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藝術消解槍響 今日南北無戰事

2016/7/26 — 12:15

南北韓的非軍事區(DMZ)示意圖。

南北韓的非軍事區(DMZ)示意圖。

【文:楊爾寧】

1953年,南北韓在板門店簽署了休戰協定、畫下軍事分界線並各自後退2公里做為非軍事區(Demilitarized Zone,簡稱DMZ)。而南韓在美軍的建議下,以設置軍事設施及安全理由,自DMZ界限以南5至20公里處劃下民間人出入統制線(民統線Civilian Controlled Line,簡稱CCL),限制一般民眾進入。如今在歸農政策、推廣DMZ觀光及民間請願等因素的影響下,民統線的範圍逐漸往北縮減,一般民眾也只需要經過簡單的身分檢查就能自由通行。1990年代以來,民統線內的居民得以在免稅補助政策下務農,此處的經濟活動亦以稻作、養蜂等農業生產為主。在各種鼓勵投資的政策下,臨近非軍事區的波州市也發展出結合圖書出版、電影創作、印刷物流的波州出版都市,並協同各界藝術家、製作人、建築師擴展建成「Heyri文化藝術村」,邀請各界創作人士前來駐村,自由建出各自的夢想家。限制範圍內蓬勃發展的自然生態,以及異於都會日常的特殊景觀,毫不意外地吸引了藝術家們的目光,令藝術創作在間歇的槍響聲下逐漸萌芽。

漣江畫廊外觀及展覽現場。(提供/韓盛弼)

漣江畫廊外觀及展覽現場。(提供/韓盛弼)

廣告

漣川郡安保展示館(National Intelligence Service Hall),漣江畫廊前身。(提供/韓盛弼)

漣川郡安保展示館(National Intelligence Service Hall),漣江畫廊前身。(提供/韓盛弼)

廣告

臨近國家軍事前線的民統線內,不時能夠聽到來自北韓的心理戰廣播,以及來自南韓及美軍射擊練習場的槍響,但四處綻放的藝術活動,則為限制區域內的緊張氣氛提供了幾分慰藉。自1999年起舉辦的民統線藝術祭(DMZ Art Festival),初期以青年學子與服役軍人為對象,舉辦各種文藝表演與體驗行程。近期更擴大舉辦DMZ民統線國際裝置藝術展(DMZ International Art Festival: Invited Artists's Works),每年定期邀請包含北韓在內的各國藝術家參與創作展出。京畿道也沿著非軍事區鐵線設置長約2公里的非軍事區生態美術博物館(DMZ ECO Museum),徵集藝術家的創作,妝點充滿肅殺氣氛的鐵絲網。京畿道文化財團借鑑曾經國土分裂、日後卻後悔讓休戰時期建築及景觀消失的德國,致力於維護民統線內特殊景觀及建築,並結合藝文界共同維護如大成洞村莊等保有1970至80年代傳統建築的村落,邀請藝術家前來駐地創作。而2012年起主辦的「Real DMZ Project」,則是以研究非軍事區及邊境地區為基礎,所進行的當代藝術計畫。該計畫以江原道鐵原郡的非軍事區為中心,就非軍事區的現況及歷史所產生的問題意識,考察真正「非武裝」的意義,並持續進行針對該地區的政治、社會、文化事件進行藝術創作、展示、論壇及地域研究,構築一個可分享及討論的平台。

韓盛弼在波州市的民統線鐵絲網上設置《Faction》(2015)裝置作品現場。(提供/韓盛弼)

韓盛弼在波州市的民統線鐵絲網上設置《Faction》(2015)裝置作品現場。(提供/韓盛弼)

位於江原道楊口郡的朴壽根美術館,則稱得上是民統線內首間藝文單位之一。朴壽根(1914-1965)擅長敘述人性善良和純真的景象,透過單純形態與線條描繪對象本質,以西洋畫技法繪出平民的樸素生活。該美術館便是以畫家故居為址所建立,除藏品展覽外,更定期舉辦教育活動及創作工作坊,讓藝術更貼近民眾生活。

漣江畫廊外觀及展覽現場。(提供/韓盛弼)

漣江畫廊外觀及展覽現場。(提供/韓盛弼)

今年6月中旬,在南韓京畿道最北端的漣川郡內,以往做為政治宣傳及安全教育的安保展示館建築,搖身一變成為民統線內第一間藝廊「漣江畫廊」(Yeongang Gallery),並邀請攝影藝術家韓盛弼(Han Sungpil)構築開幕展「INNOCENCE」,展出藝術家在漣川郡內循著春泥芬香所尋獲的桃源絕景,以及踏著凍土拜訪不為人知的龍巖密境,一一收藏天真爛漫的自然景觀。並延續「立面計畫」(Façade Project),於昔日安保展示館建築外架起立面帆布,象徵以有意義的藝術人文,消弭政府的無意義國境私慾;以680扇百葉門立起「和平之門」的碩大牆面,道出兩國人民急盼自由來往軍事分界線兩端,卻被層層鐵絲網阻隔的百般無奈,亦在開幕時邀請16國大使館在此寫下對朝鮮半島的和平祈願。藝術家韓盛弼長期關注國族主義及意念分歧的現場,也曾在波州市的民統線鐵絲網上設置《Faction》(2015)裝置作品,於大型輸出布幕印上位於南楊州綜合影城內的板門店共同警戒區電影佈景,以時空錯置的方式,討論朝鮮半島的政府與人民必須共同面對的未來。

漣江畫廊外觀及展覽現場。(提供/韓盛弼)

漣江畫廊外觀及展覽現場。(提供/韓盛弼)

(原文刊於《今藝術》 7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