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星紅手」被消失 知專學生指基本法展覽設審查

2015/6/2 — 14:27

圖左:原來創作 圖右:疑遭政府干預後作出修改的版本

圖左:原來創作 圖右:疑遭政府干預後作出修改的版本

今年是《基本法》頒佈 25 周年,政府年內舉行多場慶祝活動。其中政府新聞處與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合辦「發現《基本法》」展覽,學生作品近日在西環西寶城公開展出。有參展學生指,政府透過負責老師傳達意見,要求修改作品畫面上的「負面元素」。知專設計學院表示,在是次展覽學生創作期間,老師曾就「視覺傳意方面」提供參考意見。而新聞處則聲稱沒有進行「政治審查」,但承認在有需要的情況下,「就藝術視角和表達手法給予意見供學生參考」。該參展學生回應稱,不同意修改出自「視覺傳意」考慮,對於作品遭受審查感到無奈。

「發現《基本法》」展覽緣起自去年年中。政府新聞處早在當時聯絡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商討合辦藝術展覽事宜,希望「以富有趣味的方式讓市民加深對《基本法》的認識,了解《基本法》的重要性。」

校方今年一月主動聯絡 18 名學生,並為此舉行簡介會解釋流程。獲邀學生可自行選定《基本法》的條文進行創作,作品最終會作巡迴展覽,首站已在上月 16 日於西寶城揭幕。

廣告

首站展覽場地
(圖:政府新聞網)

首站展覽場地
(圖:政府新聞網)

廣告

其中一名參展學生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交代設計過程始末,直指政府干預創作自由。該名同學坦言第一次參與貼近政治議題的展覽,憶述獲邀參展的同學對活動態度正面,甚至有人表現積極,認為可以藉此表達個人的政治立場和意見。

該名同學亦同意,身為香港人應該須要知道《基本法》,希望藝術作品幫助年輕人更容易明白,故決定參展,並揀選頗具爭議性的第 48 條──關於行政長官職權的條文,「這一兩年發生了很多事都跟特首角色相關,希望以圖象呈現特首的職權,讓大家思考現實中行政長官究竟做到多少,從而帶出諷刺效果。」

《完美的牌局》
(圖:發現基本法)

《完美的牌局》
(圖:發現基本法)

其作《完美的牌局》以 13 張撲克牌象徵《基本法》賦予行政長官的 13 項職權,特首能夠做到多少,直接影響每一場牌局的變化。談及創作意念,該同學表示過程受到干預,「大部分都是個人意念,但如果有甚麼『做得唔啱』,或者政府那邊有任何意見,老師都會跟我們說。」據悉,老師將需要改動的部分以點列方式寫在紙上,再與學生口頭交代詳情,期間語氣隱晦表示「負面元素需要修改」。

最終受「意見」影響,一套 13 張的卡牌,其中 5 張圖案有改變,畫面亦經過一些調整。該同學尤其難忘第 8 張,「原設計特首背後有一隻紅色的手,上面有五星國旗。」又解釋,該圖象呼應《基本法》條文特首職權第八項:「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就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原本該同學希望透過作品呈現,香港政府施政必須執行中共指示的情況,故以「五星紅手」表達。

對於設計被要求修改,該同學表示無奈。

「做創作的人始終都想將自己最原本的意念呈現出來,但當還要考慮到這些因素的時候,也實在沒有辦法。」

雖然如此,該同學形容參展經驗是一場「學習」,「無法將自己所有想法都表露無違,就要用不同方式呈現。」

早前《蘋果日報》李八方亦撰文提及該展覽的作品有「弦外之音」的解讀可能,該文引述教協總幹事馮家強的詮釋,指《香港大當家》的裝置猶如「一刀插入你心」,而《國‧家》的裝置更是「香港只能在中國的框框內活動,無法走出世界」的象徵。對於有港人能夠解讀部分參展作品的弦外之音,該同學直言「好開心」,「因為大家看到的,都只不是表面上的東西。我們想帶出來的信息,大家都能看到。」

郭敏而作品《香港大當家》
(圖:發現基本法網頁)

郭敏而作品《香港大當家》
(圖:發現基本法網頁)

何詩婷作品《國‧家》
(圖:發現基本法網頁)

何詩婷作品《國‧家》
(圖:發現基本法網頁)

就是次展覽涉嫌政治審查一事,《立場新聞》曾向政府新聞處查詢。處方形容展覽讓「參與設計的學生透過自由創作,以不同的手法表達相關的《基本法》條文」,並稱活動能「為年輕學生提供平台,讓他們盡情展現創造力。」問到關於干預創作自由的質疑時,處方則強調「絕對沒有就這個合作項目的展品進行『政治審查』」,但承認「在有需要的情況下,就藝術視角和表達手法給予意見供學生參考,務使作品的整體展出更為完善」。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回覆查詢時亦承認,同學準備作品期間,老師曾就視覺傳意方面提供參考意見,希望同學的作品能「更清楚準確地表達相關內容」,又重申活動讓學生發揮創意,以多種不同設計媒體和形式向公眾解釋《基本法》。

對於校方和政府的回應,該同學回應指不同意修改出於「視覺傳意」考慮,認為是一種審查。

熟悉文化政策與媒體研究的香港大學社會學講師歐陽檉,形容是次展覽多件作品「欠缺生氣」,他知道創作自由受干預後,表示「原來不是學生們的經驗和能力問題,而是政權政治宣傳導致的後果。」部分同學展出超過一項作品,他批評做法是「有系統地放大了某些意見、某些聲音,消減了另外一些『不中聽』的,令大家人心更加不服。」

身為老師,歐陽檉對於學生被置於這種十字路口感到可憐,「如果是職業設計師,他們有能力權衡得失。最終決定去接些這 job,都是『心甘命抵』。但把年青學生推去這些不由自主的位置,實在有點『冇陰功』。」他又感嘆,現今政府明目張膽地進行意識形態灌輸,認為如果政府文宣與市民所感大相逕庭,「官民之間的鴻溝,只會越來越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