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負責任發現 香港塗鴉上的伏羲女媧圖

2018/4/13 — 11:46

這是不負責任的文章。早前筆者行經中環荷李活道,發現有一外牆上的塗鴉,已經有些眼熟,總是覺得好像在那裡看過--噢,有些像是《伏羲女媧圖》呀,當然和那幅在 1965年新疆某古墓中出土的絹畫,考據指是畫於唐代,而畫的是中國古代神話中人類始祖伏羲及女媧的相擁交媾的景象。

Lousy的塗鴉其實不是甚當代塗鴉版的伏羲女媧圖,伏羲女媧是相擁交媾,上面的服飾、圓點等,有學者指出是有著社會、宗教、星相意味,有人更出其交尾狀態是代表了DNA分子結搆,而Lousy的塗鴉是一些粉色及綠色人型圖案,最上面有一對在對望,下面橫躺著三個,不是在交媾,但有某種交纏感。

其實,看油畫水彩畫、水墨字畫也好,看塗鴉錄像也好,筆者都覺得可以多些想像,甚至無張聯想也好,或者也是一種詮釋、解讀、參透的方法呀,Lousy的塗鴉位於中環荷李活道,周圍有那麼多古董、文物店,因此想像為某種伏羲女媧圖,也是挺有趣呀。

廣告

有人想像,總比被人漠視好,不被人認識的作品,某程度盲好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這才是最可悲可憐的結局。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