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一勞動說說藝術勞工

2017/5/1 — 15:01

Bernadette Corporation, Is Everybody on the Floor, 2009. Digital inkjet print.

Bernadette Corporation, Is Everybody on the Floor, 2009. Digital inkjet print.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令人想到藝術勞工問題,筆者記得曾看過《Are You Working Too Much? Post-Fordism, Precarity, and the Labor of Art》一書,也有不少人之前已討論過創意勞工、藝術勞工等問題。不知何故,最近對勞動、工作等很多體會及想法,可能是因為工作愈久,就愈知道更多黑暗面,又或是不為人道的現實問題。

或者大家仍對「為藝術犧牲」有一種莫名其妙及不求甚解的推崇,做藝術家或藝術工作就天生要犧牲,所以預了要廿四小時不斷創作/工作、要不求回報低價出售作品、要利用作品來換取展出機會或或人際網絡關係等等,就連做其他藝術行政工作。無論是全職或兼職,都是預了要犧牲,所以你也是要全天候廿四小時都在工作模式中(即不可以不收發電郵、電話、Whatsup或其他口訊)、甚麼都要一手包辦(即無論工作名稱是經理或見習生都要替老細完成接待、寫新聞稿或邀請函、處理帳單繳費、協助佈展及撤展、聯絡客戶、找贊助等等)、要不問回報(即你的年資或學歷不會對你的人工或報酬有直接影響,全職、兼職或自僱都一樣,老細還是想你和interm一樣不問人工、車馬費或食飯錢,只要付出)等等。

對於做藝術創作的過份浪漫化想像,可能是大家以為自己一躍成為creative class創意階級,不是藍領,不是白領,好像比其他人更高尚,但落在現實中,其實和藍白領沒有太大分別,分別可能是:你沒有公眾或勞工假期,星期日都要工作,因為明天要舉行展覽或參加甚麼藝術博覽會,又或外國某客人需要甚麼資源,又或趕著要提交申請資助表格......或者找機會分享一些黑暗面也挺有玩。

廣告

但大家是否以為香港未有藝術家工會,只知有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香港畫廊協會等不少協會、聯會、學會,但其實是真的有個香港藝術家工會(Hong Kong Artist Union),你不知道不是你的問題,但如果你有甚麼權益問題要他們幫忙,筆者也不知道有否結果,你自己問問好了。但之前也聽過有人指出一個根本問題,就是其他藝術家都只代表自己,而且又不想自己好像其他工人一般。加上藝術圈內工種多,從創作、行政到教育,全職及自僱等都情況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說到工作待遇等問題,在未有所謂的共識前,還是靠自己吧,你爭取到就爭取啦。不過,大家記著不要甘心被剝削,以及自己被自己剝削就好了。

講藝術就難道只講作品、收藏、美學,哇,你未免太不食人間煙火,不知人世疾苦了吧,或者筆者聽太多藝術家說要儲錢去舉行展覽、畫廊要慳支出所以到請學生做實習......藝術的現實,現實的藝術,都是帶著殘酷的。

廣告

《Are You Working Too Much? Post-Fordism, Precarity, and the Labor of Art》

《Are You Working Too Much? Post-Fordism, Precarity, and the Labor of Ar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