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謂「專業」?香港專業戲劇人同盟定義惹爭議

2015/6/30 — 15:46

劇盟特別會員大會上,幹事會成員先後發言。左為文化政策小組主席陳文剛,右為幹事會主席姚潤敏。

劇盟特別會員大會上,幹事會成員先後發言。左為文化政策小組主席陳文剛,右為幹事會主席姚潤敏。

香港專業戲劇人同盟(下稱「劇盟」)今年三月成立,創會之初曾有業界質疑「專業」的定義為何,誰又可獲資格成為會員。作為回應,在前日舉行的第二次特別會員大會,劇盟通過「戲劇人專業守則」,並放寬入會資格。然而有會員憂慮,門檻一旦下降,成員人數急增,質素難以管理。

根據藝術發展局今年六月公佈的數字,2012/13 年度本地表演藝術節目超過 4,000 項,即平均每周有大約 80 場表演藝術活動,可想而知背後推動的演藝行業人口頗眾。從業員多年來一直關注行內發展,早在 1984 年成立香港戲劇協會,近月演戲家族的姚潤敏等人,發起籌組「香港專業戲劇人同盟」,期望以工會的形式,為業界爭取權益和保障。

劇盟成立之前,「專業」的定義率先引發討論。拉闊劇團的藝術總監梁永能曾撰文,要求組織回應 20 項提問,當中大部分圍繞界定「專業」從業員後可能衍生的議題。姚潤敏以召集人身份出席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主辦的「藝評沙龍」時解釋,劇盟作為壓力團體,必先確立專業,「如果行內連一個水平都沒有,怎麼叫其他人去認同你?」

廣告

姚潤敏認為,香港社會比較敏感,定義「專業」容易得出「如果我不專業,那就是對我的不尊重」的反應。她在節目中又引述 7A 班戲劇組梁承謙的言論,指如非當年司徒華成立教協,為教院畢業生定義水平,今日教師就不能取得合理的起薪點,重申「要建立制度,設立評核,才能叫其他人停止欺壓。」

劇盟在 3 月 15 日的會議上通過成立,並選出首屆幹事會成員,由姚潤敏出任主席。鑑於與會人士對「專業」定義和會員資格仍然爭議甚多,幹事會及憲制小組決定對此提出修改,並於上周日舉行特別會員大會討論。

廣告

劇盟上周日舉行特別會員大會,通過修改會章,放寬入會資格,並附加「戲劇人專業守則」規範會員行為。

劇盟上周日舉行特別會員大會,通過修改會章,放寬入會資格,並附加「戲劇人專業守則」規範會員行為。

根據劇盟成立當日通過的「香港專業戲劇人同盟會章」,憲制小組提出修改會員入會資格準則,並附加「戲劇人專業守則」規範會員行為。

3 月 15 日版本的會章,以年期和參與演出次數,衡量從業員的「委身」(戲劇行業)程度。然而在 6 月 24 日提出的修改版本中,演出次數的要求已經刪去。主席姚潤敏在會上解釋,明白到客觀條件限制下,從業員未必有太多參與演出的機會,決定在「委身」定義上從寬,強調「(戲劇是否)作為主要收入來源,才是最重要的考量原則」。席間,劇場工作者何敏儀表示,擔心資格一旦調低,就難以收緊,會員質素或會出現參差。

3 月 15 日版本:

從「藝術/創作總監」及「導演」及「演員」的情況說明:
-「專業訓練」指曾經接受至少三年全日制戲劇課程,並獲頒導演或表演系畢業證書;
-「定量委身」指曾於過去八年內,曾於連續三年期間以相關崗位參與至少五個「可計算演出」並獲支薪酬。
-「高度委身」過去八年內,曾於連續五年期間以演員身份參與至少十五個「可計算演出」,或過去八年內,曾於連續五年期間以導演身份參與至少八個「可計算演出」並獲支薪酬。

6 月 24 日版本:

從「藝術/創作總監」及「導演」及「演員」的情況說明:
-「專業訓練」指曾經完成戲劇學位或同等課程,並獲頒畢業證書;
-「定量委身」指曾於過去兩年內,於相關工作崗位參與「可計算演出」,並以此作為主要收入來源;
-「高度委身」過去六年內,於相關工作崗位參與「可計算演出」,並以此作為主要收入來源。

經過多番討論之後,與會成員通過放寬會員資格的定義,並同意以「戲劇人專業守則」作為會員操守的參考。若會員出現違規行為,將交由幹事會就個別事件成立的「專業操守仲裁委員會」處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