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賣畫維生‧出版倒數】「你搞藝術?係咪响火炭?」

2015/12/3 — 20:00

【圖文:石家豪】

光陰寸金,其實用錢係可以買時間。

我讀過兩年幼稚園、六年小學、七年中學、一年港大、四年中大,總共二十年在學。畢業後立刻租個劏房住落兼當工作室,所以馬上要找全職工作。工作了兩年居然儲下了達六位數字的積蓄,想過去廿多年都由學校及公司規劃了自己生活作息的時間,好渴望可以掌握自己生命及創作的時間,即使已經成功入職藝術館的二級助理館長,在最後一刻決定出走。時為1996年,我跟朋友搬到元朗十八鄉的村屋居住,全力做藝術創作。結果憑着那一筆積蓄,加上開始展覽陸續賣出一些畫作,這個階段維持了足足三年。到山窮水盡之時又得到一筆獎學金,容我回到中大修讀藝術碩士。

廣告

1999-2001年,在藝術系遇到一班本科的師弟妹,四年班的郭瑛、曾建華、江康泉、賴雅如,三年班的梁展峰、區凱琳、王天仁、梁嘉賢、鄭淑宜、陳世樂,二年班的林東鵬、白雙全、李傑、馬智恆、梁靜雯、鄧紹南、莊依琪,一年班的周俊輝、關尚智、李天倫、徐沛之,及2000年入學一年級的黃慧妍,我幸運地見證了中大藝術系最精彩年代的誕生。

廣告

我最早期的工筆作品,大約1995/6年,就係這類男女人物。為何會有男女易服出現?因為中國傳統畫人物畫法,是把人的面相五官髮型及衣飾,統統化為符號,掌握到每種符號的描畫法,就可以隨意合併成一個人物,毋須真人模特兒供寫生訓練。把這些符號自由組合,就是我給自己的基礎練習,為了練習過程更有趣味,就向亂碼方向進發。


過去十幾年,我畫過大大細細有幾百幅工筆人物,現在我工作室只有不足廿幅工筆,即係話大部份賣出散落民間。有一些好彩又或者唔好彩進入外地的藝術館收藏,理論上好難有機會可以再見,唯有等到間館展示這作品,而我又唔知點解居然會飛去睇。

這幅八姿圖,是我其中一幅自己都喜愛的作品,現藏於澳洲布里斯本的昆士蘭美術館,其實是我早期作品的一個小總結,回想有點可惜,當時有一種不知如何繼續向前的狀況,便把這階段凍結下來。我希望不久可以揾到好方法,再重新把他們推出來,跟大家做個Frd。

我並不是火炭藝術群的元祖,我於2008年才遷入火炭,這年我是卅七八歲的年紀。在西方的藝術世界,關於藝術家年齡層有簡單分類:Young artist、Mid-career artist、Senior artist,從字面已經解釋到。在競爭激烈的藝壇,年輕藝術家要建立風格,被肯定並廣受關注,乃十分稀有的事。好多人都要奮鬥十幾廿年,直至中年才達至成熟,有足夠根基及能力,去踏足美術館及各種大展覽。所以在大世界的藝壇,Mid-career是藝術家創作力渾厚,而又累積到知名度,掌握最好條件去發展的好時代。

但香港的藝圈係好淺薄,多數當代的藝術家們,在三十歲之前已經有自己風格,三十幾歲是創作展覽最旺的時期,可是靠近四十歲,所有條件漸漸凍結,四十歲後能夠維持創作,慢慢把以前的東西做得精煉一點,大概是常態。

我在三十七歲之前一直只畫工筆畫,本來在香港此世代,畫工筆來參與當代藝術活動已是一項Mission Impossible,幸運地竟然維持了十幾年,但終於都走到一個瓶頸位,知道要奮力創造自己的Mid-career。如是者我搬來火炭,落戶較大的工廈單位,為自己訂下新的試題。八年過去了,幾乎每一年都有意想不到的新體驗。而我不只嘗試做新作品,也在創造一種新的藝術家形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