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会社人間》:亂世中的心靈杯麵

2019/10/22 — 12:37

香港人熱愛返工,堪比宗教信仰,即使颱風過後滿目瘡痍,大家都會踏著廢墟上班去。而其實日本人也不遑多讓,甚至創造了一個詞語,去形容人生只有工作,容不下其他東西的上班族 ——「会社人間」。

曾經,音樂劇《会社人間》的創作者鄭君熾也過著同樣的生活:在澳門修讀傳理系,畢業時正值博彩業急速發展,便進入了一家大型娛樂公司,日以繼夜夜以繼日,一做就是三年多。他其後到英國進修音樂劇,回憶起那段辦公室生涯,簡直就像抗戰,上班的唯一樂趣,就是偷偷觀察同事如何針鋒相對、如何在電郵迂迴地攻擊另一個人。因此他把心一橫,兼任編劇、作曲、填詞與演員,把昔日同事、公事通通搬上舞台,「我覺得用這個方法記住他們也不錯」。結果,《会社人間》2012年在澳門首演,贏得滿堂笑聲。

廣告

有趣的是,港澳有不少描寫職場的戲劇,卻甚少有音樂劇以此為題材。「可能大家覺得音樂劇傾向塑造fantasy,而工作是很枯燥的東西,很難把它創作成充滿幻想、歡欣的作品。」他當時選擇這個藝術形式,純粹出於個人喜好;今次飾演主角的王耀祖卻認為,角色本來是個對工作充滿fantasy的青年,偏偏在辦公室遇上許多荒誕的人和事,所以用音樂劇呈現倒也非常合適。「在這個作品中,歌舞來得理所當然,沒有一個『起歌位』令我感到突兀。」或者,用音樂把辦公室那種壓抑的狀態轉化,在痛苦中添加一點樂趣,正正是《会社人間》引人入勝之處。

以自己喜愛的形式,書寫自身的故事,情感當然額外深厚,但也必須經過藝術的提煉,才能讓觀眾感同身受。鄭君熾在創作劇本之初,已經為每個角色撰寫了極詳盡的人物小傳。「有了活生生的人物,只要將他們放進一個情景,劇情便會自然發酵。所以前期功夫準備得愈好,真正動筆的時候就會更加順利。」令他困擾的,是有些情節明明是真人真事,放進劇本後卻顯得過於誇張,甚至不合邏輯。「你看看現在的世界,發生了那麼多不合邏輯的事情,仍然有不少人願意相信;但當你在舞台呈現各種荒誕現象,觀眾反而難以接受。」有見及此,他曾多次修改劇本,使情節推進得更流暢。

廣告

此外,事隔七年後重演,不免需要潤飾,務求盡善盡美。在重新審視的過程裡,他發現隨著年月過去,自己已變得不再單純、不再對世界存有美好遐想,就像和以前的自己對話。而另一方面,這次由王耀祖飾演主角,令他不只看到七年前的自己,也看到他人眼中的自己。「噢!我從來沒有想過其他人是這樣理解的!現在正好讓我抽身出來,以觀眾的角度去看待這個故事。」

創作者看得輕鬆,對演員來說,出演他曾經演過的角色,倒是倍感壓力。尤其是鄭的歌藝受到行內一致好評,令經驗豐富的王耀祖也不免緊張。「幸好他花了不少時間和我們解說劇本、分享歌唱技巧,令我對作品有更深刻的理解。加上他有很大的胸襟,容讓我以不同角度、不同方法演繹這個以他為藍本的角色。」

舉例來說,他排練時感受最深的,不是辦公室的鉤心鬥角、爾虞我詐,而是在主角最疲累、無助的時候,同事默默遞上的一個杯麵。「導演曾經說過,如果整個戲只可以用一個道具,它就是這個杯麵。」王耀祖認為,無論在工作上、生活上,以及在當下的香港,大家都要面對很多不堪入目的事情,但有時細微而溫馨的舉動,也能令人得到快樂,並且心存希望。

同樣地,鄭君熾之前一直思考,在香港最艱難的時候,演一個有點歡快、有點辛辣、非常好笑的音樂劇,究竟有甚麼作用?直到最近有些歌曲不斷被傳唱,部分令人感動落淚,另一些則讓人宣洩憤怒,他便明白在重大社會事件中,藝術始終有它的意義。「我不會說自己有多大使命感,但如果觀眾看完《会社人間》後,能夠得到一點慰藉和力量,已經是作品最大的造化。畢竟在這種時勢,就連輕輕鬆鬆過一晚,也成了非常奢侈的一件事。」

《会社人間》職場音樂劇

日期及時間:2019年11月15日至16日 8pm;2019年11月17日 3pm

地點: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詳情請見網站。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