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会田誠竟往中環拉屎

2015/1/28 — 18:51

擁有四隻眼睛的 Comet-chan 和她撒滿一地的糞便

擁有四隻眼睛的 Comet-chan 和她撒滿一地的糞便

西方哲學思想有所謂方法論,熱衷將事物釐定得一清二楚,當它穩站牢固基礎旋即往外拓展,針對存疑施行理性剖析,讓各式難題迎刃而解。可惜窮年累月的積聚,令諸多界定僵化為成規,反過來束縛了人類的創造和活力,結果上世紀末刮起風靡一時的後現代主義狂潮,圖謀從困局裏尋求解脫,援引 Derrida 的講法,Postmodernism 允許創新轉化「自由遊戲」,譜曲、筆耕、雕塑和繪畫一旦降格至玩耍,跟呆板現實劃分界線,自然不再受制於繩規,攫回應有的主動。

倘若循上述角度,去欣賞中環 Galerie Perrotin 的展覽,日本著名藝術家無疑先聲奪人,会田誠騎劫了過氣潮流賦予的創作自由,刻意複製村上隆賴以成名的少女 Lolita 形象,安排她兀立地球儀之巔,左臂承托着德國 Gutenberg 古本《聖經》,右手迅速撕破冊頁,忙不迭揩抹屁股。小心噢!地板可堆滿小姐拉撒後遺留的桃紅色熒光大糞。

会田誠這件題名「Comet-chan」的作品,勢將把「譁眾」定義推上新高

会田誠這件題名「Comet-chan」的作品,勢將把「譁眾」定義推上新高

廣告

1977 年加拿大敎授 Marshall McLuhan 假乘澳洲悉尼一次訪問指稱:電視、電影、廣播與藝術、音樂類同,總愛憑藉本身熟悉的素材招徠觀眾,繼而向上釣者推銷…… 会田氏利用猥瑣圖像,叫衣冠楚楚的文化參拜者大吃一驚,故此説,根據媒體先驅麥古軒預設標準作衡量,是次展示同樣算個馬到功成。

廣告

發佈會上「過冮龍」指名道姓疾呼道:篩選羅莉塔形象之際,並未曾參照/假冒/模仿村上隆,圖謀自我解嘲,輕鬆將原罪搪塞予更寛闊層面,即迷戀未成年少女等心態乃日本全民風尚,這麼一來,可把爭議提升到「本人同屬大環境受害者」的範疇!深究一回,藝術家們思路偶遇雷同或許勉強說得過去,但就表現手法以及具體形象豈可能如出一轍?譬如 Da Vinci  和 Michelangelo 雙雙受教皇委託,替天主教塑造聖徒雕刻,兩位意大利巨匠最終歸納的造型天南地北,然則会田誠狡猾,甚至將村上隆採取聚炳烯生產肖像的伎倆悉數抄襲,簡易快捷,隨即又大言心中無他,頗有賊喊捉賊之慨。

藝術家高擎藝術之名,縱容幽默感僭越粗鄙極限

藝術家高擎藝術之名,縱容幽默感僭越粗鄙極限

剛才廣邀 McLuhan 和 Derrida 之思辯,不外乎證明畫家譁眾取寵,大家無妨趁此良機檢視文本,分析東瀛藝術家矢志弘揚的訊息:一位長着四隻大眼睛的金髪女郎、一枚滯留屁股中央,趕不及墜地的糞便、一本凝重古老《聖經》、九張遭撕裂拿來擦屁股的經文、散落地上的大糞和一個不完整地球。打從第二次大戰敗陣,給麥克亞瑟軍法管治的蓬萊,對美國真箇愛恨交織,這種不平衡心理日後竟沿崇洋等途徑載浮水面,舉個實例,会田誠心坎裏美少女必須要金髪…… 問題來了,姑娘頭上無端多跑出一組酷似蝸牛的眸子,究竟寓意什麼?同時小女子幹嗎漫遊太虛,踐踏地球?既貴為精靈,仙家又何苦依戀吃喝,導致非拉撒不可?另一條使人啼笑不得疑竇,乃小姐憑什麼挑選《聖經》來如廁?難道 Nippon 日蓮正宗的佛門經典就不比洋書柔軟舒暢?

視覺藝術挑戰宗教的權威早習以為常,究竟應否具備底線?

視覺藝術挑戰宗教的權威早習以為常,究竟應否具備底線?

讀者伶俐,按愈辯愈見真理的原則探索,不難察覺事主語無倫次!記者會提問席上,会田先生透過翻譯員開宗明義自詡不喜歡闡釋,更強調驚世藝術理應不言而喻;退一步看,這些年日本文化界廣泛流傳「訥言」現象,歸根究底源出島國過分偏袒工藝,往往對作品、對藝術、對文明疏於考慮,這回合,作家爽性祭出藝術即語言、一切盡在不言中等冠冕堂皇藉口,嘗試掩耳盜鈴。

会田誠回答提問時神情嚴肅

会田誠回答提問時神情嚴肅

混水摸魚之輩怎耐得住抽絲剝繭,我們只須把毫無意義的象徵符號拋棄,底牌早已昭然若揭?人類原本社會動物,恰如他的鄉里,会田誠既鍾情碧眼 Lolita(崇洋),復又痛恨以聖書為表徵的西方支配,無奈先天掣肘令人強硬不起,誰能不猥自枉屈?幻想中藝術家恣意讓對方多吃狗屎,這種阿 Q 心理最終以「神化」形象覓獲慰藉,遐思深處,好一個洋化/淨化得玉潔冰清的倩女躍然紙上,從此大和魂勢必穿梭星際,獨步地球,悠悠乎與灝氣共存!(原文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