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謂藝術家──杜象(三之三)

2015/8/1 — 16:38

Duchamp Marcel (1887-1968) Fountain 1917 ( Original Lost) Readymade- porcelain urinal  Height 60cm Philadelphic Museum of Art 
(圖:www.artchive.com)

Duchamp Marcel (1887-1968) Fountain 1917 ( Original Lost) Readymade- porcelain urinal Height 60cm Philadelphic Museum of Art
(圖:www.artchive.com)

然後,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隨著歐洲在戰爭中的淪陷,和美國的崛起,藝術的重心由歐洲移向美國。來到戰後的 1960 年代,出現許多新的文學與藝術,特別是戰後嬰兒長大成人。這些年輕人的文化藝術慢慢地催生發展──Pop Art、Pop Music、Punk、Hiphop、Graffiti、Street Art 等等興起。戰後的歐洲瀰漫著虛無的情緒。年輕人發現印象派、畢加索那些曾經激進前衛的藝術形式,已然變得老套又不合時宜了。新世界需要新的藝術表達形式。於是人們重視審視過去的藝術。然後重新發現了反藝術的達達主義,特別是其中一位達達的代表性藝術家成為了討論的焦點。

Damien Hirst ( 1965) - 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 (1991)
(圖:www.artchive.com)

Damien Hirst ( 1965) - 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 (1991)
(圖:www.artchive.com)

廣告

Malevich Kasimir, Black Square
(圖:www.artchive.com)

Malevich Kasimir, Black Square
(圖:www.artchive.com)

廣告

讓我們時光倒流返回到 1917 年的美國紐約。當時的西方世界,歐洲藝術已經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摧毀,傳統的藝術王國巴黎正受到圍困,許多藝術家與評論家此時聚集到了美國,並且都相信美國將取代巴黎成為 20 世紀新藝術的代表與核心地。在前一年,他們聯合起來成立了獨立藝術家協會,定下這樣的規則:任何一位藝術家只要付五美元的年費和一美元的展覽費就可以成為會員。當年的獨立展也是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藝術展覽會。在 1917 年的這個展覽會上,杜象(Marcel Duchamp, 1887-1968)將會為世人帶來一件震撼人心的「藝術品」。並在接近一世紀後的今天,當代藝術仍未能擺脫它的幽靈。

再把時間從展覽開幕那天推前一星期,杜象和朋友吃過午飯後,來到了一家專門經營抽水設備的商店。當時在美國,這一家生產衛生設備的品牌 Mott 算是有些名氣。當日,杜象就買了他家的一個尿兜,搬回工作室。然後他在尿兜的左邊簽名,但卻不是他自己的名字,而是「R・Mutt」,Mutt 來自那尿兜的生產商 Mott 的變改,只為了隱藏生產商的名字,就像他隱藏自己的名字一樣。他把這件作品命名《泉》( Fountain),託付他的女友把這件作品送到展覽會去。

開幕前兩天,這件「作品」令當時的藝術專家無可適從,甚至受到嘲笑,然後被否決出現在展覽會上。展覽過後,有人開始提到這件被消失的作品,並且嘗試給予它合理的解釋。於是它再次進入人們討論的空間,逐漸成為西方藝術家無人不知的一年爭議性藝術品。

這件作品的藝術意義,杜象自己在一篇文章中解釋的很清楚:「這件作品是不是 Mutt 自己親手做的並不重要,關鍵在於他選擇了它,他把一件生活中普通的東西放在一個新的地方,給了它一個新的名字和新的觀看角度,它原先的作用就消失了。」

杜象透過這個「現成品」尿兜,為西方藝術界帶來了另一次比印象派更激烈的顛覆藝術的革命。這一切在 60 年代達到了高峰。現代藝術在達達的反藝術的破壞與顛覆之下,一切舊的藝術理論與規則都被取消了,所有人回到了藝術原初的狀態(所謂的歸零)。然後所謂的後現代的藝術家重新出發,再一次重新上路思考藝術無限的可能。曾經的新時代,又成為了舊時代,再被更新的時代踐踏與拋在背後。藝術就這樣在一次又一次的新生與死亡中獲得了不斷向前的新生命。

現在,讓我們回到最初的問題「何謂藝術家?」。

我們在達文西身上看到了──藝術家同時是一個發明家、科學家、解剖學家、植物學家、設計師,總的來說是,藝術家是對世界充滿好奇的人。為了解決他因好奇心而引起的困惑,滿足他自身的求知慾,藝術家發揮了人類最美好的本能(想像力)嘗試去解答心中的問題。

我們在印象派藝術家們身上看到了──藝術家就是那個不斷追求進步,追求真理、真相、真像與理解世界的人。他們不斷地敲問人生的意義,藝術的意義,美的意義,空間與色彩的意義,存在的意義,人與世界的關係⋯⋯

艾未未(1957- )《她在這個世界上開心地生活了七年》(2009)
(圖:www.artchive.com)

艾未未(1957- )《她在這個世界上開心地生活了七年》(2009)
(圖:www.artchive.com)

謝德慶,一年表演1978-1979 (籠子)
(圖:www.artchive.com)

謝德慶,一年表演1978-1979 (籠子)
(圖:www.artchive.com)

而我們在達達主義藝術家「反藝術」的藝術中看到的是──現代世界的虛無與失落,兩次世界大戰不止破壞了物質的世界,人的精神也在殘酷的戰爭之下跌入難以痊癒的空洞與失落。在這樣的時代背景裡,藝術家思考著藝術的意義,思考著自身又應擔當怎麼樣的角色?在破壞並否定了一切藝術之後,藝術又要怎麼重新開始建設?藝術是否需要為戰後新時代的虛無人類提供精神上的慰藉?

來到這裡,如果還要為「何謂藝術家」這個問題給出答案,我們的心情肯定會感到衝突矛盾。雖然我們不太確定其答案,但也許在我們的心中,早已感受到了某種與答案密切相關的東西。我們好像可以說出口了,但我們同時又感到了畏懼與遲疑,並把要說的話連同口水一起吞回去。因為,正正是我們所理解的藝術,不斷地警惕我們:下結論還言之過早。因為藝術是無盡開放的,藝術擁有無限的可能,任何的解釋都將被藝術所嘲諷與顛覆⋯⋯藝術呀⋯⋯比世上的所有女人還要善變,比最暴躁的大海的脾氣還要更不安暴躁⋯⋯阿藝術⋯⋯

但是,我還是想嘗試說出我的回答──我相信──藝術家就是那個透過藝術的創作捕捉時代精神的人。在他/她的作品上,觀看者可以重新確切地認知那個(也許是過去的、也許是當下的、也許是未來的)時代跳動的脈搏與空氣。或者我們也可以說,藝術家就是那個透過創作藝術品連結著人類世界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人。

Nancy Holt (1938-2014) Sun Tunnels  
(圖:www.artchive.com)

Nancy Holt (1938-2014) Sun Tunnels
(圖:www.artchive.com)

(此文乃應 Cultural Collective of Hong Kong, uRounders和uRounders-CUHK邀請於今年七月在香港中文大學舉辦的「暑期青少年藝術計劃Artizen2015」活動之講稿,題為「何謂藝術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