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負責任發現 浸大視藝畢業展中的私家喜好

2019/5/27 — 13:13

這段時候又是本港大學及大專學院的藝術及設計畢業展舉行時期,浸大、中大、理大、城大等,之前看到有人談論近年大學及專上學院好像培訓愈來愈多藝術學生,似乎超出了本地社會的吸收或需要能力,但筆者一直抱著你讀藝術,不代表你想做藝術,你想做藝術也,也不代表你可以做藝術,你可以做藝術,不代表你可以做到藝術,況且藝術圈或業界有不同「工作」,除了創作之外,還有教書、行政、寫作、研究等,況且誰說過你讀乜就做乜呢,你讀醫也不一定做醫生啦。

早前去了浸大視覺藝術院本科畢業展(展期至6月9日),看了128位畢業生的作品,繪畫、書法、攝影、錄像、陶瓷、雕塑、裝置、首飾等等不同的媒介都有,行了又行,轉了好幾個圈,筆者從來看畢業展就只是看畢業展而已,不是看藝術家的展覽,他們之後能不能及可不可以做到藝術家也是未知之數,當然其中有些已見到有較突出,可能是技術上或概念上令人留下印象,就這樣而已。

在這次畢業展中,有好幾件作品也很喜歡,但筆者自己最喜歡的是鄧諾希的篆刻印章作品《重建》(Rebuild),刻了觀塘區約十條街道的印章,再印了「重建」二字,印章的刀功、比例、粗幼、間距、方圓、轉折、頭尾等,由專家來論斷好了,但對於自小住在觀塘的學生,以篆刻印章這樣傳統古老的藝術方式來呈現市區重建這樣現代及貼地的社會問題,是令筆者很有印象的,當然不同人有不同見解及喜好,要選出各人的私家喜好,一定是各有各揀,大有不同的了。

廣告

畢業展的簡介說這次展覽目的在於在出發之先,揭示出我們一班年輕藝術家對那「不可預測」的探求和對未來的嚮往,並盼望各位親臨見證——未來是不可知,他們做不做到藝術家也是不可知,可能被最多人喜歡,又或在畢業展中拿了獎項的,也未必是最終能以創作為職業或成為藝術家的人,正所謂未到最後也未知結果。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