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知唔知 聽日你想點?

2016/8/18 — 18:32

「你想點?」無論語氣是冷靜、厭惡、憤怒、驚訝、挑釁,還是其他,出現了類似的問題,就是代表雙方在思想及行為上都出現了落差,大家都達不到對方心中的預期,在進一步分歧及問題被深化之前,不得不問對方一句:你想點?

早兩天到過在大圍的香港文化博物館,看了同樣是今屆香港國際攝影節重頭展覽活動之一的「聽日你想點?」群展(What Do You Want For Tomorrow?)(展期至9月26日),今次其實算是全女班,參展的是十二位女性藝術家,包括了王禾璧、鄧凝姿、鄧凝梅、卓有瑞、朱穎文、林慧潔、林玉蓮、盧婉雯、蘇秀儀、蘇慧怡、黃麗貞、姚妙麗,而王禾璧及鄧凝姿還當上今次的策展人,但今次以明天為主題,以不同媒介的藝術家的作品,攝影、錄像、繪畫、雕塑、裝置等來探討及演繹各自的「聽日你想點?」。

廣告

筆者自己頗喜歡「聽日你想點?」這名稱,用上廣東口語,不是很多展覽會用上廣東話,可能是怕不夠官而堂皇,又或者怕香港人以外的參觀人士不明白,又或者更怕政治不正確吧,或或那上自我審查人士會改用明天你想如何,又或其他未來你希望怎樣之類,但一句「聽日你想點?」好似來得更直接吧。

廣告

一入門口就先看到林玉蓮的《殘影》,用繩等材料製作了一間中國傳統建築物,就好像一間小小的祠堂,再投映了一些錄似片段,或者真的所有老舊的事物,最後都走不出變成一些被人記憶中的零碎片段,就算真的再重新出現,也只是以數碼代影像及一些只有形式化的框架而已,這是可悲嗎,或者,萬事萬身也逃不出會消失的命運,人會生老病死,事物也會敗壞耗盡,過了今天,你又以為可以留下甚麼呢。

筆者還記得林慧潔的《告解》,兩組錄像作品,彷彿是在一問一答,你看到小烏,你問小鳥,你反問小烏......不同的時空,以為是在交叉相遇,那時那地的你,在另一時一地的你,其實好似是在自問一般,你究竟明不明白自己呀,還是你以為自己明白了幾多呢。

鄧凝姿的《一百零八個在身邊的女子》,借水滸傳好漢之概念,讓大家看到她繪畫的平常女子的投射影像,一個又一個,不知是不是女漢子,也不知她們是否被逼上了梁山,只是想說一句,你平時跟擦身而過的人又認識多少,或者應該是不會多加留意的吧,她們是OL也好,是學生也好,是清潔女工也好,是老婆婆也好,是女孩也好,是遊客也好,其實在你的心目中,本來就和你沒有關係,她們的明天和你的明天,或者有某種關係,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而已。不過,筆者去參觀時,也是未能使用虛擬實景工具(VR)去欣賞只部份的作品,心中大嘆可惜,如果因為技術或人手問題,而原來很多時間都不可以提供這欣賞方式,筆者建議不如留到下次才展示吧。

其他作品,如姚妙麗的《靜聽家人的樣子》,以相片及錄像呈現父母與子女的對話,從對話中尋找某種日常與平常;鄧凝梅的《行走使我發現了......》,使用她「織出來」人型及樹狀結構,再加上投影的影像及文字,構造成一個場景; 卓有瑞的《俯仰之間》,將抬頭及低頭的景像重疊一起,是靜態環境中的思考;蘇秀儀的《萬千信息》是將很多她拍下身邊過度的城市港九不同的景象,有馬路、街角、地盤等,你用手機掃上作品旁的QR碼,也可上網提議作品的標題。

聽日你想點,我自己今日想點都未知啦!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