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十年的補充註腳與邀請:幾米與 image3

2018/2/12 — 11:34

大塊展位的主牆面。第一天下午,我們合照。
這次有出版幾米20周年精選,以及特別限量的「寂寞與溫暖」套書。我再另貼。

大塊展位的主牆面。第一天下午,我們合照。
這次有出版幾米20周年精選,以及特別限量的「寂寞與溫暖」套書。我再另貼。

1.

1999年,我還在商務印書館工作。有天去重慶南路的馬克孛羅餐廳喝下午茶,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人過來打招呼。

他很客氣地自我介紹,說他是幾米。
我當然知道這位當時已經因為《向左走・向右走》而大紅的作家,就也跟他恭喜。

廣告

我們第一次相遇,只簡短地交談了幾句,只是那天下午太陽從窗口照進來的斜角,幾米略側的身影,不知怎麼就到今天也很鮮明。

2.

廣告

人生的緣份奇妙。很意外也很幸運地,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偶然一見的幾米成了我的作者。
他和雨珊第一次來大塊,我們在會議室裡聽他導引《地下鐵》的情景,是沒法忘記的。

長方形的會議桌,我坐在這一頭,幾米站在另一頭,打開他帶來的大畫夾,一頁頁像是在講一個故事,也像是在朗誦詩句,把大家帶進一個綺麗又迷離的世界。

他講完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鼓起掌來。那個時刻,除了鼓掌,說什麼都多餘。

接下來我想的,就是怎麼透過我們的出版專業能力,把幾米的原作之美複製到書籍裡,讓讀者看完《地下鐵》合上書的時候,也能有機會產生趨近於我在現場所體會到的感動。

從這個角度來看,英文把一冊冊的書稱之為「copy」實在很到位。
出版的本質,確實就應該每一冊書都是一個感動經驗的「copy」。

幾米畫的油畫從沒有在台北公開展出過,這次台北書展,幾米提兩張出來,大塊總經理吳可明用最高規格製作了藝術品級的複製畫。

幾米畫的油畫從沒有在台北公開展出過,這次台北書展,幾米提兩張出來,大塊總經理吳可明用最高規格製作了藝術品級的複製畫。

3.

2017年我參加波隆那書展,因為一些偶然的機遇,打通了最近兩年思索上的瓶頸,出現了 image3 這個圖像閱讀新品牌的構想。(請參閱〈以圖像語言呼喚世界〉一文。)

可是我第一次說明如何由「圖像是一種語言」這句話開始柳暗花明的時候,心情是很慚愧的。

因為我不是沒出版過圖像閱讀的人。

我又和諸如蔡志忠、敖幼祥、鄭問、幾米這些在圖像閱讀上樹立里程碑的創作者都有過密切合作的經驗。怎麼會在今天好像大夢初醒一樣地由這句話開始打通關節呢?

尤其 image3 的圖像閱讀主要是繪本,以成人、青少年為主的繪本。而幾米是二十年前就從創作成人繪本出發的,我和他合作又已經十八年,這種體會真是來得太晚也太古怪了吧。

4. 

沒多久,等我開始跟通路簡報之後,覺得可以比較釋懷。

因為即使幾米創作給成人看的繪本已經長達二十年,書店通路跟我說,如何讓許多讀者打破既有的「繪本=童書」觀念仍然是大挑戰。

這裡面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就是台灣圖像閱讀的層次到了中學以上就空白、斷裂。所以比較缺少成年人和青少年讀的繪本,願意在這個領域耕耘的創作者也少。

即使幾米二十年前就開始為成年人創作繪本而引領風騷,但二十年後這個領域仍然只有幾米一枝獨秀。

每聽到書店業者說許多人把「繪本」等同於「童書」看待的時候,我問「那幾米呢?」得到的回答都是:「幾米是例外。」

我不知道這種「例外」到底是怎麼形成的,但我知道:幾米確實是孤獨的。

今年台北國際書展,大塊沙龍的一邊牆,是幾米的畫作展覽。

今年台北國際書展,大塊沙龍的一邊牆,是幾米的畫作展覽。

5.

當我有了 image3的構想,開始請教一些意見的時候,潑我冷水最多的,就是幾米。

我說早期如何從國外引進一些風格獨特的繪本,他潑。

我說長期如何邀請,或者激發新生代創作者做些新的嘗試,他也潑。

我可以體會他為什麼一桶桶冰水潑下來。

過去的二十年間,幾米不是沒有熱心地和一些理念相同的朋友共同努力過一些事,但最後的結果還是今天大家講一句「幾米是例外的」。

我現在要大夢初醒般地做這做那,有什麼把握?

其後,有段時間我沒再和他談 image3。但,我更加確認要開發 image3 品牌。

一方面因為他的冰水讓我更看清那一塊空白與斷裂的存在,以及巨大。
另一方面也是從幾米的例子,讓我更確認「以圖像語言呼喚世界」之可為。

6. 

我最早體會到幾米圖像語言的力量,是進入本世紀初,他的作品剛引進中國大陸的時候。

有天晚上,我在北京去一間朋友開的酒吧。因為客滿,他要我和另一些他的朋友擠一擠。

音樂聲那麼大,彼此寒喧、自我介紹有點吃力。但是在座一位原來只是低頭喝酒的年輕女士,聽我是幾米的出版人,猛地眼睛亮起來,用很大的聲量傾訴起她對幾米作品的喜愛。

她也是眾多粉絲之一不足為奇。但是聽著她談幾米的一本本書多麼打動內心,有一段話讓我很好奇。

「你知道嗎?幾米畫的床,都和我的床離地面一樣的高度!」她很激動地看著我。

幾米畫的貓正好是她養的貓的樣子、窗簾的花色正好是她家的樣子,都沒問題。可是,連床都和她的離地一般高度?

書裡又沒有寫是多少公分,她怎麼會斬釘截鐵地說得那麼肯定?

圖像語言感性、看來隨意的筆觸,卻能給讀者產生精準到分毫不差的心理感受與認知,真是驚人。

去年幾米的《同一個月亮》出版後,有兩個例子再次讓我看到圖像語言的力量。

一次是一位我在紐約認識的廣告公司設計總監。她是韓國人,不懂中文,但是我拿《同一個月亮》給她看,她一頁頁翻動著,最後熱淚盈眶。

一次是我們一位台裔的美國作者。她也是沒法讀中文,但是去年底來台灣的時候,我送她這本書,也目睹她一頁頁地看著圖像敘述的故事,最後紅了眼睛。

完全不需要文字,她們都被《同一個月亮》所震動。

以圖像的語言就可以呼喚世界,還需要什麼更好的佐證?

今年大塊沙龍的另一邊牆。是image3 書裡畫作的展出。

今年大塊沙龍的另一邊牆。是image3 書裡畫作的展出。

7.

去年底,《同一個月亮》得到OpenBook 的年度好書獎。

陪幾米去領獎的那天,我第一次對外公開 image3 的計畫。也在那天頒獎典禮後,我和幾米一起晚餐,更仔細地把這段時間我想好的計畫告訴他,也告訴他我的夢想。

「做夢!」幾米說。
「但這是我們必須做的夢!」我說。
「好~吧。」他說。

那天飯後,我們去旁邊一個巷子裡找了間Cafe,再進一步細談。

我們有了許多共識。

幾米要求我:image 3 除了引進國外可以帶給我們新視野的圖像作家之外,一定要介紹更多台灣的作者到國際上。

我說:那本來就是我想做 image3 的出發點。

到2017年底,我們把幾米57種書共賣出了176種外語版權,已經有了銷售圖像閱讀外語版權的通路,現在應該是設法經由這些通路,把更多台灣圖像創作者介紹給全球的讀者。

那晚幾米點了杯紅酒,我點了杯白酒,互相碰了杯。

8.

寫這篇文章,一方面是為幾米創作二十年致賀。

這二十年來,感謝所有的讀者支持他,今年台北國際書展,我們有相關的活動,歡迎大家來參加,分享他的喜悅。

一方面是為 image3 的誕生做些補充註腳,希望更多的讀者和創作者知道我們想做的事。

讓我們共同以圖像語言呼喚世界,也接受世界的回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