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記憶」為起點 亞洲編舞同台較技

2015/1/7 — 17:13

編舞及舞者 Soo-Hyun Hwan 作品’’Flatland’’

編舞及舞者 Soo-Hyun Hwan 作品’’Flatland’’

走進工廈小劇場,在簡約的舞台下,欣賞來自本港,以及日韓編舞的多個作品,這項文化交流由台灣世紀當代舞蹈團發起,旨在促進亞洲區舞蹈文化交流,擴闊藝術視角,計劃以「RAM」為起點,亦即「暫存記憶體」,主題是「啟動記憶,驅動未來」,先後在韓國及台灣舉行,香港部分由四度工作室主辦,並由旅藝團協辦,繼香港站後,團隊將前往日本繼續交流。

一連兩晚節目在位於觀塘工業大廈的派劇場上演,合共三場演出以「拼盤式」組成,「菜式」包括一個日本、一個南韓,以及四個本港舞蹈作品,每場演出都有四場舞蹈,觀眾視乎喜好揀選心水節目,筆者觀看了多個本港和韓國作品。

交流計劃題旨為「啟動記憶,驅動未來」,不同背景的藝術家均以此為創作起點,編舞及舞者毛維借物喻情,在作品《荊棘路》中,他選擇了汽球,整個獨舞前半部,舞者與汽球均是「共生」,不論如何舞動,兩者總是形影不離,汽球總是緊貼舞者身體各處,配合現場音樂,氣氛甚為輕鬆,而舞者和汽球的互動亦為純熟,可見舞者下過一番功夫。

廣告

舞者歡愉地與汽球共舞一會,頃刻舞台傳來巨響,汽球爆破了,現場氣氛隨之急轉,不但情緒趨向負面,肢體動作也更暴烈;一輪急劇衝擊之後,一切都靜止了,舞者目光凝聚遠方,並以笑聲告終...開心回憶如像汽球,以身體為載體,時刻與我們共舞,稍一散失,我們或會失落失常;傷心回憶也像汽球,我們以為全面操縱,偶一爆發,才會發現自己未能駕馭,情緒同時缺堤。

編舞及舞者李朗軒作品 ''Private 1, Private 0''

編舞及舞者李朗軒作品 ''Private 1, Private 0''

廣告

另一本地作品 ''Private 1, Private 0'',編舞及舞者李朗軒則沒有選擇以物寄情,針對自身與「記憶」的交流,處理亦較抽象,在一如像浴室佈局之中,舞者做出一組組看似重複的動作,實際上不論速率、力度都有差異,相像其實相異、相似卻不相同,編舞相信,記憶零碎散落,若要連繫接達,我們各有鑰匙,你找到了那一把嗎?

生活於不同文化脈絡下,我們對世界的認知亦大有不同,細味過本港藝術家對「記憶」的詮釋,筆者同日亦有機會品嚐韓國編舞及舞者 Soo-Hyun Hwang 以「記憶」為創作起點的作品-’’Flatland’’,舞者登場後,以粉筆在台上劃出不同空間,動作自然而平和,其時身後投影亦有「配合」:舞台台板變成紙張,切割成為各種圖案,獨立來看,部分意義似含糊未明,慢慢拼貼卻逐漸成形,組合成山、樹、仙鶴和烏龜等景象。

韓國有一名為 ''Sipjangsaeng'' 的民俗故事,內含十個象徵「長壽」的物體,包括「太陽」和「海洋」等等,承載著人們對健康、快樂的願望,而 '’Flatland’’ 的靈感亦是源自 ''Sipjangsaeng'',編舞期望透過作品反思「物體」的「意義」:「日常生活中,人類往往是意義的賦予者,然而這些意義,到底有多真實?」

整體而言,交流計劃成功連結亞洲區內編舞舞者,在同一主題「記憶」下,各人從本身文化背景中提取精華加以提煉,由肢體動作到圖像投影,以至音樂、舞台、燈光等等設計,不論演者與觀者都有機會觀摩吸收,拓闊藝術視野。


觀賞場次:2014 年 12 月 14 日 下午三時及晚上八時

 

(相片已獲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