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仲夏夜之夢》的優缺

2016/11/2 — 17:33

今年是英國莎士比亞逝世四百周年(中國湯顯祖,西班牙塞萬提斯亦同在 1616 年逝世),香港多了莎劇演出。早前我在演藝學院歌劇院看了《仲夏夜之夢》,又在新光戲院大劇場看了《莎士对比亞》,都是粵語大型舞台製作。各有「大卡士」,觀感亦各有優缺,正好相提並論。

《仲夏夜之夢》是莎劇中著名的愛情喜鬧劇,四個迷情青年男女被仙界精靈點錯相,錯摸錯配。連仙后也中招,愛上醜怪肥驢。總之神怪搞笑。

這次「神戲劇場」製作,甄詠蓓導演,黃秋生、余安安飾演公爵夫婦兼仙王仙后,亂點鴛鴦的兩男兩女是林德信、陳健豪和楊淇、韋羅莎。還有兩個重要諧角,烏龍搞錯的精靈(褟天揚),變了肥驢的戲班小丑(邱頌偉)。

廣告

甄詠蓓的處理,不是典型西方古裝,亦沒有改成現代化或中國化(不少莎劇曾變為中國古裝,亦有改為京劇、粵劇),而是有點另類,變得超現實漫畫化。莎劇照例大講對白,但甄詠蓓特別加強誇張的形體動作,同時注重瘋癲怪雞的荒謬感,成為這個版本的特色。

效果怎樣呢?坦白說,未夠好玩好笑。

廣告

形體動作方面無疑賣力,尤其是烏龍精靈不斷施展飛舞鬼馬身手,但見慣見熟,談不上新奇精采。瘋癲搞笑方面,最突出是韋羅莎扮演「醜小鴨」,苦苦追求俊男郤被嫌棄,她演得大癲大肺,搶盡鏡頭。然而「妹仔大過主人婆」,她比「美仙后」余安安和「美少女」楊淇更惹人注目,整體上就不大平衡。

曾文通的舞台/服裝/造型設計也有問題,就是醜怪多過優美。奇在兩少女與兩少男穿上同樣單性單色的戲服,完全不能顯出女性魅力,更使醜小鴨比美少女搶眼。反而男角經常脫衣露肌,賣弄男性色相。可是連「肥驢」小丑也大脫大露肉體,難免肉麻當有趣了。此外,劇情到了大團圓結局,還讓戲班漫長地扮嘢講笑,拖得不大有趣。

甄詠蓓能演能導能監製,多才多藝,她出道以來的變化,我一直留意。近年她導演之作,我認為最出色是《Equus 馬》和《阿 Q 後傳》,勝過《野豬》和《狂揪夫妻》。還有群戲《黑色星期一》生動有趣,韋羅莎和其他幾位女演員都發揮了多面喜劇感。

至於韋羅莎,我看過她扮美扮醜,扮老扮嫩,扮男扮女,扮唐扮番,是目前香港劇場最多采演員之一。

《仲夏夜之夢》演了廿多天,顯然有吸引力,可見貴價舞台劇的捧場客不少。但也要指出這次不足之處,明顯地個別突出,尚未做到各人各方面配合妥善。以甄詠蓓的條件,應可做得更好。

關於《莎士对比亞》,留待下回才談。

(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