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權藝術獎2015 首獎得主謝至德:人權由生存權開始

2015/12/19 — 13:57

謝至德《3D Jobs》

謝至德《3D Jobs》

有人說,人權是「食飯權」;亦有人說,人權是「普選權」。一個詞語,各人有各自的演繹。本地攝影師謝至德剛剛憑著一輯關懷居港南亞裔人士的作品,獲得「人權藝術獎」首獎。從一眾雨傘運動相關的平面創作中,少數族裔的議題得以脫穎而出。對於獲獎,他也直言是「好彩」,通過攝影他想說的其實是「人權由生存權開始」。

「本身都沒有計劃要參加的,可能是上帝的意思。」成長於基督教學校的謝至德,沒有宗教信仰,但相信世界有神。回想當日報名參加「人權藝術獎」,他形容事情猶如神意。比賽截止前一天,他剛巧在太太打理的茶館見到宣傳海報,腦袋一轉想起去年做過的作品之中,關懷香港南亞裔人士學習中文困難的作品 —「3D Jobs」,可能是扣題之作,便以此報名參賽。作品最終獲獎,他直言結果意外,「是好彩,也是幸運」。

回想當主辦單位公佈入圍名單之時,謝至德發現好些作品都跟雨傘運動相關,直言「那麼多出色的雨傘作品,以為應該沒有機會了,有時好多事情都是『時勢造英雄』嘛。」他有為雨傘運動留影,卻從沒想過要以這些作品參賽,「雨傘運動都有好多媒體報道,或者有好多渠道可以去講這些事情,但少數族裔學中文的情況,以藝術為他們發聲是沒甚麼渠道的。」

廣告

人權藝術獎 2015 亞軍作品
謝明莊的作品《City Series II: The Road》

人權藝術獎 2015 亞軍作品
謝明莊的作品《City Series II: The Road》

廣告

謝至德與樂施會的合作,拍攝「3D Jobs」系列,為少數族裔提供攝影課程,親身接觸南亞裔人士在香港面對的困境。就像今次得獎作品,三人肖像正是反映居港的少數族裔由於中文能力較弱,無法融入社會主流,只能從事簡稱「3D」(即骯髒、危險、低下 (Dirty, Dangerous and Demeaning))的工作,謝至德形容他們的狀況正是「連基本生存的權利都受到剝削,就像有個巴基斯坦人乘地鐵坐著,如果你有選擇,你不會坐在他旁邊。」

雖然如此,謝至德強調,社會普遍的歧視心態,不是個人的錯,而是教育使然,「我們是這樣被教出來的。要抹走這些行為,心中必定要有慈悲,要身同感受,才能消除這些歧視心態。」南亞裔人士即使表達意見,香港社會都未必有人認同。作為本地藝術家,謝至德覺得自己應該用藝術為他們發聲。

以一個觀者的眼光,審視南亞裔面對的困難,謝至德認為,藝術家首先要摒棄「拯救人」的心態。拯救,在他眼中,總是帶著某種價值觀,加諸於其他人身上。就像今次「3D Jobs」的作品,從製作到參賽再到獲獎,他從沒期待這輯相片能夠做到「提出關注」、「幫助弱勢」,而是純粹希望啟發其他少數族裔人士,思考保留自身文化傳統之餘,他們還要怎樣面對投身社會的現實議題,從而牽動社會改變。「人權是基於三點:自由、平等、愛。」

除了少數族裔外,謝志德也談到創作人的「生存」問題。他坦言過去曾免費為非牟利機構服務,「種下了好多壞種子」,後來發現太多人對藝術家抱有「攞著數」的心態,只會造成惡性循環,「藝術家都要開飯,需要大家尊重他們的人權與生存」。

過去一年,謝至德更感悟要改變香港人對大陸人的歧視心態。他直言,以前曾取笑部分大陸人的行為,但現在會覺得「歧視是解決不到問題的,只會將自己居住的地方變得更加差」。他相信,當動機建立於一個惡念頭,無論目標有多高尚,最終也只會導向壞結果。中港矛盾激烈的時代下,他提出善待大陸人的論調,也自覺「好困難」,「尤其在今日一個四分五裂的社會講出來,大家會說你是痴線的,但不代表我不應該做。」

年過四十的謝至德感嘆世界殘酷,事情並不是表面看起來黑白是非那樣簡單,「只是可能好多年輕人都不知道」。從去年佔領行動,到近日立法會縱火、放屎等行動,他認為回溯歷史就會發現,製造社會輿論的方式千篇一律,而且是大家都無法抽身的「共業」。即使他同意人類文明從來沒怎樣進步,互相摧毀的情況一直持續,但對於世界的悲觀還是有一點保留,「或者我們來到地球,就是要將這些經驗帶回去,叫神可以創造出完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