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品Hide-and-Seek 不要收埋要被發現

2015/3/10 — 11:26

早幾天終於去了伙炭藝術工作室開放計劃,但再沒有盡力行,或者是去了幾年後,再沒有心機或心思去想如何行走於幾棟工廈,揀那些藝術家或團體的工作室,所以今年只看了一個藝術家的工作室,以及一個展覽,那就是在聯邦工業大廈 12H 室舉行的「Hide-and-Seek at Home」(展期還有 3 月 14 及 15 日)。或者,等到最後的兩天,筆者才再決定去走訪其他開放的工作室,從其他藝術家及團體的展品及執過的工作室,再推介當中的精品,之後再從中過濾出藝術家的生活或生存狀況……其實,前年這樣做,上年這樣做,下年這樣做,後年這樣做,年復一年,筆者今年覺得要停一停,想一想。

說回今次「Hide-and-Seek at Home」,剛巧這單位未租出,剛巧這時期舉行工作室開放日,所以促成這次展覽的出現。展覽一次話找來十多個本地藝術家,包括Alvina Lee、Arthur Chan、Lai Chun Ling、Shek Chun Yin、Yu Bellini、Dawny Tsoi、Marsha Roddy、Vicky Chan、Miss Elephant、Patrick S. Ford、Bernice Yu、Sharon Choi,並將不同媒介的作品放置到工作室不同地方,從不同的房間、廁所到樓上的天台戶外位置。

廣告

當然有不少作品都沒有藏起來,如像 Miss Elephant 的 Self Portrait、Marsha Roddy的Dressing Room、Alvina Lee 的 Live Long and Prosper 等等,你一進入工作就應該看到的了,但有些作品就藏起來,好像 Patrick S. Ford 的 Excavation drawings、Lai Chun Ling 的 Imprisoning,又或 Vicky Chan 的 House,都要推開櫃門、拉低床架,又或拉開沖涼房門。雖然 Patrick S. Ford 的 Excavation drawings 原來要拉下床架才看到,也頗有趣,但不如貼在床底,拉起床架才看,又或在床架上放一張床褥,扯起床褥才看到,或許更有家庭味道,而筆者也喜歡 Lai Chun Ling 的 Imprisoning,有兩幅藏於衣櫃中,一幅貼在沖涼房,拉開門便可以看到他的「裸照」,很有他其他錄像作品,甚至表演創作的一貫風格,但將赤身露體這一點放在衣櫃及沖涼房中,好像比其他作品更有玩味。筆者記記得他現時仍在英國留學,所以看到其作品時,也有種見作品如見人的感覺。

廣告

而天台的戶外地方就可以找到 Bernice Yu 畫在地上的 Sunshine in the Rain 及 Sharon Choi 畫在水管的 Invasion,以及 Shek Chun Yin 以 Mutualism 為題的陶瓷作品,細小如冬菇及水滴,再放在不同的雜草叢生之處,如果作品更細小,或者更有捉迷藏的意義,但現在也有種隱含於自然的感覺。

藝術家搞創作,做展覽,是 hide and seek,還是 seek and discover,伙炭工作室開放計劃,應該不是收藏,之後再給人尋找吧,如果要收藏,就不會搞甚麼開發啦,或者是被收藏,所以要希望被尋找到吧──搞藝術又不是練仙或遠離社會,奈何社會大眾不認識,所以不被認識,不被重視。

說到底,筆者不反對工作室工開放計劃,但搞了這些年,是不是需要思考舉行的時間、內容,不是打開門,執好了工作室,就吸引到大眾去看,去令大眾認識藝術家,難道下年,再下年還是這樣搞嗎?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