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好,之華》岩井俊二另一情書

2018/11/20 — 9:38

《你好,之華 (Last Letter) 》劇照

《你好,之華 (Last Letter) 》劇照

岩井俊二拍攝中國片,老實說我沒有什麼期望,因為外國導演拍中國人的故事,雖有成功之作,例如 1987 年貝托魯奇的《末代皇帝溥儀》,國際上叫好叫座,還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獎,然而多數不大對勁,有些甚至不倫不類。其實《末代皇帝溥儀》也有重要的洋人角色,特別是彼得奧圖扮演溥儀的英國教師莊士敦。

現在岩井俊二編導《你好,之華 (Last Letter) 》,完全當代中國背景,全部華人角色。幸而做到自然、細緻,越看越有戲味,不禁佩服岩井俊二拍得不錯。一大因素,在於沒有把中國人「特殊化」,不提歷史、政治和什麼民族特色,只是描寫普世共通的人之常情。片中故事亦可以發生在日本、歐美或其他地方,都沒有問題。

也可以說,岩井俊二迴避了所有有敏感性、爭議性的中國「國情」,只拍親情與愛情的悲歡離合,而且以現代化城市中等階層為主,沒有熾烈激情、劇烈衝擊或爆炸性揭發。一切無傷大雅,並非令人驚喜之作,好在保持岩井俊二本色。

廣告

此片與岩井俊二 1995 年名作《情書》異曲而相通,情信、通信、遺書成為故事起承轉合的關鍵,亦有疑似死者的來信,以及「兩生花」之謎。

劇情發生於東北遼寧省大連市,周迅飾演圖書館員「之華」,有夫有女,過着中產生活。那晚她參加中學同學畢業三十周年的聚會,被誤會是已故姊姊「之南」,還與做了作家的男生「尹川」久別重逢,他曾經迷戀其姊,至今念念不忘。

廣告

此後通信,「之華」與「之南」就迷離撲朔起來。這對姊妹的兩個女兒(即表姊妹)也捲入錯有錯着的通信迷宮,並且勾起三十年前情信之謎。

最有戲味是三十年前中學往事,兩姊妹都與這男生發生情緣,但一明一暗,轉送情信又帶來微妙的矛盾。這段三角情刻劃得很細緻傳神。後來的演變則顯出人生無常,情場得失難測,幸與不幸無法預估,往往被命運戲弄。

今次周迅表現出含蓄的風韻,踏入成熟年齡而不失春心情懷。更生動是演女皃的張子楓,和演甥女的鄧恩熙,一個佻皮一個漂亮,她倆兼演「之華」「之南」中學時代,活現出兩個世代不同的青春感,都很出色。

男主角秦昊飾演做了作家後的「尹川」,亦把情場失意的落拓才子演得不俗。還有胡歌客串演窮風流的情敵,譚卓演懷孕新歡,出場不多也有戲劇性。妙在好戲的吳彥姝演老奶奶,也與一位男老師發生書信之情,頗有喜劇感。

至於片中的大連,沒有拍攝風光名勝(其實中國東北曾先後被俄國、日本侵佔,留下俄式日式建築),只拍日常生活情景,郊區老家、廢置中學,老師住所,市區舊街巷、中產新區域等,都是故事中的重要場景,各有風味。

《你好,之華》由岩井俊二和陳可辛聯合監製,不及《情書》迷人,但不失迷情和着迷於書信的情趣。說起來,岩井俊二 1996 年《燕尾蝶》拍到日本的中國幫徒,大講華語,還搭建仿似香港九龍城寨的詭異佈景,很黑色危險,與廿多年後這部新作大異其趣。

也要一提,陳可辛監製、曾國祥導演的《七月與安生》,周冬雨、馬思純合演情如姊妹的兩生花,構成身份掉換之謎,似受岩井俊二影響,片尾向他致謝。相比起來,《七月與安生》更豐富多采,《你好,之華》比較平穩,中段戲味甚佳,我嫌後段拖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