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人看粵劇

2017/9/27 — 15:34

紀念唐滌生百歲冥壽《帝女花》
(小瓦舍提供,攝:Hiuman Lam)

紀念唐滌生百歲冥壽《帝女花》
(小瓦舍提供,攝:Hiuman Lam)

【文:刻舟】

任白在前,成立才幾個月的「小瓦舍」演出唐滌生最著名的作品《帝女花》注定是以吃力討好觀眾的。

老實說,《帝女花》名字雖響,但這次在中大邵逸夫堂的演出是我唯一一次完整地看完整齣戲的機會。在我這個年齡層,所住的新市鎮連盂蘭神功也找不到的,粵劇這種表演模式已被視是活化石。而我們的「本土」所摷出的文化符號,粵語流行曲、港產片等,都是來自屬於粵劇式微,普及文化成為美日流行文化轉化為在地表現的八九十年代,那也是很大程度上,文化自信的受益於經濟自信起飛的黃金年代。可能那個時代分隔開了兩代香港人:對粵劇還有印象的,和把粵劇視為他者文化的人。後者對粵劇之印象,可能只有《香夭》入面那一兩句,而且是流傳最廣的任白錄音版本。對他們來說,這唱腔,甚至是那語言,已不屬於他。

廣告

可是我必須要寫下我的觀影感受,那是三百八十年前的中原,成於半個世紀前的劇本。作為一個讀番書為生的香港人,竟然能從中直接地感受到周世顯和長平公主的矛盾。這令我又喜又驚。

這經典劇目的內容和美學是分不開的,喜的是時間並没有阻隔我欣賞粵劇美學,驚的是原來我們並不是離漢人皇朝的忠義思想很遠。我們要先避免立即逃到落後、戇居、奴性之類的批評,而要先應清楚這是怎樣的情感。因為作品的觸動是最直接的,那些感情一定是先藏在心裏,直接被牽動。

廣告

紀念唐滌生百歲冥壽《帝女花》
(小瓦舍提供,攝:Hiuman Lam)

紀念唐滌生百歲冥壽《帝女花》
(小瓦舍提供,攝:Hiuman Lam)

戲的張力在周世顯駙馬和長平公主的身上。周有幾個身分,或者說是倫理上的座標。他是崇禎的臣子,同時是崇禎駙馬,長平的丈夫,還有就是,他是個讀書人。讀書人不能打仗,不能挽皇朝於既倒,他的悲劇是倫理定義了的命運。那是山河破碎的時代背景,戰爭可能會令人聯想到貧窮、饑餓、血腥,但對於讀書人來說,那是一刀刀如割在心的痛。或者我的比喻不當,用今日平淡又滲了西方文化的現代中文字是不能準確言傳他們的痛苦和重量。但是「香劫」一幕,眾人爭相自縊,世顯長平力求殉國,皇宮中人在國破之時要生要死的,才是表現得到那種悲愴,絕不誇張。家天下是漢人的天朝觀,士以臣助君主為業,這獨特的忠義觀把讀書人將自己的命運和君主連結一起,家人血緣之愛移情到君主之上,自己的性命就是一朝天下,是等同的。如此愛天下就如同愛家人,所有的愛也是人倫的愛。只有自殺才能完成這不能達到的愛。這是漢人淒美浪漫的命運。

是以,帝女花不求苟活,但要做的,不是行刺,不是復仇,讀書人終究無力挽救朝代,但他們要的是身後名。駙馬公主必須飲砒霜,才能面對已失去的天下,面對得以厚葬的前朝國君,臣下百姓,和自己。

我害怕的是,如我的朋友所說,這雖然,但多父權,多落後!我竟然在曲詞之中欣賞到這三個世紀前的美學,字字都刻在心上,可見我還被中文文字裏的思想所困。可那是粵劇的經典,文化的瑰寶,在年輕一代眼中,這表示到今日已經停止演化了。 或者有没有人為這表演模式注入新思想,寫一個重人的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