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仁妻》才子才女之謎

2019/2/14 — 12:26

《仁妻》

《仁妻》

2019 年美國第九十一屆奧斯卡金像獎,將於二月廿四日揭曉頒發。獲提名主要獎項的影片,早有多部在香港公映了,其他當會陸續推出。本周開映的《仁妻 (Wife) 》,女主角格蓮高絲 (Glenn Close) 甚獲好評,已被美國的金球獎、電影演員公會獎、影評人選擇獎等選為影后,能否也贏得奧斯卡影后獎呢?

《仁妻》是名副其實的文藝片,描述一個美國男作家,臨老榮獲諾貝爾文學獎,與妻子同赴瑞典斯德哥爾摩領獎。本來名成利就很美滿,但這對老夫老妻在旅程中「樂極生悲」,發生不少波折,還引起誰是真正作家之謎,甚至釀成致命的結局。

格蓮高絲在片中看來是典型的賢妻良母,數十年盡心盡力相夫教子,尤其為丈夫不惜一切全情奉獻。丈夫是風流才子,拈花惹草,老了仍貪慕少艾,自然常令賢妻煩惱。最大問題是妻子其實文才更高,為了成全丈夫,甘做「背後的女人」,讓他出盡風頭,她長期深感矛盾、痛苦。

廣告

此片改編美國女作家的小說,以虛構故事刻劃文壇的複雜,特別道出女性之苦。主戲的領獎旅程是 1992 年,而穿插着男女主角在五十年代少壯時期的回憶──文藝少女與大學才子導師發生師生戀,特別顯出當年出版界重男輕女,才女不易出頭,因此女主角退居幕後,幫丈夫成為名作家,然而那些名作是否真正出自他的手筆呢?

格蓮高絲演老妻,莊納頓派利斯 (Jonathan Pryce) 演老夫,都很出色。實際上,演他倆青年時期的兩位也很重要,甚至更似才子佳人,男的 Harry Lloyd 英俊風趣,女的 Annie Starke 秀麗溫純,比格蓮高絲惹人好感。我認為格蓮高絲已得的金球等獎,應與她分享才公平,假使贏得奧斯卡影后獎, Annie Starke 也應有份,如果沒有後者,「仁妻」的形象就會大打折扣。

廣告

另一重要角色,是基斯坦史拉特 (Christian Slater) 飾演專寫名人傳記的八卦作者,追隨男女主角到瑞典領獎,千方百計刺探秘密,懷疑「仁妻」才是真正作家。他也演得很好。

這部美國片由瑞典的彼央倫耶 (Björn Runge) 執導,大概因為他熟悉主辦諾貝爾獎的瑞典吧?導演手法則普通,勝在讓演員們各有充份發揮機會。

我對此片的觀感,主要就是演技可觀,並且適合「女性平反」的潮流,並非 MeToo 那種揭發性侵犯,而是描述女子忍辱負重,遷就和造就丈夫成功,讓男人佔有她應得的榮譽。劇情本身就有刻意炮製之嫌,不大合我的口味。

當然,重男輕女的情況在舊時代很普遍。世界著名的波蘭裔法國物理學家居里夫人, 1903 年與丈夫及另一男學者同獲諾貝爾物理學獎,其實她的成就比丈夫重要,但諾獎委員會最初認為女人沒有資格,由於她丈夫和一些委員打抱不平,居里夫人才可分享,成為首位得諾獎的女性。到了 1911 年,她再獲諾貝爾獎,這次是化學獎。

此外,添布頓幾年前導演《大眼睛奇緣》,拍攝五六十年代美國真事,一個男畫家常畫大眼睛女孩,揚名吃香,其實是他太太的畫作,後來太太打官司控告他。《仁妻》的故事與該片有些相近,不過結局完全不同。

我想到的是,五十年代西方而至東方的文壇,著名女作家很多,才女甚至比才子吃香,單以出版界來說不算重男輕女,《仁妻》形容的情況不大真實。到了九十年代,才女更不必自我隱瞞,因此我不大同情格蓮哥絲的角色,比較喜歡演她少女時期的一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