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負責任發現 鬧市西裝友的西洋名畫袋

2018/11/22 — 14:45

昨夜走在街頭,人頭湧湧,你逼我,我逼你,忽然看到前面的「西裝友」右肩扛著一個布袋,上面印了一幅西洋油畫,非常眼熟。噢,這豈不是著名的荷蘭畫家Johannes Vermeer或Jan Vermeer(1632–1675)的《倒牛奶的女僕》(The Milkmaid)。Johannes Vermeer和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經常一同被稱為荷蘭黃金時代最偉大的畫家,除了這幅《倒牛奶的女僕》,或者大家都應該知道另一幅名畫《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無看過真身,或也有看過Tracy Chevalier以此畫為靈感的小說《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又或改編自這小說的同名電影,不只因為在2004年獲得三項奧斯卡金像獎提名,可能最重要是因為由Scarlett Johansson扮演女主角Griet。

不知道這布袋是不是正版,有可能是某美術館推出的名畫禮品,又或是某時裝品牌推出的名畫系列,但也有可能是盜版而已,也不知道這西裝友自己原來拿了個名畫袋,他可能是Johannes Vermeer迷,沒有能力擁有這幅《倒牛奶的女僕》(好像現藏於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也有可能只是隨手拈來用而已。

不過,如果忽然天馬行空地出現了用名畫袋的潮流,不知你會用甚麼經典名畫呢,好像Leonardo da Vinci的《蒙娜麗莎》(Mona Lisa)或《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Titian的《黛安娜與阿克泰翁》(Diana and Actaeon)、Edvard Munch的《吶喊》(The Scream)等西方經典,又或是中國歷史名畫,如《清明上河圖》、《富春山居圖》、《五牛圖》等等,又或是其他國家的名畫大作,好像是一畫傍身,立即文明起來,又有知識與美感。

廣告

放工時間,人多車多,一個這樣的名畫袋,其實在自己面前轉眼而過,眨眼而逝,藝術就如此出現在鬧市中。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