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性與感情:舞劇《中華英雄》給漫畫一個終極結局

2016/11/16 — 12:18

編按:大型武俠舞劇《中華英雄》,由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導演及編舞,漫畫原著作者馬榮成親任藝術指導,並邀得文化評論人洛楓創作文本,以及首次聯同沙畫大師海潮將沙動畫呈現舞台。連載超過20年的經典港漫,一百四十四回的情義血淚突破平面連環圖,以舞會武,且看手中無劍心有劍的境界,如何透過舞台彰顯昇華。

如何改編「漫畫」成為「舞劇」?一直是許多漫畫讀者和舞迷好奇的事情!事實上,合共137期漫畫從「亡魂船」開始,浩浩蕩蕩的有黑龍會的追殺與復仇、美國唐人街「中華樓」的迎抗外敵、羅修門奪權詭計及青兒與火四郎的愛情、華英雄「天煞孤星」的命格揭露、東洋武士無敵的挑戰與殺戮、地獄門門主的爭奪過程、火鳥島的恩怨情仇、華劍雄斷臂與娶妻的際遇、瓊天/ 華文英身世真相及其三角愛情等等,千絲萬縷織在一起,帶出華英雄、鬼僕、生奴、劍聖、黑龍司令、元武、羅漢、無敵、金三絕、火四郎、命煞、天羅神老、華劍雄、無情、赤練鷹王與赤燄父子、紫衣、踏雪、余不為、司徒無量與司徒莫問等各式人物——這樣的陣容與情節支線,即使是電影也是無法容納的,更何況是祗有一個半小時的舞蹈呈現?!於是編舞楊雲濤決定將主題定在「人性與感情」,在這個基調下,香港舞蹈團的舞劇《中華英雄》分成上下兩場,上半場是華英雄決戰無敵,體現「天下第一」與親情的衝突,下半場是華英雄父女陣上對壘和相認,爆發公義親情兩難全的局面……

上場:天下第一與親情的衝突

廣告

開場的景觀是石礦場,月黑風高,遍地黃沙,華英雄經歷家散人亡的慘痛創傷,同時洞悉自己是「天煞孤星」的宿命後,便遵從劍聖的遺訓,收斂衝動激烈的性情,不再沾染江湖血腥,隱姓埋名於石礦場,日間當苦力維生,晚上潛修武功,逐漸創出絕世劍法「中華傲訣」。十五年後,到處尋找英雄的鬼僕終於來到石礦場,主僕二人惺惺相惜,靈犀互通;鬼僕告知英雄的兒子劍雄仍然生存的消息,但英雄礙於命格牽制,拒絕跟兒子相認;劍雄親來尋父,由起初的失望、失落,慢慢轉入明白和諒解,父子二人喜悅重逢!另一方面,東瀛劍客無敵為了成就天下第一的功夫與功業,不惜背棄妻兒、拋家遠走,後得知華英雄重出江湖,便下書挑戰!這個時候,妻子桃子病逝,兒子無情帶著亡母骨灰和遺物,千里尋父,卻遭無敵叱喝趕走,為了達到武功最高的境界,無敵必須斷情棄義!

華英雄與無敵決戰之日,日月無光、地動山搖,英雄以赤劍使出「中華傲訣」對戰無敵的「用心斬」凌厲招式。無情與劍雄趕到現場,無情力勸父親罷手不果,祗好以胡琴彈出母親臨終的樂曲,並將骨灰連同銅鈴灑於空中;無敵驟然聽到琴音,頭痛欲裂,深感仍有親情牽掛而未達無敵境界,遽然痛下殺手殺害親兒,同時將華英雄打落懸崖!劍雄目睹這樣喪盡天良的情景,激發義憤,執起匕首衝向無敵……此刻,無敵終於成為天下第一,卻頓感極度的空虛孤單,情志昏亂之間誤將劍雄當作自己的兒子無情,擁入懷中而被匕首刺殺身亡,留下劍雄一人獨對漫天風雨……

廣告

下場:情義、公義兩難全的局面

開場時風沙變天、地獄門妖氣瀰漫,正邪兩邊對壘,如箭在弦,華英雄陣上赫然發現要將自己置之死地的竟然是親生女兒華文英,剎那晴天霹靂……其實被打落山崖的華英雄沒有遭難,但為了避免命格刑剋兒子劍雄而隱藏行蹤,浪遊天涯尋找跟劍雄同胞雙生的女兒華文英下落。至於華文英,自小被地獄門元老收養,改名瓊天,被教之以邪門武功和灌輸地位權勢的思想,對親情從未接觸的她祗崇尚權力和支配他人的妄念,加上她天性執拗、處事偏邪,修煉「魚姬邪神」武功,全身魔氣透體,原本柔美清純的個性逐漸剝落腐化,無父、無家的成長歷程使她天涯飄零,為了求生必須自我保護同時滅絕危險的障礙,並以兩面三刀的手段奪得地獄門的門主之位。她意圖統一天下、建立雄圖霸業,不惜殺掉撫養她長大卻不斷操控她的地獄門元老,繼而殲滅武林各大門派……瓊天的魔性日深、貽害武林日重,祗有華英雄的「天煞孤星」力量才能殲滅她和剋制這種魔性;而對瓊天來說,華英雄從來未盡父親責任,生下她卻祗留給她無盡人間苦痛,「殺父」成為她報復的藉口,同時又是除掉勁敵、稱霸天下的目標!

是女兒也是魔女、是親人也是敵人,華英雄陣上被瓊天一刀刺入肩膀,心頭絞痛,潸然淚下,情義與公義不能兩全,華英雄會做出怎樣的選擇?而從小到大一無所有的華文英,目睹父親成就英雄事業、弟弟劍雄長大成材,心頭縈繞妒恨,她會如何面對這樣殘酷命運的對待?

是的,「華文英的結局」一直懸而未決!當年漫畫主筆馬榮成因合約屆滿而離開玉郎集團,《中華英雄》的故事由他人代理,我們的舞劇截於137期也是為了保留屬於馬榮成原有而完整故事脈絡;馬榮成曾經說過,在他的構思裏,讓華英雄為武林除害而殺掉女兒是太過輕而易舉的安排,欠缺強烈的衝擊力,另一方面,讓華文英「改邪歸正」卻需要長篇篇幅的鋪展和敘述才能顯出說服力,在舞劇的藝術呈現上,都是不可能的!苦思一年,楊雲濤定出了兩個結局的可能,這幾個月來日夜在排練室跟舞者拳來腳往上天下地的試煉動作、空間走位與角色的內外情感變化,心中已經有了定案,欲知結局如何了斷,12月25-27日文化中心大劇院自有分曉!

25-27.11.2016 (五Fri - 日Sun) 晚上7:45pm
26-27.11.2016 (六Sat - 日Sun) 下午3:00pm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Hong Kong Cultural Centre Grand theat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