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云云眾生之聲不絕於展覽中

2015/5/17 — 12:01

陳翹康(Joe Chan)的「靜聽」陶瓷擴音裝置

陳翹康(Joe Chan)的「靜聽」陶瓷擴音裝置

呠呠、喵喵、吱吱、隆隆、咇咇、叮叮叮叮、嘭嘭……如果合上眼,不知道可以認出家中、公司裡、大街上,以至郊外不同的聲音嗎?除了手機聲、車聲、地盤工程聲、冷氣聲等,還有甚麼聲音存在於我們周圍呢,風聲、雨聲、鳥聲、蟲聲、樹聲等自然聲,應該就是人聲了,低聲呢喃、大聲吵鬧、哭泣,有甜言蜜語,有粗言穢語,有金石良言,有無聊謊話……很多很多聲音,如果有天這社會要進行滅聲,那麼這地方還會剩下的是甚麼?

早幾天,筆者到了位於灣仔的動漫基地(Comix Home Base),因為那裡正舉行 Le French May 其中一個展覽活動的「眾聲之外」(Beyond the Sound)新媒體展覽(展期至6月8日),十多位法國及香港藝術家的作品,放置在地下戶外地方,以及由二至四樓室內及室外露天通道。

走入這活化建築物,就會看到陳翹康(Joe Chan)的「靜聽」陶瓷擴音裝置,大家會否以為它會播放甚麼音效或聲響,但其實人聲、車聲、葉聲都有,何需用人工化的方式再播放出呢,只要停下腳步,或坐下來,就可以享受到,或者會聽到藝術家原來家中的水聲。

廣告

之後到二樓,有許芳華(Phoebe Hui)的「煩惱」(Vexation)聲樂裝置,就好像一部古代的播音器,又或是音樂盒的發聲裝置;Bertrand Lamarche 的「Sans Titre」將喇叭用繩連著轉盤,繩也會出現好像音頻或波浪的形狀,還有 Rainier Lericolais 的「Abstrakt」及「Journal」,當音樂或聲音以視覺藝術的形式展示出來,是甚麼的平面或立體作品呢。

馮俊彥(Jasper Fung)的「芸芸眾生」

馮俊彥(Jasper Fung)的「芸芸眾生」

廣告

羅潤庭(Edwin Lo)的「海牆」

羅潤庭(Edwin Lo)的「海牆」

再走上一層,會看到更多作品,一入去在玻璃窗木欄前,原來是馮俊彥(Jasper Fung)的「芸芸眾生」(Many Small People/Viele Kleine Leute),原來是播放著香港多次示威期間錄得的聲音,以及舊柏林圍牆錄得的聲音,抗爭、倒下、前進,望出去令人思考,作品簡單不花巧,但不要錯過。經過楊嘉輝的「Pastoral Music I」及「Nocturne」兩件作品,記得問職員拿耳筒,才可選聽到兩件作品的聲音部分。再走入去其他房間,就會看到 Pascal Broccolichi 的「音板」(Table d’harmonie),地上有很多個用黑色的剛玉粉墊成的小圓坑,就好像被塤石撞成的模樣,有的放置了喇叭,不來播放的他在維港水下的聲音;過到另一間房,原來白色的牆是Pierre Laurent的「Tact2」,要人感受震動的牆,而對面也放了羅潤庭(Edwin Lo)的「海牆」(Sea Wall),海聲、船聲;另一間房就放了Pierre Laurent另一件作品「Distorsions」,三塊不鏽鋼片擺動,反映的光與影像都不斷在變形扭曲;再到另幾他黑房中,可看到 Cecile le Talec 的「Panoamique Poliphonix」,掛著的氈原來說會發聲,還有 Pierre-Jean Giloux 的「Invisible Cities」,就好像在用最短的時間用眼睛去旅行,還有 Pierre Bastien 的「Paper Orchestra」,又看又聽用紙製成的樂品演奏。

Pascal Broccolichi 的「音板」

Pascal Broccolichi 的「音板」

Cecile le Talec 的「Panoamique Poliphonix」

Cecile le Talec 的「Panoamique Poliphonix」

接著,你可以走出露天通道皇四樓,沿途要留意 Eddie Adoire 的「Intimity」,或者你會聽到混集了的灣仔之聲,以及最後一件作品,就是 Cedric Maridet 的「Parhelia」。一次過看很多作品,真的是很累,從聲音出發,但正如小冊子中所是,可以是有關音景,也可以有關聲音的實質性,又或是不同物件的音質等等。

其實今次展品中,不少都和香港這地方有關,除了香港的幾位藝術家,法國藝術家也在作品中加入香港元素,所以在不同作品中,不同的香港聲音會以不同形式呈現出來,有海聲、船聲,人聲,甚至示威聲。不過,筆者覺得由於展場空間所張,令展品很局促,就當這也是一種香港特色吧,香港市區寸金尺土,地方矜貴。

筆者自己覺得香港本來就是個很嘈的地方,但未至於令人討厭,或者是因為知道文明地享用言論自由吧,希望有生之年內,也不會變成不文明咆哮之城。無形無色無味的聲音,從來就存在著,禁之不絕。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