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間人》導演胡海輝:這是一個香港人的故事

2016/10/13 — 10:00

「他們的身份是地產經紀,但他們也是跟我們一同在香港生活的香港人。」

地產經紀,很遙遠,而又很接近。遙遠在於,買樓上車彷彿是大部份人永遠無法觸及的夢想;接近則如胡海輝所說,每個人也需要居住,所以租也好買也好,我們一生人大概總有一次機會接觸地產經紀。

這也是胡海輝何以想到,要為地產經紀這個可算不受歡迎的職業為主角,創作《中間人》這齣劇場作品。

廣告

「這個劇目其實是想探討『香港人』這個議題。」一年前,胡海輝以「一代香港兩種人」為劇目主題開始構思。然而應該如何定義香港人?他想到,工作佔據了香港人八九成的時間,而甚麼行業跟香港最有關係呢?地產正正在香港的GDP和稅收有著重要角色。於是,「一條褲製作」團隊選擇了探討地產經紀這個身份。

Give a voice to the voiceless

廣告

Give a voice to the voiceless,這是導演胡海輝很認同的理念。對他來說,為沒有機會發聲的人發聲,是他堅持創作紀錄劇場的原因。大眾有甚麼機會接觸地產經紀呢,一般都是傳媒剪輯的影像,開片、追車、圍客,總之就是負面的畫面。「他們幫助客人的時刻又有多少會曝光呢?」胡海輝感概,這個行業有機會發聲的人,大可能是地產發展商、權貴,極其量也只是代理公司高層。「但前線經紀呢?一般大眾最有機會接觸的,反而是這些前線地產經紀,而且他們每天看盡人生百態,更加貼地,但他們何時有機會發聲?」

《中間人》排練情況

《中間人》排練情況

胡海輝的切入點是想了解經紀的日常生活,他們的工作是怎樣一回事。作為紀錄劇場,創作團隊走訪不同地產中介,收集不同故事,劇本90%由訪問稿而來。 他發現其中一個有趣之處是,很多國家的地產代理在同一時間只代表買家或賣家其中一方,而香港地產代理則總是個「中間人」,周旋於買家和賣家、租客和業主之間。這正正是很「香港」的特質。「香港人就是中間人。因為在很多處境下夾於中間,香港人會給自己留轉寰餘地,懂得靈活變通。」

這就是香港人

這種「中間人」的特點,令很多人對地產經紀有著負面印象,說兩句,吹吹水,就賺得數萬佣金。胡海輝說這是一般人對地產代理的不了解。「經紀在背後所付出的,你不會知道,他也不會告訴你。今天你到一個二手單位睇樓,可能他們在背後已做了很多聯絡的功夫,打了很多個電話。」而作為香港人的一份子,拼搏自然是工作性質。工時長,假期周末才是工作的黃金時間,就算難得放假,也不能不接客人的電話。「香港人,有生命,沒有生活。」

「我覺得香港人……很慘。」說著,胡海輝覺得很唏噓。香港人普遍認為地產經紀收入非常高。但一個經紀的故事告訴他,作為一個香港人,安居對地產經紀來說仍然是難事。「看見有些樓盤萬多元一呎,怎樣買?」那個經紀在灣仔區一家獨立地產鋪工作,一家四口只住在二百多尺的單位,需要用桌子的時候就打開,閒時就收起來,像變形金剛一樣。「香港人,為甚麼連一個基本的生活地方也不能保障呢?」

《中間人》導演胡海輝

《中間人》導演胡海輝

劇場裡的中間人

「對我來說,共同在這個地方生活的人就是香港人。」胡海輝同樣是中間人,透過紀錄劇場,連接故事和觀眾,為香港人發聲。與其說經紀代表香港人,不如說他們本身就是香港人。他希望觀眾入場,角度並不是去看一個地產經紀的故事,而是看香港人的故事。「他們的身份是地產經紀,但他們也是在香港生活的人。希望大家能放低成見,既定印象是無法避免的,但可以在耐心聆聽別人說話後才下判斷。在了解過後,你想維持你對他的印象,還是改觀?這是後話。」或許在一個失語和標籤的世代,我們需要一個中間人。

--

《中間人》 Estate Agents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21-22.10.2016 (五及六) 8:00PM
22-23.10.2016 (六及日) 3:00PM

http://www.pants.org.hk/?a=doc&id=315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