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會在中場休息時走嗎?

2015/7/2 — 14:21

「你會在中場休息時走嗎?」

這是某晚看表演,中場休息時朋友問我的問題。

她會這樣問,是因為該表演實在業餘得很,就像甚麼主席的歌唱表演,十分趕客。話雖如此,我們最終都回去看下半場。當然,主席的歌喉不會在十五分鐘後突飛猛進,下半場仍是一場測試忍耐力的持久賽。

廣告

筆者經常進出香港各大小表演場地,一年中也看過不少業餘演出,有時是有免費票、有時是支持朋友、有時是支持本地團、有時是對演出劇目/曲目感興趣。這些業餘演出給筆者的感受不一,有些演出水準很高,予人驚喜;有些演出水準平平,但看得出演出者的心機,其精神比表演更動人;但總有些演出根本就是大伏。

每次看演出,作為一個寫評論的人,都想寫些甚麼,即使是業餘演出,亦會覺得一字半句也許真的能幫演出者一把,那麼好歹也算是一種功德。而每次中伏,總要苦心思量思考究竟寫不寫評論好?筆者當然可以花時間寫上千字去評論該表演有何不好,例如紫紅色的燈光很俗;經常無意義地把燈光圖案投射出來,還要不停地轉,十分擾人。但筆者明瞭負面的評論的殺傷力可以很大,通篇的「插」換來的後果很有可能是傷害多於幫助。

廣告

這引伸出另一個問題:很差的業餘演出的價值何在?通常有兩個情況,一是純為過癮,自 high 了便算;二是有心人借表演來磨練自己。對於前者,筆者無興趣看人「打飛機」,至於後者,筆者樂見其努力,但也要說不能好高騖遠,藝技是急不來的,只能踏實地一步一步來。以歌劇為例,它是最複雜的表演形式之一,但若然表演者連基本唱功都未有基礎,就要他做戲,豈不是辛苦了他之餘又苦了觀眾,更會敗了表演者的名聲。那麼何不選擇先退而求其次,先做歌劇音樂會,到時機成熟時才做全套歌劇?

有一則關於古典音樂表演聖地 Carnegie Hall 的笑話:有天一名男子在街上向另一位男子問路:「請問怎樣才能到 Carnegie Hall?」那名男子便說:「練習!練習!練習!」都市傳說指那位九唔搭八的男子是大鋼琴家 Arthur Rubinstein,也有說是小提琴家 Jascha Heifetz,無論如何,他的意思是要去 Carnegie Hall 表演,就要不停地練習。

Aim high 是好事,但不能過份離地,想登上珠穆朗瑪峰,還是先從其它山峰開始磨練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