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創差利《摩登時代》 楊振業:侵犯版權界線點畫?

2016/5/10 — 19:53

多媒體劇場《摩登時代》
(圖片來源:影話戲 Cinematic Theatre‎ facebook)

多媒體劇場《摩登時代》
(圖片來源:影話戲 Cinematic Theatre‎ facebook)

1936 年,一代默片大師差利卓別靈的作品《摩登時代》,諷刺後工業革命時代流水作業泛濫,扼殺作業者的人性。2016 年,錄像設計師楊振業 (Adrian) 透過再造經典,以沉默回應喧鬧的世界,創作期間一直縈繞他的問題是:「二次創作到底是甚麼?原版 (original) 是甚麼?」

致敬結合惡搞,多媒體劇場《摩登時代》打正旗號,二次創作差利。差利當年以默片揚名後世,楊振業作品中,模仿差利的角色也繼續不說話,利用一個沉默的形象,與當今網絡世代做對比。

《摩登時代》排練情況
(相片由劇團提供)

《摩登時代》排練情況
(相片由劇團提供)

廣告

身為錄像設計師的 Adrian 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表示,特別有感於影像與人類的互動關係。從電視、電腦到智能電話,甚至滿街的廣告看板,他有感於網絡訊息爆炸叫世界變得飽和 (saturated),「網絡年代,我們好像可以很主動,可以發聲,想看甚麼資訊都有,但其實我反而覺得,人們都被影像訊息塞滿,而失去了自己。」

廣告

Adrian 透露,《摩登時代》上半場以網絡上惡搞和爆紅的現象為素材創作,下半場則會走入更虛擬的場景。故事講述主角模仿差利而一夜成名,甚至有人主動聯絡請他拍電影。拍電影的時候,主角始發現原來一切都用特技剪輯,以動作捕抓技術 (motion capture),將主角製成動畫投影。Adrian 希望觀眾思考「當一個人完全虛擬化,我們在科技面前,到底在面對甚麼?」

劇作雖然以惡搞差利為名,主角卻不直稱為差利,Adrian 坦言是版權的緣故。《摩登時代》劇本初版,他想像差利來到 2016 年,面對網絡年代會怎樣回應。然而,當他細讀關於差利的版權條文之後,發現原來不可以指名道姓模仿差利,最後只好改成一個好喜歡差利的演員模仿差利,而這個角色就被命名為「哈利」。差利變成哈利,是折衷,也是惡搞。

《摩登時代》排練情況
(相片由劇團提供)

《摩登時代》排練情況
(相片由劇團提供)

如此的開頭,叫 Adrian 一路下來不禁思考創作與版權的議題。他重讀差利自傳,發現今日赫赫有名的一代笑匠,原來也有很大部分參考自意大利的即興喜劇,於是 Adrian 反問自己,「所有東西都不可能無中生有,都一定會有學習的對象,總會有一個源頭。創作就創作啦,點解又要有二次呢?二次創作的界線在哪裡?侵犯與否的界線要怎樣繪畫?」

親身經歷版權議題,Adrian 覺得知識產權「超級複雜」。就像早前立法會討論的《版權修訂條例》(又稱「網絡廿三條」),他認為不是簡單地贊成或反對就能了事。社會有需要加強版權保障的同時,部分曖昧的定義更應該好好討論,但他感嘆「現在的政治環境,卻似乎不容許這樣做」。

笑言自己算是個沉默人的 Adrian,強調自己不是「沉默的大多數」,只是沒有「大大聲行出來」,透過創作他希望表達自己的一些想法,就像今次的《摩登時代》,借用哈利的身體演繹差利的靈魂,「這不是文化研究的論文,而是將一個類似差利的人放在今日的場景,可以呈現到一些甚麼效果。」

《摩登時代》海報
 (圖片來源:影話戲 Cinematic Theatre facebook)

《摩登時代》海報
(圖片來源:影話戲 Cinematic Theatre facebook)

--

多媒體劇場《摩登時代》

日期: 2016 年 5 月 13 至 15 日
時間:15:00 / 20:00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8312148200899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