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永遠當不了鋼琴家,你是個音樂家!

2015/11/23 — 19:28

圖為 10 月 20 日在東海大學音樂系演奏廳的講座現場照片

圖為 10 月 20 日在東海大學音樂系演奏廳的講座現場照片

鋼琴家許納貝爾(Artur Schnabel)回憶年輕的時候在維也納,他的老師 Leschetizky 一度挫折且語帶諷刺地對他說:「你永遠當不了鋼琴家,你是個音樂家!」

他在維也納師從 Leschetizky 的時間,是從一八九一年到一八九七年,這句奇怪的評語,在那個時代,有著特殊的意義。那是浪漫主義音樂發展到極盛的時代,那也是由李斯特開啟的鋼琴炫技演奏發展到極盛的時代。那個時代要當一個音樂家,一定要能將鋼琴彈得又快又響,讓觀眾彷彿目睹了不可思議的特技,進入乩童狂熱狀態。

但許納貝爾不要那樣彈琴。他彈琴的方式是講究音樂的完整性與內在表現,相對忽略又快又響的炫技部分。對他來說,音樂是主,鋼琴是完成音樂的工具,不應該倒過來,讓鋼琴和鋼琴家變為主人,大家不是來聽音樂的,而是來聽鋼琴可以被彈得多快多響多誇張。所以老師說他「永遠當不了鋼琴家!」

廣告

不過,我們其實無法確定 Leschetizky 是不是真正說過這話。我們會知道這件事,是來自許納貝爾的回憶轉述,而他,是個喜歡說似非而是弔詭反語的人。「是音樂家所以成不了鋼琴家」,頂像他自己,而不見得是老師 Leschetizky 會說的話。

他留下的名言包括了有一次在灌錄布拉姆斯的協奏曲時,錄音師建議應該重錄一遍,他的回應是:「重錄一遍,我或許會彈得更好,但不會和這一次一樣好。」這……是要重錄還是不要?

廣告

又例如他完成了唱片史上首度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集錄音後,感嘆總結說:「我藉由保存而得以自我毀滅。」

這樣一位鋼琴家(音樂家)會成為二十世紀重要的舒伯特詮釋者,不令人意外。在浪漫主義追求極端的精神下,舒伯特的作品很不討好。在許納貝爾之前,舒伯特的鋼琴奏鳴曲幾乎徹底被遺忘了,沒有人演奏,甚至沒有人知道。是藉由許納貝爾經常在音樂會中排出舒伯特曲目,舒伯特的鋼琴曲才逐漸受到重視。

套用假借 Leschetizky 之口說的話,舒伯特的曲子不是好的鋼琴曲,因為缺乏可以炫技彈得又快又響的成分。但許納貝爾不在乎,他在乎的,他看重的是,這些是傑出、精彩的音樂作品。

更令人驚訝的,是許納貝爾在舒伯特鋼琴作品中發現的特質。他認為這些是值得「探險」的作品。意思是,這些作品,不向當時流行的炫技樂曲,有許多轉折變化的曖昧之處,可以讓演奏者反覆琢磨,嘗試不同的詮釋演奏。許納貝爾熱衷於這種「探險」,所以他反覆回到舒伯特作品,挖掘出了說服世人、感動世人的好音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