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倩彤 陳怡潔 畫廊中的兩個島

2015/8/8 — 18:29

陳怡潔《圓圈島》

陳怡潔《圓圈島》

暑假時候,本來以為一眾畫廊都不會舉行甚麼個展,放假時候,又不是年頭及年尾的藝術博覽會高鋒期,很多畫廊都習慣舉行群展,定一個虛幻的主題,找找自己有沒有現成未賣出的作品,又或湊合好位藝術家的作品,那就成了七八月天時暑熱的群展了。但今年好像不同,不少畫廊都搞了些不錯的展覽,或者明白到,暑假也不是停低手腳的時間。

早幾天到過位於中環畢打行的漢雅軒,畫廊一分為二,舉行兩個個展,一個是本地藝術家何倩彤的「伊卡洛斯聳聳肩」(Icarus Shrugged),一個是台灣藝術家陳怡潔的「編碼島」(Encoded Islands)(展期至 8 月 13 日)。畫廊有時將空間一分為二,舉行兩個不同的展覽也無可厚非,因為場地太大,考慮到一個藝術家的作品未必「食得晒」,一分為二對畫廊及藝術家都是一種附合實際需要的做法。不過,筆者看過有畫廊一分為二後,兩個展覽是完全一東一西,完全是兩碼子事,就好像食一個餐,包括了兩個 main course,一個是北京填鴨,另一個是德國豬手,都很好食,但格格不入,雖然一分為二,但總要考慮兩個展覽在主題、風格、形式等方面是否得出相得益彰的效果。

今次兩位女生,一港一台。何倩彤以希臘神話伊卡洛斯跟父親要逃出在米諾斯島上迷宮中的高培,但他飛得太高,蠟翼被太陽光曬熔墜海的故事為展覽主題,就當作是在迷宮中的主人翁吧,又或是創作者虛構出來的迷宮般的人生或場景,好像《宋東野四重奏》畫作系列的《彤小姐》、《痛夫人》、《冬先生》、《慟伯伯》,又或重畫 Graham Greene 的小說《The End of the Affair》的三十多個不同版本的封面,所以成了《三三不盡的情事》,又或《無中生有的那個有》是用左右手抄寫鍾玲玲《愛蓮說》中兩位主角的事信,而《十七年的重量》就是這些信的重量,再製成法碼,放在天秤上,又或是《UA黃埔:一九九三年八月六日》系列中重畫的電影海報,還有那《明天你會為我綁馬尾》裝置作品,看著梳裝檯上的鏡,看到一個馬尾女子的背面。

廣告

何倩彤的《冬先生》

何倩彤的《冬先生》

廣告

何倩彤的《彤小姐》何倩彤的《痛夫人》

何倩彤的《痛夫人》

何倩彤的《彤小姐》

另一邊的陳怡潔就是她的同心圓作品系列,最搶眼的就是那幅《圓圈島》,幾十個日本及西方動漫人物化成一個個不同顏色及大小的同心圓,展覽說明指出有六十多個人物,好像蝙蝠俠、小甜甜、白雪公主、史努比、藍精靈、櫻桃小丸子等等,以及「連合島」系列,也是將不同的動漫人物化成一個個同心圓,如多啦A夢、海綿寶寶、皮卡丘等,還有《超能救世主》系列,以及一部《旋轉繪畫機械裝置》。

一個畫廊有兩個島,米諾斯島及編號島,都是虛構出來的,但何倩彤的虛構其實是有根據的,是從某種現實脫胎出來,有小說、樂譜、海報等,但心想,其實那原本的現實都是虛構出來的,但就是喜歡從虛構中再重新虛構出來的虛構,本來就是假的,再畫一次出來,都是假的。

兩個個展,一個繽紛奪目,反而另一個沈靜內歛的,更吸引人。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