣告

在 “Justifuied Belief” 中五位參加觀眾,會同時聽著五段同步的聲音指示,分別示意觀眾跳舞、觸摸其他人、大笑、高聲說話,甚至脫衣服。我親眼看見場中一名女士把胸罩除去。之後我跟這名女士聊天。

問她:「好玩嗎?」
她說:「很有趣的一件作品。我跟一名才剛碰面的男子在跳舞!」
「我看見你脫胸罩,是指示叫你做的嗎?」

當天是開幕日,有很多人在圍觀,有的在笑,有的在討論他們究竟在做甚麼,有的蠢蠢若試。她想也沒想做便伸手往衣服內把胸罩脫掉, 「是呀,它說脫便脫了!」她說。

在現今世代不要問,只要信。 

 

(原文刊於 Harper’s Bazaar 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