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唔好Give Up你自己的故事! 鄭保瑞拍了齣動作勵志電影 — 殺破狼2

2015/6/18 — 16:27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左)及導演鄭保瑞(右)。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左)及導演鄭保瑞(右)。

【文、訪:陳龍超;攝:黎秋旺】

廣告

「劇中角色們都好努力做好一件事,其實互相影響緊,不過彼此都唔知...」電影導演鄭保瑞(阿瑞)形容電影《殺破狼2》裡人物一種共同心態,今時今日,究竟做好一件事到底有幾難? 當下崇尚的是multi-tasking,一個能打十個就最具市場價值,大家從不斷擴展的二維版圖獲得極度快感,卻慢慢遺忘了尚有一維:深度,multi-tasking 可以很搏懵,只要做好門面則可蒙混過關,分不清你或我,做好一件事則不同,從呢件事就反照出自己究竟屬何許人,係人定係鬼,有時自己都唔知,瑞典較偏門電影《愛情中的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則以家庭為平台,面對大自然那種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的意思),就可反照出身邊親密人本相,照出與承認屬兩碼子的事情。

故電影中後部分就上演一場妻子對丈夫的嚴刑迫供,把人推向極處,是殘酷、痛苦,甚至不人道,然而愈髒的土地,就愈肥沃,不要被所謂客觀現實的表狀迷惑,真相往往在你二維想像之外,隱藏在你忽略了的維度,把道理拈來應用,《殺破狼2》其實不只是齣拳腳動作片,眾位演員像吳京、Tony Jaa也不只是打星,鄭保瑞企圖要把動作片重新歸位,把七離八落,散滿一地的猛拳勁腳,重新移植回人物裡,動作該為故事服務,這種野心,其實大到不得了...—

廣告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左)及導演鄭保瑞(右)。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左)及導演鄭保瑞(右)。

面對Force Majeure,人可以做甚麼面迎荒謬?

「我其實同入面的角色同步,」阿瑞當編劇、導演一直都習慣找一個位,去跳入部戲入面,角色睇法就是他自己的睇法「我問過韋生(韋家輝),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即《大隻佬》的金句),你信嗎?他說他信。作為編劇、導演,你要信自己寫的東西,」,「就好像華哥(任達華)戲中那句對白 — 所有錯的東西發生在對的時間(對白大意)?」筆者問,「我相信,當下的我相信...」阿瑞想想便答,「我以前較偏激,但當時的想法造就了今日的我...」

記得《狗咬狗》一場劏肚戲甚有話題性,「劏肚一幕上映前我都可以鯭,但如果條命係咁(指角色),就由得佢,我唔理身邊人點講,情感上我係好舒服的...」阿瑞對身處的世界一直感到荒謬,相信此時此刻有同感者眾,「戲內最殘酷的鏡頭不是劏肚,而是BB仔出世,把他/她帶到這個世界。」

既然世界是荒謬的,錯的東西發生在對的時候一點也不出奇,「救人與殺人是同時的,《殺破狼2》談及非法器官移植就是一個明顯例子,你救一個人,同時要犧牲另一個人。」阿瑞在戲中不斷重複著這種命運的吊詭,面對這種Force Majeure,人可以做的好像很有限,但唔行過唔知幸福可能在轉角,「吳京戲裡心態似我,你去到尾都要打呢個電話(聯絡飾演上司和叔叔華哥),縱使你知道打唔到,我剪接的過程都係咁,唔知文戲同武戲可否融合,我就本著心態,要融合、要融合。」阿瑞要延續就是殺破狼的精神,就係唔好Give Up個故事。

《殺破狼 2 》導演鄭保瑞。

《殺破狼 2 》導演鄭保瑞。

學習變盲左,唔好理出面聲音,唔好考慮咁多

「戲內我開左三條線,同步發生,我同阿信(監製葉偉信)意見不同,佢話線數多會容易散,是否要落墨咁多係香港,我去到某個位,我只能對他說你信我,信我的直覺...」阿瑞表示因為三條線寫的好足,要用30分鐘先入到戲,「按以往動作片手法,華哥香港條線會斷左,但我想每個劇中人都努力做好件事,我認為我保留呢件事係對的,直覺是對的...,某個階段你要學習變盲左,唔好理出面的聲音,決定去到最尾都係主觀的,創作就是不肯定的,這亦是電影好玩的地方。」

其實生活就是每個人一場自身創作,無人知道答案,「有時唔好想太多,我阿媽教落,你唔駛再考慮,你唔想就行過左,好似失戀咁,初時會覺得呼天搶地,但不知點解就會過左...」阿瑞說到這裡,似發表著勵志宣言,「戲裡有個小女孩的角色,能活下好像是奇蹟,但係我角度係她自己幫自己,努力的成果,你望住新聞,覺得世界好荒謬,對與錯係某個階段好模糊,要抓住對的標準就變得很重要...」甚麼是對? 在阿瑞而言,可以很隨心,忠於每個階段的自己,然而,有些對的事情,一看便明,問題是勇氣夠不夠,「即使控制不了很多東西,仍要堅信自己,行下去總有野得到,不一定是好野,也不一定是自己想像的,但人家會見到...」

原來你我都可以是某些人眼中的一台戲,交叉感染著,要做好屬於你自己的那件事,孰易孰難,全在你有否一股殺破狼的精神。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

 

註:至於戲中動作場面,導演如何花了不少篇幅去舖陳一場4分鐘的監獄打鬥戲,下回會送上筆者其一摰愛的動作導演李忠志訪問;

場地提供:伙食工業(火炭)

 

原題為〈唔好Give Up你自己的故事!      鄭保瑞拍了齣動作勵志電影--《殺破狼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