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學生憧憬著怎樣的世界? — 憧憬世界年度展覽小記

2018/5/11 — 9:54

「憧憬世界」是一項本地攝影教育計劃,由何鴻毅家族基金於 2005 年創辦及贊助,於 2013 年起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接手策劃,致力為青少年和不同社群締造一個饒富創意及趣味的學習環境,讓他們透過攝影表達自我。來到今年,計劃的名字為「一趟發現的旅程」,連串以中學生為對象的學校工作坊早前已逐一完成,並由三月開始在社區不同場地分批展出,本文想分享一下的,是正在合舍舉行之第二回展覽。

怎樣的相片才值得展覽?

繼第一站在灣仔艺鵠展出後,今次來到合舍的作品分別來自港九潮州公會中學及沙田梁文燕紀念中學。由導師陳佩玲、李曉華帶領,前者以顏色和拼貼為重點,後者以重新認識日常生活物件為目標;相同的是,十五堂的教學過程都先透過進行小練習來增加對主題的認識,然後慢慢讓同學在大框架下定出各自不同的創作方向,並完成最終作品,最後由同學自行選擇滿意之作參展。

廣告

問到其中一位導師曉華對學生作品有何特別感受時,他說出一個挺有趣的現象:「普遍參與工作坊的同學,初時都總認為攝影作品,就是要拍出很標準的漂亮靚相才能展出呢!」結果曉華選擇以簡單不過的問題──「它是什麼?」出發,讓同學由觀察日常物件在打燈下的剪影開始,從專注物件的外在,一步步轉為思考東西內在意義。攝影,如果只在乎外表現客觀表象,作品又豈能傳達出創作者內在思想?

廣告

攝影只是按下快門?

攝影技術面世以來,器材進步早已一日千里,從煞有介事、小心翼翼地把影像留到銀板上,到便攜小相機出現帶來隨心抓拍 (Snapshot) ;然後數碼相機湧起圖像氾濫之巨浪,最後手機宣告影像與我們合而為一,我影故我在。攝影,在按下快門後還剩下什麼?是黑房技術?是美圖秀秀?還是 PS 顯現大能之時?

另一位導師陳佩玲卻選擇回歸雙手,以相片拼貼方式,讓層次不再只是形容詞。其中一組表達對老師感到恐懼,及另一組以大廈照片拼貼成機械怪獸對大地肆意破壞的作品,都是完成度不俗之作。以最 low tech 的剪貼替代虛擬修圖軟件,題材簡單,表達方式或稍為直白,但確是年青學生坦率所感。攝影帶來了圖像之後,其實還有無限創作空間,工具是死物,人的思想配合雙手,暫時依然非人工智能等科技可比擬。

以攝影留下憧憬

或許正因攝影彷彿已成為後千禧世代的本能,在學校恆常視藝課內反而愈變得鮮有觸及,加上門類、技巧、後製等各範疇都非老師所能應付,「憧憬世界」正好能填補此空隙之餘,也能通過作品,投射出學子們內心世界、未來憧憬,可惜因資助問題,本屆或許會是最後一屆,想前往欣賞的話,可要把握合舍剩下兩天的展期,及稍後在 common room & co. 舉行的另一展覽了。

展覽詳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