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畫說的山語 黃進曦

2015/2/16 — 10:04

不久之前到過位於中環 PMQ 的書店 Open Quote,去看本地年輕藝術家黃進曦 (Stephen Wong) 的個展「山語」 (The Mountain Speaks)(展期至 3 月 3 日)。雖說是展覽,但誠然是配合他剛出版的新書《山語》而舉行,這書其實可說是他這幾年到郊外寫生作品系列的結集,還有草圖及文字分享。

展覽中的十多二十幅作品,大部分都是較細的作品,再加上他之前在畫廊舉行的展覽中展示的作品,會令人真的佩服他到郊外寫生的恆心,同時也能到這創作方向或內容愈來愈成為黃進曦的特色,或者是這方向最能體現到畫家的思想及性格。

廣告

一直以來,筆者都喜歡黃進曦作品中人的痕跡,山中的行人徑,山前的馬路,山中的小屋,山中的行山者,海邊的碼頭等等,或者是自己潛意識中,就算是嚮往自然,都希望留下一丁點人煙,只怪自己是個城市人,再想親親大自然,或者只是想 refresh 一下而已,並非真的走到荒山野嶺做野人。所以在這次展覽中,筆者最喜歡的一幅,是他在火炭工作室窗外的雨中山景,那應算是大帽山吧。

在黃進曦過去幾年的個展「視乎距離」 (2011)、「保留的迷失」 (2012)、「退步自然」 (2014),愈來愈讓筆者感到,他的風景寫生畫不只是寫生畫而已,不是純粹畫他眼前景物,因為他不是做考察,不是要記錄香港郊外的變遷,這些交給其他專家做好了。翻看筆者以前曾寫的「退步自然」文中:「要自己本身對人和自然的關係有一種想法,再希望透過自己的行為,以及創作來表達──他是享受戶外大自然的環境中寫生,因為人本身是自然的一部分,但人奈何 太習慣生活於人為創造的社會系統及環境中,所以沒有機會享受自然,也不懂得要如何處人和自然的關係......戶外寫生在某程度也是視為修行,當然不是所有寫生的人都會有種心靈或精神上的過程,不知道那些到大東山或其他郊外地露宿或遊玩的人是抱著一種心情,算吧, 筆者認為你到了郊外沒有亂拋垃圾及隨處污染,已是對自然環境的一大造福了,怎會想到你會將郊遊視之為一種修行,會養行習慣已是萬幸了......」今天再看來,以修用來說他這種寫生風格來表達對人和自然關係的習慣,自己也覺得都很對。

廣告

看到作品中的大帽山、大東山、城門水塘及其他地方,也令筆者想到,香港其實有幾多座山呢?太平山、獅子山、大帽山、馬鞍山、鳳凰山、九肚山、畢架山、青山、馬騮山......,而大嶼山好像應該是個島吧,愈數愈多山,真的是好像我們自小被教育:香港山多平地少。

另外,如果你買了他的新書,將包裹著書面的紙打開,就會發現是他其中一幅作品,雖然不是原裝真畫,但將宅貼在牆上或窗前,或者也會幻想畫家走近自然的心思吧。既然生長及生活在山多平地少的香港,大家就當借黃進曦的作品來學山語好了。

最後,雖然今次不是在畫廊中舉行的展覽,但筆者以前也曾想過,或者畫廊未必是他的作品的最好展示地方,未能發揮出那股藝術家走出城市,退入自然的一種藝術修行感,或者是空間問題,或者是氛圍問題,如果只令人知道他會寫生,是未能說明好他這些年持之以行的藝術行為,這樣的話,是對藝術家的一種虧欠。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