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人都有收集癮 藝術人收集甚麼

2016/6/7 — 13:48

早前到過在牛棚藝術村的1a Space,那裡正舉行「偽.集藝 」(Pseudo Collection)展覽(展期至7月22日),展示了陳一云、楊德銘、黎健強、謝明莊、陳復、林東鵬、劉清平、梁展峰等不同方面的藝術人,從本地藝術家、設計師、攝影師、策展人、藝術教育工作者、策展人,到藝術行政人的收集物。

其實就好像展覽簡介文字中所言,人人都有某些收集的習慣或行為(除了錢以外),可能是限量版紀念品、單張、收票,但又不一定是專業地收藏,未必會去分類、復修、儲藏及研究,只是很隨心地將一些自己喜歡或生活需要而留下來的東西。

廣告

筆者認識一個藝術家總會買很多畫筆,家中及工作室也有很多,找了很多地方「插」起來,但他其實並不會全部都使用,也有另一個畫家,他有收集紙的喜好,不只是畫紙,每找到一些特別材料、質地、顏色等的紙,都會收在家中,疊起來像是一堆堆小山丘,還有的藝術人收集玻璃瓶、布、拍賣行圖輯、地圖集、粵曲CD、墨水筆等。但筆者問他們是不是藏家時,他們又不會以此自居,總是說只是自己喜歡而已,在家、工作室或辦公室中的檯面、櫃子,或一小個空間,將收集物堆起來,得閒就隨便拿起來看看,和一般人一樣,他們會說:「幾特別呀」、「或者有用呢」、「很有紀念意義」等等。

廣告

但筆者有時會想,不覺得他們是無意識的將東西儲起來,也不是因為肚餓了或怕肚餓,所以要買多些食物儲存在家中,總是覺得他們是有某一些理由才收集的,可能是喜好,可能是和其創作有關,不可能完全沒有意義的,也不可能因為有心理病,要靠收集東西,來填塞空虛的心理。

在這次展覽中,一入去便看到陳一云的光、黎健強的前言、楊德銘的警告信、謝明莊的天星小輪的八米厘照片、林東鵬的櫃子、劉清平的唱片及書、梁展峰的徐冰方塊字書法練習簿及教案等等。如果是要將他們的收集物,再衍生成一件作品的話,或者筆者不是想看最後是一件如何的作品,反而是他們收集的原因及故事,好像陳一云的燈光、楊德銘的失敗的信件、黎健強的前言等等,都令人想到他們收集並不只是因為創作的需要,而是收集及收集物是和某些社會現象、文化問題有細微的關係。

筆者最初有些怕看到只是將藝術人的收集物展示出來,告訴大家原來他們都會收集東西,和一般人一樣,藝術人從來就是平常人,他們不是三頭六臂,做藝術也從來也不應被神聖化,但用藝術作品或藝術行為來表演,也許是件別人不會做或未必會這樣做的事,所以會看到大衣櫃中的燈光、在不同地方亂打了很多字的信件、一篇被放大了但看不清楚的前言文字......

不過,筆者自己又頗想知道這些參展的藝術家人們的收集實際情況是如何,他們是是不是都很隨便將收集物放在家中,堆疊一起便算,還是會找個房間來儲存呢,更想知道這些收集物和他們的家人是如何的關係呢(前提是他們是和家人住在一起啦),家人會不會不時逼迫他們清理這些收集物呢,因為家人未必覺得這些東西有收集的價值。也許家人們的想法會更有趣。

而香港人最普遍會收集甚麼?除了錢以外,會不會是那些食店、購物中心等的限量版紀念品,就算大家都知道那些東西本來就是成本極低,手工也不是特別,而且是完全沒有功能,只是徒然會霸佔空間而已。大家的心靈很空虛嗎,空虛得像是生了一個黑洞,是這樣嗎,難怪調查說香港人不快樂啦,不快樂得這樣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