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余偉建的Nine Lives 新聞相片看到的變

2017/2/20 — 20:32

早前到中環藝穗會陳麗玲畫廊,正舉行本地資深新聞攝影師余偉建(Vincent Yu)的最新個展「Nine Lives」(展期至2月28日),這次展覽正好配合他最新影人集《Hong Kong/China Photograpers Nine》的推出,而展場看到的九幅相片,也正是選自他近年在美聯社互作的九個在不同地方,包括內地、香港、北韓、泰國等的採訪項目。

《McReugees》是睡在二十四小時麥當勞中的「露宿者」、《Hong Kong》是香港回歸中國14周年慶祝活動的後台、《Beijing》是站在消防栓前的天安門廣場公安、《Thailand Unrest》是2010年曼谷反政府示威、《Pakistan Flood》是一個坐在恐龍模型上的巴基斯坦南部城市水災幸存者等等。相片可以看到這幾年的一些新聞事件,從天災到人禍,從很激烈的政治衝突到日常的民生現象,都是靠新聞攝影師的功力及努力。

廣告

不過,這個Post Truth時代,有圖已經不再有真相,拍下錄像又如何,所有都經過編輯剪接,而且無法是紙媒或網媒都有自己的立場及方針,我們看到的新聞圖片及報道,究竟我們可以相信多少。筆者也認識及相信不少新聞攝影師都是堅持著新聞攝影師的操守地工作,但也聽到不少一直嚷著工作「無得做」,或者是因為本地新聞產業的現實狀況,另外也因為業界本身的氛圍。

廣告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篇訪問文章 「The Uncertain Future of Photojournalism」,被訪者是前National Press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N.P.P.A.)的 News Photographer 雜誌及網站編輯 Donald R. Winslow 最近離開 N.P.P.A.,出任 Amarillo Globe-News 的執行編輯,他談到新聞攝影的近況,其中有兩句道出現時的狀況:「Photojournalism used to be incredibly prestigious and a much sought-after profession. The overall devaluation of photography that started years ago ran concurrent with the gradual demise of newspapers, which ran concurrent with the rise of the internet, which ran concurrent with the use of video, and it was a long, slow, critical illness for photojournalism.」;「Things have to change for photojournalism to survive. The craft of photography and photojournalism for a while evolved into a profession. And there are a few people who are still able to practice that profession and earn a living.」

世界變,技術變,新聞產業變,新聞攝影變,有甚麼是不變的呢?或者是世界各地都有很多事情發生,從政治、經濟、社會、民生、藝術到娛樂,每件事每個人有出現有消失,有直接影響,有間接影響,有牽涉全球,有涉及小眾的,是有需要新聞報道及攝影的,但手法及過程是如何隨時代發展的呢,是業界人士面對及經歷著的。

不過,這些大道理、大環境,還是由其他大師討論吧。大家不如去展覽,試一下如果你單靠一幅相片看到的世界會是如何,你能看到是一件件新聞事件或人物,還是一個在變的世界嗎?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