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發完夢未呀 潛行藝術家的夢空間

2015/6/15 — 16:30

王浩然(Adrian Wong)的《編夢》(Dream Choreography)

王浩然(Adrian Wong)的《編夢》(Dream Choreography)

是不是真的一人有一個夢想?筆者的夢想,或者是要多個一個夢想,可能這就是個夢想,只可以發,不可以實現。早前筆者到過香港文化博物館,看剛開始的「潛行‧夢空間」(Walking in the Dreams)展覽(展望至 9 月 28 日),展期很長,超過三個月時間,方便大家趁著暑假時候去看十一個本地藝術家及單位的作品,包括了伍韶勁、王浩然、黃國才、王志勇、楊嘉輝、梁嘉賢、梁美萍、蘇恩祺、譚偉平、謝淑婷、Ordinary Cavemen 等,天時暑熱,你想發個甚麼夢,這些藝術家又在發甚麼夢。

現在的香港人還有甚麼夢要發,發達夢?老闆夢?上樓夢?民主夢?還是沒有新沙士夢?不如希望今晚發個好夢來得更實際。

伍韶勁(Kingsley Ng)的錄像作品《雲》(On Air)

伍韶勁(Kingsley Ng)的錄像作品《雲》(On Air)

廣告

由於伍韶勁(Kingsley Ng)的錄像作品《雲》(On Air)在地下的房間播放,所以就先由這作品開始看,當然你可先上一樓展覽廳看其他展開,最後才可以看這作品。幾段「夢幻」的片段,如水中顏料,如蠟燭的煙,如乾冰的霧等的畫面,顏色及形狀的轉變,但配上各種現實的聲音片段,有玩樂聲、呢喃聲、祈禱聲、唱歌聲等,有種將真實和幻想交織的感覺,就以此為開始也不錯,夢本身就是又真又假,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以為是假的,原來是某種現實的延伸,以為是真的,但卻只是幻象而已。

廣告

上到一樓展覽廳,就由最右面開始,先是王浩然(Adrian Wong)的《編夢》(Dream Choreography),有個轉動的旋轉舞台,圍著八塊玻璃,玻璃重重的反射,旁邊有屏幕,你以為是播放著旋轉舞台的影像,但屏幕上的舞台有些蔬果及白兔,但真的舞台中是沒有白兔的,或者屏幕就是夢中的舞台,白兔就是發夢人的化身,而我們就是那些站著或坐在地上大枕頭看人發夢的第三者了。

旁邊有黃國才(Kacey Wong)的《無間走廊》(Unbroken Passage),在隧道中有部被縛著的電單車,前面卻播放著風馳電掣的畫面,究竟是不是開著的呢,當你在上面,看著畫面,就算電單車被縛死,但你或者會感到自己真的在「飛車」,身和心不一致,那不就是飛夢的狀態嗎,明明是睡在床或沙發上,但在夢中卻以為自己雲遊四方,能人所不能。

楊嘉輝(Samson Young)的《Dream FM (While the Daylight Lasts)》

楊嘉輝(Samson Young)的《Dream FM (While the Daylight Lasts)》

對面是楊嘉輝(Samson Young)的《Dream FM (While the Daylight Lasts)》,就像發電台做節目的場景,大家記得拿部收音機,因為你會聽到有關夢的討論、廣播劇、樂曲等,因為這作品的啟發正是舒曼的《夢幻曲》。旁邊有譚偉平(Tam Wai Ping)的《夢非夢》(Dream No Dream),走入迷客的走廊,中間有間書房,真實的書桌及椅,以鏡中的書桌及椅,以及另一個空間中被封了蠟的書桌及椅,那個才是真,那個是假,筆者自己頗喜歡夢中夢,夢非夢的感覺,真與假由你自己決定好了。

其他展品還有王志勇的《半記憶的夢》(A Half Remembered Dream)、蘇恩祺的《五色珠》(Five-Coloured Droplet)、梁美萍的《別責怪月亮》(Don’t Blame the Moon)、謝淑婷(Sara Tse)的《飛》(Flying),《別責怪月亮》中看到不同宗教及背景的斯里蘭卡小孩說出的夢想,以及《飛》中在地上及吊起來的風箏,令自己想到夢想究竟是甚麼,是為了甚麼,它的存在及消失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梁嘉賢(Joey Leung)的《周公沒說》(Mr. Chow Didn’t Mention)

梁嘉賢(Joey Leung)的《周公沒說》(Mr. Chow Didn’t Mention)

梁嘉賢(Joey Leung)的《周公沒說》(Mr. Chow Didn’t Mention)是唯一的畫作,包括一組十幅的聯畫,以及一幅卷軸,無論你是不是發了一個怪夢,需要周公幫你解釋,你就當自己失落於現實的花花世界,唯有走入夢中的花花世界吧。夢見甚麼才是大吉或大凶,不知古今是否盡是相同。

Ordinary Cavemen 的《Real Estate》

Ordinary Cavemen 的《Real Estate》

最後就是 Ordinary Cavemen 的《Real Estate》,而這一大堆由紙皮箱堆砌而成的房地產,不知是否你的 dream house 了,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紙皮箱中有甚麼,有一幅天空的圖片,活出一片天,是否比為成房奴更重要。

曾聽說,現實得不到滿足,所以才在夢中得到補償,那麼筆者豈不是在夢中可以成為要乜有乜的人。而香港人求不到,得不到的,是不是都要在夢中才獲得到。那麼,夢豈不是一種安慰劑或催眠藥之類的東西。

不過,筆者也要一讚那本在展場中派發的教育小冊子,根本就是本學生通識課外活動冊,集玩樂與教育於一身,由可愛的小枕頭帶你認識和夢有關的生理、物理、歷史、醫學、哲學等知識,或者應歸功於負責設計的本地設計師羅曉騰(Ken Lo),但展覽場刊依賴字體細了點,筆者也想讀那篇展覽導讀,但未完就想入夢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