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藩的電影情色

2016/6/23 — 8:30

左起:陸離,何藩,石琪。 2014 年十一月攝於「石板街酒店」。

左起:陸離,何藩,石琪。 2014 年十一月攝於「石板街酒店」。

和何藩相識很久,大約半個世紀了。他息影定居美國後,仍有通信,他有時回港亦會約見叙舊。上一次是 2014 年十一月,他應邀回來進行攝影集的出版活動,忙於接受訪問,也與我們吃晚飯。在座包括老朋友林悅恆、羅卡、汪海珊、陸離、章國明夫婦等。

當時何藩行動不便,但精神不錯,在「蓮香」吃飯時很開胃,喜歡該處的懷舊街坊風味。飯後還帶我們返回他以貴賓身份住宿的中環「石板街酒店」,觀賞酒店廳堂及其套房內掛着的何藩舊作。那些黑白照片正是主要拍攝五十年代石板街,以及中環、上環、西環的景況,早已被國際公認為經典傑作,更是香港珍貴回憶。

前排左起:石琪,林悅恆,何藩,陸離。後排:連廣佳,羅卡,汪海珊,章國明夫婦。

前排左起:石琪,林悅恆,何藩,陸離。後排:連廣佳,羅卡,汪海珊,章國明夫婦。

廣告

何藩清楚記得每幅舊照的攝影經過,詳細講解。並在他房中播映介紹其攝影作品的短片,新秀拍攝,很精采。

廣告

最近何藩在美國加州病逝,八十四歲。網上和報章都把他稱為「攝影大師」,事實上他不愧為正牌大師,早在青年時代已不斷在國際攝影比賽得獎,屢次列入世界沙龍十傑。至於他在電影方面的漫長歷程,雖然也偶有提及,但往往簡略,在今時今日顯然不及他的黑白舊照受到重視。

其實他是電影發燒友, 1960 年代投入邵氏片場,做過英俊小生,演過很多片,但未能擔正走紅,較重要是在《西遊記》系列演唐僧。那時人們很奇怪這位攝影名家也發「明星夢」,常在「庸俗」影片做閒角。當然,他主要是想吸取片場經驗。

我最初認識何藩,常在大會堂觀看「第一映室」藝術電影節目時碰見。我和羅卡、林年同等試拍獨立短片時,他也熱情幫手。大約 1970 年,何藩和孫寶玲合作拍成有些色情的「實驗」短片《迷》。隨後他就在邵氏正式當導演,拍了《血愛》、《春滿丹麥》、《空中少爺》、《長髮姑娘》等片。

春滿丹麥

春滿丹麥

何藩作為電影導演,跟攝影作品大異其趣。他的經典照片多數注重平民寫實,尤其是街頭巷尾、電車路上、海中漁船的貧苦生態,以強烈的黑白對比形成「超現實」感染力。他的電影則七彩鮮艷,往往色情、血腥,亦拍過不少性喜劇。他在邵氏時期,和粵語片紅星變導演的呂奇「並駕齊驅」,都很通俗地搞性搞笑。呂奇特別「怪雞」,何藩特別「唯美」。

要知道,當年香港影壇除了大打功夫,大拍罪案之外,亦盛行大脫大露的「不道德」綽頭。名牌大導演李翰祥就搖身變為大搞財色、風月、騙術的「宗師」。

離開邵氏後,何藩在八九十年代更多產,最叫座亦最色情是《玉蒲團》、《三度誘惑》等片。其實色情、血腥也可以成為文學藝術,現代世界尤其開放。不過港產片要迎合市場,往往粗俗綽頭化。何藩常被稱為「鹹片」導演,很不開心,私下訴說家人不滿,更使他左右為難。

三度誘惑

三度誘惑

他一直想拍「文藝片」,七十年代在台灣拍了《昨夜星辰昨夜風》,是他用心的寫實文藝作品,但票房失敗。他亦曾改編台灣郭良蕙小說《心鎖》,後期《罌粟》改編大陸蘇童小說,都票房不好,反應不佳。

印象中,何藩的文藝片成績都不大理想,坦白說他處理情節人物不是高手。但在華人電影轉型期,他無疑是突破傳統道德禁區的重要導演之一。其電影作品的優缺,有待重新檢閱研究,然後作出比較全面的評論。

他息影後不忘電影,還曾在加州修讀電影課程。和我們說過,美國同學們很驚奇亦很羡慕他是拍過很多電影的導演,因為美國本土人很難打入專業電影圈。他大概仍有再拍電影的心願,雖未達成,可喜的是攝影舊作重見光明,再受讚賞。多年前曾來信報喜,附上在美國舉行攝影回顧展的剪報。由早熟攝影家到爭議性電影導演,他的歷程分歧很大,真是很不簡單的「影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