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處是我家

2015/6/5 — 16:37

《中環》Central,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中環》Central,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我是一棵樹,根在大陸,幹在臺灣,枝葉在愛荷華」──華人作家聶華苓曾這樣將自己的移民經歷比作「三生三世」。但凡有過遠遊經歷的「遊子」大概都曾經歷過此番糾葛的鄉愁,遊移的歸屬感和反復確認的身份認同。策展人馬容元選用「移民電影」 (Migrant film) 或者說「離散電影」(Diaspora film) 來作為展覽的線索,以羅卓瑤講述一家香港人移民澳洲的電影作品《浮生》作為展覽的引子,試圖從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電影來輻射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經驗。儘管「移民」的概念很容易和「全球化」、「後殖民」、「身份和文化認同」等這些宏大敘事聯繫起來,然而展覽所選取的作品最終似乎更傾向於刻畫和展示現實內化到個人、集體和特殊群體經驗之後所沉澱下來的某種情懷和個體經驗,以此期喚醒和贏得某種集體記憶、認同和共鳴。正如 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筆下的「城市漫遊者」(「flâneur」):「遊蕩」不是一種暫態體驗,而是一種長期甚至永恆的狀態,這讓作品遠遠超出了創作過程的時空維度。

法國藝術家 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的《中環》(Central)採用超 8 毫米電影底片和手持攝影機,以鬼魅的旁白串聯起脫節的敘述和影像,為她所見的香港描摹出一幅憂鬱的、夢境般的電影肖像,讓人不禁想起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中描繪那些遠在他方的,如理想國般觸不可及的「幻境般的城市」;亦或是羅蘭Ÿ巴特堆疊語義的符號學狂想。擅長動畫影像的香港藝術家黃炳為此次展覽委約創作的《過奈何橋》將移民的經歷比作從母腹降生的嬰兒,充斥著對未知世界的茫然:對他們而言,「原鄉」和「他方」的模棱兩可仿佛「他世今生」一般耐人尋味。英國藝術家 Isaac Julien 的《萬重浪》,把 2004 年在英國遇難的 20 名中國非法外勞,二十世紀民國妓女和古老的媽祖神話這三條敘事線索並置起來,亦真亦幻地穿梭在不同歷史時期的移民現實和神話想像之間。新加坡藝術家林育榮的《海上國:漂移(繩速寫)》(Sea State:Drift(Rope Sketch))詩意盎然地用一條漂移在海面上的細長繩索來隱喻新加坡這座島國演變中的地理政治疆域。與 Francis Alÿs 2004年的作品《綠線》(Green Line) 頗為相似:藝術家手持裝有綠色油漆的,沿耶路撒冷邊境行走繪製下了一條綠線,他在紀錄片中提到:「有時一些詩意的行為可以很有政治意味,而有時一些政治行為又會相當詩意。」

Isaac Julien 的《萬重浪》

Isaac Julien 的《萬重浪》

廣告

除此之外,本次展覽同時採用了「黑盒子」(影院)和「白立方」(展場)兩種場域來表現這些影像作品,以其遊擊式分散的展覽空間(整個項目包括兩處展覽和一處放映:1、銅鑼灣Midpop,2、土瓜灣牛棚藝術村,3、百老匯劇院),邀請公眾穿梭於港島銅鑼灣和九龍城區土瓜灣之間,在城市空間發生位移和體驗漫遊,從不同維度呈現著「靈活」和「浮動」的狀態。如果說前者更偏向敘述的話,後者則更著眼於跨媒介的並置和思考。不論這是否出於策展人的本意,它都從某種程度上反映了錄影藝術的演變史:即,從內容到形式,從私密空間的單向輸出到公共空間的互動參與,從依賴媒介的敘事到超越媒介的思考。誠然,在香港這一充斥著移民問題的地區探討這一主題有著它毋庸置疑的說服力,然而整個議題的展開似乎都僅限於輻射到世界各地(北京、臺灣、日本、新加坡、英國等等)去羅列實例,並沒有最終落實到有關其背景和影響的分析中去。整個展覽在遊刃有餘地呈現了多元性之餘最終放棄了宏大敘事,更傾向於刻畫大環境的影響內化到個體體驗之後所沉澱下來的情懷。

廣告

而關於「移民」問題的討論,正如有關「邊界」、「空間和地方」、「中心和邊緣」等問題的探討,因為它們「相對性」和「不確切性」讓我們的定義和探索陷入無限趨近的永恆迴圈:對於離散的遊子而言,究竟什麼才是所謂的「原鄉」和「他方」?在《經驗透視中的空間和地方》(Space and Place: The perspective of experience)一書中,段義孚在提出他的「人本主義地理學」(Humanistic Geography)之際就明確地為我們區別了「地方」和「空間」這兩個概念:「地方」是安全的、靜止的、臨近的、已知的、中心的;而「空間」則是自由的、流動的、遙遠的、未知的、邊緣的。儘管充斥著我們情感和記憶的「家」和「原鄉」因為為我們所熟知而顯得安全和溫馨,然而「他方」和「彼岸」同時也因其無限的可能性源源不絕地向我們釋放著無可比擬的吸引力:「人還會因為彼地的拉力而發生遷移:也就是說,當他們設想一個地方——比如說新世界——會更有吸引力的時候,他們就遷移了。他們也可能留在原來的地方,於是這股拉力就成了人們頭腦中的幻想或是計畫,人們會努力使其變成三維的、物質的現實。」(摘自2005年段義孚先生在北京師範學院的學術報告《人本主義地理之我見》)。

羅卓瑤的電影作品《浮生》

羅卓瑤的電影作品《浮生》

--

M+進行:流動的影像 Mobile M+: Moving Image

2015.3.13-2015.4.26

銅鑼灣 Midtown Pop、牛棚藝術村

 

(原文刊於《藝術世界》五月號,圖片由由藝術家及紐約 303 畫廊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