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估計師,還是設計師? — 名著 1984 的新劇場嘗試

2018/6/16 — 11:06

《In Search of Utopia》排練情況
(圖片由劇場實驗計畫提供)

《In Search of Utopia》排練情況
(圖片由劇場實驗計畫提供)

梁天琦被判六年,社交媒體上連日被洗版,重申「香港已死」的言論當然有,把我城比為牢獄的也比比皆是,重新掀起有關監控、權力與個體自由的討論。社會氣氛如此,劇場創作的回應最為明顯,新劇目離不開對時局的批判與討論 。看看本地戲碼,最新嘗試有年輕團隊以 George Orwell 名著 1984 為藍本的創作 In Search of Utopia。

原著講述主角 Winson  在國民被嚴密監控的環境下,與女同事 Julia 私下相戀被揭發、批鬥的故事,幕幕驚心。我想像,年輕團隊要呈現如此情節,大概如臨大敵。

劇場「估計師」的限制

廣告

距離劇作公演還有三星期,訪問當天,三位舞臺設計師胡瑋樂、勞正然、葉天慧對著買來的木方、材料,一邊比劃,一邊爭論如何搭建舞台背景。談到興起,手上的設計圖往外一扔,彷彿事情可以都推倒重來。

開 show 在即,旁觀者替團隊捏一把汗,設計師們卻一臉自得。

廣告

他們戲稱為此做法為 “ devising construction” (即興起景法)-邊想邊起,演員邊試邊拆。這種即興,在現今劇場的框架內,簡直算豪華奢侈品。

《In Search of Utopia》討論情況
(圖片由劇場實驗計畫提供)

《In Search of Utopia》討論情況
(圖片由劇場實驗計畫提供)

「平常,現階段舞台大概都搭建好了,哪來即興的空間?這次因為我們不用製作公司,自己落手起景,才能偷得時間。」他們說。在香港,劇場創作恪守快、狠、準的原則,作品從準備到完結,一般不出三個月。如此一來,能趕及開 show 已經要還神,遑論要整個團隊坐在一起慢慢消化劇本,討論切磋。

「通常,導演會在創作初段分開見設計師和演員 - 先和設計師大概討論執導方向,由設計師提出佈景建議,經導演採納後送往製作公司製作。因此,導演見演員圍讀劇本的時候,佈景基本上已經不能改了。只是,如果演員連劇本也沒有讀,導演連演員也還沒有見,我們憑什麼決定怎樣的設計才算好?唯有靠估。所以,我們是估計師多於設計師啊。」他們無奈地說。

資金、時間、空間 - 三缺三

「歸根究底,本港劇場界資金、時間、空間都沒有。設計師一人份做幾份工,自然沒有時間出席演員排練,從而思考更貼題合用的佈景。受時間限制,把幕後和幕前團隊分開來開會,也最省時方便。開 show 前三天,把佈景裝置好,讓演員在現場再排排戲就好了。」他們繼續說。早前,有申請藝術發展局戲劇基金的團體說,基金上限為五萬元。以一部戲最少有三位演員,排練/準備時間為三個月計算,五萬元,差不多是要演員不收錢排練、設計師超低價創作、製作費用出奇地低,才能勉強成事的價錢。在市價被扭曲的情況下,大家確實沒有時間把細節力盡完美。

「由於所謂的團隊交流少,每個人更注重用最多的資源、時間,把自己的部分做好。說來諷刺,我們很少把劇場創作看成一個整體的事情。事實上,學院訓練我們的時候,也是把各個部分分門別類來教,很少關心創作作為一個整體的呈現。」

《In Search of Utopia》排練情況
(圖片由劇場實驗計畫提供)

《In Search of Utopia》排練情況
(圖片由劇場實驗計畫提供)

當然,如果把劇場創作看成一個 event,做完就好,那麼把其中每個分工切割開來,無可厚非。然而,創作本身並非必然,更非必須,捱更抵夜費煞思量,本應出於對事物的好奇,企圖以文本、身體、對白來呈現。如此一來,創作是一個探問的過程,這個過程中,各個崗位的人應該可以互相交流、影響,以期把大家想要問的問題解答得更透徹,也讓成品更能表現團隊的理解。國外一些比較成熟的劇團,往往能夠花上半年或更長的時間準備一個劇目,設計師和演員都會參與圍讀,過程中,演員的發展影響設計,設計也會影響演員如何演繹文本。探問「過程」本身不但跟「完事」具有同等份量,同時直接影響作品的最後面貌。本港業界慣常的作法,有嫌本末倒置。

在趕時間的前提下,演員對空間的掌握很少。由於本地大部分劇團沒有自己的空間,排戲時無法擺放模擬佈景,演員只能憑空想像,或者找其他東西代替道具,鬧出不少笑話。「其實,空間和道具是演員可用來創作的材料。試過有演員拿替代的道具,即興了一些情節,導演喜歡,就保留下來。不過,到現場演出時,由於道具跟排練時相差太遠,演員反應不來,結果整幕就泡湯了。」設計師說,「反正,大家都係靠估。」

站在畢業與全職工作的交叉點,三位設計師想與其一肚氣跟從慣常做法,不如嘗試打破各人的習慣,做一個鼓勵團隊交流切磋的創作。幾個月以來,設計師、演員與導演一起參與劇本研究、資料蒐集、圍讀排戲的每一步,因著本身的興趣與長處,帶來了很不同的視點。這種時間成本超高的做法,能撐多久還是未知數,但至少,In Search of Utopia 不單是Winson 與 Julia/身處亂世的我們尋找烏托邦的寫照,也是在創作團隊在本身的領域裡,尋回初衷的嘗試。

《In Search of Utopia》海報
(圖片來源:Vismopheric Experiment: In Search of Utopia facebook)

《In Search of Utopia》海報
(圖片來源:Vismopheric Experiment: In Search of Utopia facebook)

——

【 In Search of Utopia演出詳情】

日期:2018年6月22-24,29-30日及7月1日
星期五、六、日:晚上8時
星期六、日:下午3時

地點:天邊外自由劇場

地址:九龍大角咀必發道71號唐三樓 (https://goo.gl/wIZ4eK

票價:$130 (成人), $100 (全日制學生及65歲或以上長者)<票價已包括臨時會員費>

 

【 演後座談會一 】

日期:2018年6月23日
時間:下午場演出後
嘉賓:楊秀卓(藝術工作者)、李俊亮(劇場工作者)

 

【 演後座談會二 】

日期:2018年6月30日
時間:晚場演出後
嘉賓:鄧正健 (文化評論人) 、鄧暢為 (導演)

 

【查詢及票務】

電話:+852 9139 6923 (陳小姐)
電郵:[email protected]

___________

劇場實驗計畫 - Vismopheric Experiment

打破傳統劇場創作模式,【In Search of Utopia】由一班年青舞台設計師作主導,聯合編導演嘗試以更圓融的燈光、音響、舞台設計共同去為觀眾帶來「整體劇場」經驗,更具體細膩的道出我們看到的事,我們想說的話,以帶來更多的討論。

創作團隊 : 鍾肇熙、嚴穎欣、虫三一 、胡瑋樂、勞正然、
葉天慧、鄭可聆、吳俊東

演出 : 麥智樂、余詩穎、王文俊

聯合監製:陳安琪、周以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