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博對話】中學生為乜睇 Art Basel?

2015/3/25 — 17:26

編按:2015 年 3 月,藝術大爆炸。大型藝博會和一串連周邊展覽、活動,日程豐富的三十日快將過去,關於藝術的討論就如此冷卻下來,甚至中止了嗎?如果我們相信,藝術文化源自生活,生活未尚中斷,藝文討論又怎會隨著藝博會落幕而結束?《立場新聞》文化藝術版特邀八名「臥底」,潛入各大藝術大爆炸活動,發掘有趣的討論,整合成【藝博對話】系列文章,引發各種後續思考。

中學時,老師都會帶我們一班修視藝的同學行 Hong Kong Art Fair,每次行完,只記得看了很多看不懂的作品,還有雙腳很累。

看不懂作品,因為從來都沒有接觸過。小學到中學的視藝堂,幾乎都沒有提及到當代藝術是甚麼,就連甚麼是抽象也甚少講到。這樣的背景下走進場,當時我懷疑自己,是否根本沒有讀過視藝,心裹只不停冒起:這就是藝術?那些畫布上只有一大片淨色,又或是在畫布上界幾刀,還有大大個掛在牆上的碗⋯⋯通通都讓我很費解。有時看到作品旁標的價錢,更是讓我疑惑。

廣告

我帶著疑惑上了大學,才開始自己找文章,理解大型藝術博覽會這回事。就是這樣,我才認識到那裹是買賣藝術品的地方,世界上有班人叫收藏家,作品會因市場取向而出現等事情。原來藝術唔係咁乞食。

但我好奇,藝術圈的這一面,為什麼甚少在我的藝術學習歷程上出現?當代藝術和藝術賣買等知識,並沒明確規範在視藝科的課程指引內。究竟這方面的知識,是否真的不需要出現在中學的視藝教育中?

廣告

還記得年初到 JCCAC 看一個中學生作品展,未進場已經有預感又會看到鳥籠、攝影拼貼等媒介,過份減肥、環保、舊區消失等主題。結果當然不出所料。這或多或少呈現了現時主流的視藝教育,只是讓通識科以另一種形態呈現。

當然,兩科都需要具批判性,但藝術有別於通識的是,藝術作品與觀眾會產生個人體驗,當中蘊含了感性思維的運用。那感受可能是一時三刻,不能用言語描述。感官註釋到的,有時語言亦未必能觸及。視藝教育欠了感性思維的訓練和表達,出來的作品就像做通識報告,先選一個議題,再挑一個媒介,加多篇文字理念,好像是批判了一件事,但對觀者來說,不看作品單看文字理念也沒差。

除了對社會事件作批判──姑勿論是中學生很多時只是借作品陳述一件事而非經過謹慎反思──對藝術本身作出批判,很多時亦是藝術家的創作動機。藝術品在形式和意念上的如何革新,可觀乎當時藝術發展的脈絡、藝術家的個人背景等因素。學生若缺乏這些概念,評賞作品的角度就會變得單一。

特別 Art Basel 充斥大量當代藝術作品,學生若欠缺有關知識和觀看作品的角度,只是靠傳統視藝堂所教的,便會看不明白;即使想自行了解,亦無從入手。

另一方面,藝術教育與商業,又或國際上的藝術世界割裂,也影響了學生去認識當下藝術發展的走向。並不是說要學生認識市場需求,學習做出會賣錢的作品,但若然對整個藝術賣買市場毫不認識,又如何審視 Art Basel 這類活動?甚麼作品會出現在甚麼場合,當中有其秩序,要評論前就先要有對藝術生態的運作有基本了解。

雖有說 Art Basel 對香港藝術發展幫助不大,只是因這地方各項有利賣買藝術品的緣故(這些知識也有助同學更了解藝術在香港的角色),才在此舉辦。但這個世界性的藝術活動,確實是跟我們如此接近,從中可以看到學到的,也有助修藝術的同學建立到一定的國際視野。舉例就香港辦東亞運動會,香港的運動員又或運動相關從業者,也同樣能認識到更多這方面的專業。基於所見所聞再加分析、比較和實踐,才能有所進步。但要從觀察中「學到嘢」,有些前設的基本知識並不可缺。

可惜的是,修讀藝術這麼多年,不論本土還是國際,藝術在商業社會是如何運作,極少在課堂中提及。中學時常有人問到讀藝術將來可做甚麼工作,我其實也跟他們一樣,對藝術工作只停留於藝術家、設計師和視藝老師的印象。當時我對於藝術家如何賺到錢也不能具體說出。明明藝術圈還有各種從業員,當中都關係到藝術作品和藝術圈的發展,但修讀藝術的學生連基本認識都欠缺,視藝教育是否應為此負部分責任?

回來再說 Art Basel,今年在場內依然見到不少中學生,不知道他們是否都像我以前一樣懵懂地胡亂看胡亂走,企圖找到些看得明白的東西。少數同學手持工作紙,雖不知內容是甚麼,但相信是學校有跟他們就這次活動作相關學習。這是很好的事,就像其他科目作 Field Trip,事前事後也會做準備和檢討。

中學生特別是高中的,絕對有足夠能力去學習當代藝術。即使未能應用於創作上,學習欣賞的方法,又或在那些看上去誰都做得出的作品上作討論,也有助學生更了解藝術的不同面向。至於藝術市場,更是容易理解的事。既然不少學校都會帶學生去看 Art Basel,也就不應浪費這個機會。給予學生相關知識,配合他們的親身觀察,讓他們對香港藝術圈有更全面的認識。

我亦到過中學實習,明白學校分給視藝科的空間和時間都有限。藝術範圍之廣,學生絕不能單靠學校帶領。既然有機會觀看,也可藉此自學。

即使 Art Basel 是世界性的博覽會,所呈現的絕對不會是藝術的全貌,看不懂的作品也不一定就是高深。觀看作品時,吸引到自己的作品,又或完全看不懂的作品,都可以把作品或藝術家名稱記下,回去再作搜尋。即使參加導賞,也不必全然相信導賞員的說法,作品給予你第一身的感覺,也是有其原因和價值。中小學的藝術教育,著重理性思維,對於模糊、不明確的感覺,甚少去觸及,但感受作品,從來都是觀賞作品的方法。仔細感受和謹慎思考作品本身以外,平日多接觸藝術新聞和社會大小事,也是學生自我增值的途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