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個女孩與一個藝術展覽

2017/1/4 — 10:25

我是在一個有展覽空間的咖啡廳遇見她們五人。當時她們正在尋找合適的空間籌備展覽。展覽空間在此城極之昂貴,大概是常識了。卻未能阻礙五名從藝術學院畢業未久的年輕女孩做展覽的熱情。

後來得知展覽在文化中心大堂。我特地去了參觀,也許我會為展覽的場域不當、展覽日期又太短,引致作品未能把它們最好的一面展示出來,而感到失望。但誰會責怪一個赤腳參加跑步比賽的孩子表現不理想,只因他買不起一對跑鞋?在寸金尺土的香港,有得展覽已經是難能可貴了。所以,我嘗試放低種種關於展覽空間的偏見,去觀看作品自身所期望傳遞的故事與情感。

伍詩婷──《牽絆》

廣告

伍詩婷──《牽絆》

伍詩婷──《牽絆》

廣告

伍詩婷將自己的頭髮編織起來,如重新編織著自己的回憶,好讓自己記住某段時間的自己。然後她把頭髮編織的網懸掛在空中,突出那種「輕得虛無飄渺,卻又是重要得不能忘卻的記錄」。她又把一件石膏雕塑在布料上壓一段頗長的時間,直至布料不能再被熨平。她認為自己總是無法用言語及文字是整理與表達一些對人和事的想法及情感,所以只能用視覺的方式去說這些故事。她以重複的手法,去紀錄/紀念一些人與事的聯繫。

莊鈞婷──《How many sausage pat can eat》

莊鈞婷──《How many sausage pat can eat》

莊鈞婷──《How many sausage pat can eat》

莊鈞婷的繪畫與陶瓷,在視覺上一直給我一種血腥與暴力的感覺。她所塑造的作品主角,總拖著一長長的被現實殘酷折磨後的影子。這很多時都源自於她自身的生活經驗,在這些或者令她傷痛的經歷之間,她嘗試透過創作學習誠實勇敢地面對並解剖真實的自己,提煉出關於一個女孩子成長故事的作品;關於美夢和噩夢、真實與虚構、報復與原諒、壓抑與性欲及危險。

曾綺文──《The Grey Space》

曾綺文──《The Grey Space》

曾綺文──《The Grey Space》

我記得在她的畢業展上看過她的作品。她作品的視覺特徵很有個性而清晰。她的作品結合了簡約的繪畫與厚厚的Beeswax,給人的視覺一種寧靜的詩意。畫布是她的想像空間,有一部分明顯地讓觀者看到;有一部分,當色塊或影像在薄薄半透明的Beeswax下,透過光濛瀧地呈現的部分,卻比較曖昧與模糊;還有一部分是被埋藏在厚厚的beeswax下不被看到的。她說,在畫作上呈現的空間中,就像是她一直在尋找或嚮往的那種狀態。

Florence Li──《Undefined Body》

Florence Li──《Undefined Body》

Florence Li──《Undefined Body》

女性總是生活在觀看自己與被觀看之間。透過鏡子;也透過別人的眼睛。Florence選擇錄像及倒模,複製自己的身體,使她能夠觀察自己的形體、動作及身體的形狀。她說,人越大,才發覺自己面對的這個世界很大很大,然後發現自己很渺小,小得連自我價值都很低。而她希望透過創作的過程,重新認識自己。

Tracy Lam──《Father’s Arrangement Series – He Tidies up My Desk》

Tracy Lam──《Father’s Arrangement Series – He Tidies up My Desk》

Tracy Lam──《Father’s Arrangement Series – He Tidies up My Desk》

你有否因為找不到東西而責怪爸媽幫你整理了書桌?所以我會被Tracy的作品所感動。她記錄下父親為她收拾與整理混亂書桌的行為。拍攝下兩組相片,分別是父親整理書桌的前後對照。父親透過收拾書桌的行為傳遞了作為父親的愛;而她卻是透過分析書桌前後的變化,來學習與觀察父親收拾東西的方式與邏輯,理解與感受這種父愛的方式,傳遞她的愛。

當初她們告訴我,她們一起成立了《婦女會》,聚在一起創作,一起展覽。聽起來,這名字有著玩笑的意味,也與她們年齡一點也不相符。後來想起,其實也很有意思。做藝術作品,其實也像是生仔。由懷孕了一個想法,再十月懷胎地讓它在體內慢慢成長,直至一件作品的誕生,藝術家們都珍視如己出的孩子。

但這些孩子最後會長為怎麼樣的人、能走得多遠?沒有人知道;作為父母親的藝術家也不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