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藝術清洗污名化職業 港攝影師謝至德策展探索在職貧窮

2017/1/5 — 18:26

攝影師謝至德

攝影師謝至德

近日行惠康,你有否發現有何改變?

不是甚麼新奇貨色,而是多了幾張櫈,收銀員的櫈,本來就應該有的櫈。平日行惠康,或者大家都沒有注意,為你服務的收銀員,整天都是站著。曾經化身保安員體驗生活的藝術家程展緯,近日發起「爭櫈仔」行動,為惠康、屈臣氏和萬寧的零售業前線員工爭取座椅。

改變雖然微小,但足以反映我們對勞動缺乏尊重。工作時間長達十小時的打工仔,為何不值得一張支撐身軀的椅子?

廣告

攝影藝術家謝至德認為一切源於心態,致使職場出現種種剝削,甚至形成結構性的在職貧窮問題。一年前,他邀請程展緯等十個藝術單位,就《勞力是...》進行創作,並將於下周舉行反思「窮得只剩份工」的展覽。

* * *

廣告

「唔讀書,大個就掃地啦你。」攝影藝術家謝至德,小時候聽長輩如是說。

清潔工明明是服務社會的一員,卻往往沒有獲得服務享用者的尊重。誰說掃地的,一定低學歷的失敗者?所謂「職業無分貴賤」,何以說了那麼多年,仍然無法植根人心?

李紹忠作品《安全網的漏洞》
(圖片來源:樂施會 facebook)

李紹忠作品《安全網的漏洞》
(圖片來源:樂施會 facebook)

「簡單來說,是大眾傳媒過份單一。」謝至德認為,傳媒吹捧部分行業,律師、醫生總是光鮮亮麗,而清潔、保安則描寫成醜角。久而久之,大眾腦中形成負面印象,涼薄的態度隨之出現。

個人尚且如是,社會主流意見凝聚,更成為一種結構壓力,叫部分行業的打工仔,不但待遇被剝削,更得不到其他市民的尊重。

* * *

推動扶貧工作的樂施會,去年計劃舉行關注在職貧窮的展覽,並邀請謝至德策展。基層出身的謝至德,雖未至於身陷貧窮,但時有目睹令人心酸的景像。他難忘乘搭地鐵時,那些長者背著大包小包做速遞。

侯紹政的作品《速遞服務員的歲月生涯》
(圖片來源:樂施會 facebook)

侯紹政的作品《速遞服務員的歲月生涯》
(圖片來源:樂施會 facebook)

「他們明明應該是安享晚年,身體也難以負擔如此粗重的工作。我後來才發現,長者有兩蚊乘車優惠,吸引公司聘請他們。社會原本用來回饋長者的優惠,竟也成為被剝削的誘因。」

老者負重的影像,映入謝至德的眼中,叫他不禁連聲喊出「慘」字。然而,他覺得更大的問題在於,被剝削的人不自覺受到不公平對待。他以清潔工為例,清潔工本身也認為自己「好污糟」,輕拍他們的肩頭,也會叫令對方不好意思。

「社會將清潔工等人塑造成失敗者的形象,使活在失敗之中的他們,不自覺受到剝削。對於不公待遇,他們亦習慣了逆來順受。」

* * *

身為策展人,謝至德邀請十個藝術單位合作,嘗試以藝術切入在職貧窮的議題。他一方面邀請曾以職場剝削為題的藝術家參與,例如:程展緯和余在思等,參與其中;另一方面亦特意安排考察活動,讓不諳議題的藝術家,可以深入了解再進行創作。

謝至德邀請曾化身保安員親身經歷污名化職業辛酸的藝術家程展緯,陳示其名作《給保安員椅子運動》。他又特別提到 Miss Fat 的作品,色彩豐富的水靴,與清潔工「黑白灰」的刻板形象迥異。歡樂的噴水池裡,置入一個不斷打掃的裝置,形成強烈的對比。他認為,展覽正是要呈現這些職業的其他面貌,亦是要以不同藝術媒介切入議題,叫觀眾從多角度反思自身。

Miss Fat 的作品《清潔工主題樂園》
(圖片來源:樂施會 facebook)

Miss Fat 的作品《清潔工主題樂園》
(圖片來源:樂施會 facebook)

在職貧窮的話題不是新事,社會各界亦曾以不同方法發聲。政策倡導做過了,示威遊行也去過了,謝至德認為成效不彰,需要其他方法應對,而藝術正是他心中的信念。

「憤怒開始的行動,一定會以憤怒收場。」謝至德坦言,不期望一場展覽能夠迫使政府立即推出關注措施,但認為藝術品就如一顆種子,播種於每一個觀眾心裡,他朝有日總會發芽成長。

展覽場地將備有心意卡,鼓勵觀眾帶回去送給清潔工、保安員和速遞員,「希望大家由身邊開始,懷著同理心,叫不同行業的人都獲得尊重,遇到不公對待時,才有力量站出來。」

--

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

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
(圖片來源:樂施會 facebook)

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
(圖片來源:樂施會 facebook)

日期:2017 年 1 月 10 至 23 日
時間:11:00-21:00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1 及 L0 藝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