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乜房有乜work 一切從屋企開始

2016/2/18 — 12:30

 早兩天到過石硤尾JCCAC的L1 Gallery看過一個群展「從家|屋企開始」(From Home)(展期2月21日),以屋企出發,展示了一班以「藝晃」為名的組織成員的作品,約有十八位年輕人,說他們是年輕人,因為筆者看「藝晃」介紹是中大藝術碩士2014-16年度的同學,大概也是年輕或壯年人士吧。

今次屋企為主題,展場也佈置成個一個屋企,當然大家的屋企未必有這麼大,筆者也沒有,展場分成客廳、飯廳、書房、睡房等,不是有一道道牆,而是地上有白色膠紙呈現出一大幅樓宇平面圖一樣,作品放置其中,令到有點像是show room,說道展覽單張也是一場平面圖,令大家就好像是看示範單位或售樓說明書般,看圖如同看到實物的擺設,而且展覽單張除了作品說明外,也有一個mind map,用來簡單解釋今次展覽的主題──家、展場、空間、創作者、觀眾、虛擬、實際、心理……對於藝術家、作品,以至創作過程來說,那處才是家呢。

廣告

家除了一個實實在在的生活空間以外,也可以是一種心理或精神上的空間,筆者覺得家總是帶有一種屬於的意義,代表了關係的建構,是有著擁有、存在的意義,又或者因為自己是巨蟹座吧,對家總是有種情意結,不是真的要買屋上樓,而是很在意屬於自己的空間吧。

看著展覽單張,走進展場,又的確有一點像是一間大屋中的不同房間,不同的作品在不同房間中有著不同作品,當然不是用來裝飾啦,有些也頗令筆者留下印象,如Terry Wong的《You Are Here, Here You Are》令人思考作品展示和展場空間的關係;蕭清雅的《源》將一張椅遊走在不同地方,究竟地方、關係、意義等是如何建立及解讀呢;蘇國堅的《一個人的自療空間》卻是掛著一盞用蠟為燈罩材料的燈,會熔的燈,空間會不會也隨之熔化呢;又或是李雅芳的《被盜竊的模式標本》,用不同植物及洋紫荊組成的標本及氰版攝影作品,是對香港作為一個家的真偽考核。

廣告

屋企究竟代表了甚麼,純粹是四道牆內的實體空間中的生活,或是某個空間內所發生的人和事,或者對可真可假的空間作出的種種解構,大家有大家的演繹及闡述。筆者還記得蕭清雅的《源》中,那張凳放在不同地方,如天台、升降機、樓梯、行人路等,就和不同地方發生不同關係,可能是用來坐,或是被當作垃圾,又或者凳本身就是一個獨立的空間。

說到屋企,不知道大家的屋企有幾大,就算未能上到公屋或自購物業,可能仍和父母同居,又或租屋住,因為筆者也有興趣知道不同階層的香港人的居住空間平均有多大,因為筆者看過一些新聞報道,好像香港人的平均居住面積好像是東亞最小的,不知是不是真的,原來那麼勤力的香港人,換來的是屈住在丁方之間,不過或者這不適用於某些人,早前農曆新年時,有朋友的朋友說她屋裡有個大魚池,裡面養了不少大錦鯉,但不時有大麻鷹飛下來啄食那些魚,當時心想,我很難想像一介平民的我可以住在半山區,家中大到有大魚池,而且吸引到大麻鷹的注意。還是那句,甚麼人住甚麼屋,甚麼屋住甚麼人。

因此,筆者心想如果今次展覽不是室這麼大的展場中舉行,而是在彷如一般公屋,又或劏房等大小的地方中舉行,但又要同時展示十多位藝術家的作品,或者有另一番趣味也就是將空間無限地壓縮,也是考舉辦單位的能力。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