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事實不是真相的年代 「確據的其他面向」

2017/2/15 — 12:19

是不是因為特朗普贏了今屆美國總統選舉,所以大家才認識後真相(post-truth)這詞語呢,但後真相明明不是今天才出現,事實就在眼前,但大眾寧願相信他們想相信的東西,那怕是謠言、謊言、偏見、誤導,但最後還是將決定放在事實的另一邊。其實,我們所信的是甚麼,是所謂的真相,還只是我們想信的真信而已。

早前筆者看了在奧沙香港舉行的「確據的其他面向」群展(Other Sides of Evidences)(展期至2月25日),參展藝術家有曾梓洋(Eric Tsang)、余廸文(Solomon Yu)及林兆榮(Swing Lam)三人,再加上藝術團體人人檔案(Archive of the People)。展場基本上是一分為二,一半是「確據的其他面向」三位藝術家的作品,另一半就放置了人人檔案成員的作品。作為今次展覽的策展人,余廸文的好幾件作品,從《新聞主播的海》、《暫停一場直播對話》、《搭建一個新聞檯》、《把新聞主聞主播和城市景觀分開》及《一片透明背景》等,有錄像、紙本及布本作品、打印,甚至使用了手推車,是將電視新聞分拆、轉移及再呈現成一件件作品,無論是投射成一道海景象,還是一張用熨衫摺檯造成的所謂主播的檯,又或是印在塑膠玻璃上的新聞主播畫面,都令人想到,其實大家每天從電視新聞廣播看到的新聞,其實令你知道了多少事實,你看了十幾二十條本港及國際新聞報導,其實你知不知道是被幾多人不斷的解構及重構,以至推砌出來的資訊片段,但大家又以為可以從這些零碎的訊息中可以知道事實的大概,從以可以自主地歸納及分析出一個真相出來,大家太痴人說夢話了吧。

廣告

廣告

另外,曾梓洋的《我們有路》就使用了圖片,再加上一個用了放大鏡、木櫈等自行搭建的放映器,播放一段錄像檔案,相片看似是新聞相片,但裡面所有涉事的主要人物、汽事等都被塗白了,那就即是只剩背景,那就真的只剩下那條路了。而林兆榮的作品《路過蜻蜓》就是圖片配上分成幾冊的小說,包括《訊號山劇院》、《小學劄記》。三人的作品放在一起,看後後令人感到有種是彷彿將處理新聞的地方以一種藝術手法呈現出來。

展場另一邊展示了人人檔案用錄像、影像或聲音裝置、繪畫,甚至信封膠套、打字稿等的《事物的秩序》(The Order of Things)項目,你會否想到一件件很日常的辦公室事物,從文具到開會,以至開會的人等組成的檔案,令你聯想到體制、歷史、價值等東西呢。

其實,到了今天我們還可以想信甚麼,我們是天生的以偏概全,不信真相,但求心安理得,還是後天被社會化如此,加上被現實逼成這樣,所以我們才生活在這個後事實時代呢。或者,就當是筆者的一種自我解說,由於明知現實的殘酷,所以就算知道電視或網絡上的謠言謊話,但很多人都反而選擇相信,因為就算我們知道事實不是這樣,但我們沒有選擇及決定的能力,一切都是被選擇及被決定而已。

如果是在一個明知不是真實,但都相信的年代,錯在何方,是群眾,是那些當政者,還是製造及廣播事實的人及單位?大家都錯了吧,錯在生於這時代。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