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伙炭藝術工作室開放首天的觀察與感慨

2015/3/8 — 10:55

【文:阿三】

 

[利申:我從來沒有在火炭開設工作室(雖然很多人以為我有),今年也沒有參與開放計劃任何展覽或籌劃,不過在裡面的盡是朋友師長。]

廣告

 

一、資訊及目測
A)今年的大會 Counter 在華聯 B 座大堂,要拿地圖知道哪些工作室開放,最方便是到 Counter。最多工作室開放的大廈,仍是華聯(A-B)及華樂(A-F)。而部分會開放的工作室,並不在地圖之上!!!

廣告

B)今年沒有出版書籍,沒有作大型宣傳,地鐵沒有廣告(還只是我沒有看到?),燈柱沒有直幡。

C、(讚!)為方便觀眾游走心頭好,又令到「一幢一伙」開放的工作室讓人留意,策展人 Jeff 設計了 30 條短途路線(實際也似把同性質的組合起來,我拿到的是 28 條),如「藝術家庭」、「匠心手藝」、「東方山水」、「不是風景」、「藝術X設計」及「繪畫的兩種真實」。中、英兼有,但不是雙語印刷。

D)今年遷就Art Basel而由原來的傳統 1 月延至 3 月舉行,而其實首日有多個展覽在香港各區開幕。目測所見,人流尚算可以(當然不能與高峰期相比)。他們是伙炭常客,還是因為下周沒時間去伙炭呢?又,去伙炭與去 Basel 的觀眾群會否重疊?

 

二、動聽一點說是「後伙炭」

伙炭已死。親眼看著族群形成的朋友或一班老鬼都覺得伙炭早面目全非,我們認識的伙炭已不復再,不論在租金價格、進駐性質或開放工作室意圖與情況。若持平一點說,現在是「後伙炭」的時期。

伙炭社群,源於中大師生尋求創作空間,恰巧碰上香港工廠北移,工廈租金低廉,才慢慢形成。開放日,是同屬友好的朋友想搞點活動而構想出來。辦展覽、討論藝術家命途、香港藝術生態是基本方向,隨之而至的聯誼、重聚或彼此關顧,及晚飯對飲亦是高興之舉。無私而真誠的活動演變成為品牌,人流多了得到了資助令開放計劃變了質,進駐工作室及畫廊增加加速伙炭之進化。如今,伙炭仍是個大雜燴,卻不似以前的有機及互信。網絡龐大參與者眾,「中央屠宰」實在難免。曾有過上百工作室參與,要溝通清楚達成共識談何容易?沒參與會議討論,後卻質疑議決及做法的,年年都聽聞,最終苦了仆心仆命的工作人員。

基本條件不復再,結果在預期之內:有心有力的工作室開始淡出,甚至不願意開放工作室;租金貴得不能支持,不是搬到火炭邊陲就是到第二區。或是不想被中央屠宰,而自家小本經營同期繼續開放,不在地圖現身可免卻枝節,而識途老馬仍然摸到上門。

今年改到 Art Basel 這個墟期搞,真不知道是哪個天才的決定,骨子裡是渴求跨國商業機器的青睞,鄉下少女夢想被出巡皇帝睇中上京入宮,誰不知後宮佳麗三千,要飛上枝頭談何容易?伙炭與 Basel 根本毫無關連,在鄉下種好塊祖田有甚麼失禮?以前自給自足安安樂樂,總好過家下家嘈屋閉。Basel 在港島,人家要去了解香港藝術生態,會到柴灣、南區還是伙炭?伙炭跨三區,而南區一條隧道就到,柴灣尾呢今年還停一停 Para Site,單從地理伙炭已輸晒。

伙炭一直是個鬆散的社群,很多工作室一年都無一次聚首。曾問道進駐伙炭多年的藝術家這個那個單位是做甚麼的,十居其九都答不到我。而現在,「藝術家」的意思擴展到難以概括的地步(文化界的確很大!),工作室裡又不一定做創作。(我見到很多變成市集!)伙炭能不能等同「有水準的視覺藝術社群」或令創作人平步青雲的踏台階呢,問來似是完全不對題,甚至政治不正確。

如果,我們把伙炭現時的情況視為「多元」,那麼我們便要承認多元族群必然出現期望的迥異,做法的落差。「中央屠宰」多年來都出問題,那麼,何不回到鬆散的年代,各自為政?十個八個同性質、同聲同氣、或能坐下來溝通的單位,自家組織及策動,然後所有人在同一個日子開放,那會否辦得開心一點?如果有一堆工作室沒時間沒能力辦好自家開放,那何不乾脆縮小規模?誰說開放日一定要人頭湧湧,上百工作室一同參與,成為城中盛事?伙炭有璀燦的過去,但「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曾經畢竟只是曾經」,時移勢易,面對現實吧。

 

三、首日暴走伙炭路線

因為時間太少地方太多,很多人要求我提供建議路線,而藝術家坐工作室,倒不知道全貌。我不是權威,亦反權威,而我又不能說很熟悉設計、攝影、工藝或布藝等等等等,所以,只能繼續以自家角度分享曾經走訪的單位。首日走訪的,其實只屬「傳統」必走地點,而第二天,才去發現更多。

A)石家豪工作室@華樂C座1510(只開3月7及8日)
不能不去。石家豪去年靜養,推掉很多展覽,倒可以慢下來重新繪畫工筆。另一亮點是他多年來的展覽邀請卡紀錄,及畫具大分享。免費海報,今年仍有。

B)「有何不可?」文晶瑩藝術空間@華樂D座1741
應該是最完整最有心籌辦展覽的單位。《拋磚引玉.文晶瑩的關係藝術》展出兩組作品,「食咗我隻居?」是去年開放計劃的延續,「愛國愛港厚多士」是回應當前香港社會困局的大啖咬的好玩之作。行到攰,想坐坐,文晶瑩準備了免費麵包給大家!

C)「媽丙童房」區凱琳工作室@華聯A座1301
區凱琳是伙炭「元老」,但這個曾經租用的單位,去年才遷入。繼續繪畫歷史還是開展新一頁,實在說不清楚。工作室主要放了她去年的作品,卻多了不能忘記的年份。

D)「3X3X3」@華聯A座1302
新進駐單位。單位空盪盪,也沒甚麼特別裝修,工廈味道甚濃。三件作品,是否對應333的名稱?

E)「有人工作室」黃進曦工作室@華聯A座520
單位雖小,卻似家居。黃進曦的風景寫生,雖然曾在多個展覽展出,但重回工作間,卻有點似舊年代影樓放的裝飾相框。

F)《Hide and Seek》@禾寮坑街聯邦12H及天台
單位並不是工作室,是租約滿後業主未找到租客暫借出來的空間。所以,似一個人去留空的單位。這是展覽,概念是讓觀眾在單位內尋找隱藏的作品。空間很難使用,而作品水準不一,但黎振寧的攝影及在廚房後的「病房」都有點睇頭。地點遠離華聯華樂,可以的話去支持一下。

G)周俊輝工作室@華聯A座1023及「一流畫廠」呂振光工作室@華聯A座1521
沒甚麼特別,也沒甚麼新搞作。如果是伙炭長年觀眾,路經可入去參拜一下。

 

(有好地方介紹,請報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